胡懋仁|恐怖主义的罪恶是由霸权主义的罪恶所造成的

打印
分类:专题

1.webp (10).jpg

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美国与西方国家支持的以色列长期以来对阿拉伯国家的侵略和欺压,就是阿拉伯民族中出现恐怖主义的直接祸根。这笔账,美国与西方国家是赖不掉的。这种恐怖行动显然是罪恶的。然而,这种罪恶的存在与出现,却是美国与以色列长期以来欺压阿拉伯民族与巴勒斯坦人民的一个更大罪恶的产物。

胡懋仁|恐怖主义的罪恶是由霸权主义的罪恶所造成的

作者:胡懋仁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1-12-05 15:43:06

美国与西方国家支持的以色列长期以来对阿拉伯国家的侵略和欺压,就是阿拉伯民族中出现恐怖主义的直接祸根。这笔账,美国与西方国家是赖不掉的。前面提到的那个美国智库,硬说阿拉伯出现的恐怖主义组织与恐怖主义行为,都是由于贫穷的阿拉伯人民嫉恨富裕的美国所导致的,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有时候,感觉到西方智库所提出的一些观点很是奇怪,有的甚至是很不着调,很不靠谱的。例如,在美国发生“911”事件之后,美国的一个智库就在研究,为什么伊斯兰世界这么仇恨美国。他们得出的结论居然是,因为美国很富有,伊斯兰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比较贫困,所以他们就很嫉恨美国人的富有。于是,伊斯兰世界中就有人要攻击美国。这个结论实在太荒唐了。这似乎已经是个世界性的仇富心理了。本·拉登是沙特阿拉伯人,他的家族和他本人都很富有。按照美国那个智库的说法,本·拉登应该不会有对美国仇富的心理。然而,发动“911”袭击的基地组织恰恰是本·拉登领导的。至少美国是这样认为的。美国这个智库的理论如何解释这个现象?这样的智库是不是看起来很奇怪?

 

毫无疑问,“911”是一个恐怖事件。然而现代恐怖主义到底是怎么来的,西方世界以及那些智库们难道真的一无所知吗?对此,我是不相信的。

 

问题主要在于美国,早期还有英国在中东扶植出一个以色列来。以色列建国后,第二天就开始进攻没有建立阿拉伯国家的巴勒斯坦地区,驱赶那里的阿拉伯人,把他们赶出家园,使他们成为难民。这样状态,对巴勒斯坦人民来说,既是苦难,又是屈辱。

 

1965年,巴勒斯坦法塔赫组织,在阿拉法特的领导下,对以色列开展了武装斗争。当然,斗争是异常艰难的。毕竟两种武装力量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但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武装力量还是在一点一点地成长了起来,他们与以色列打起了游击战。战果不大,也不算多,但是一直都有。

 

然而以色列和美国对巴勒斯坦的这支武装力量恨之入骨。结果,1971年,约旦国王侯赛因在美国的指使和挑唆下,对巴勒斯坦的武装力量下了黑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约旦遭到镇压和打击,巴解组织总部也被迫迁出约旦,而迁往突尼斯。这是对巴勒斯坦解放力量的沉重打击。失去了约旦这个出击的阵地,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再也没有力量与以色列进行更为有效的武装斗争的。

 

巴勒斯坦解放运动处于一种绝望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巴勒斯坦恐怖主义组织“黑九月”诞生了。这个恐怖组织所进行的第一个大型恐怖行动就是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袭击了以色列代表团。他们把以色列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教练员绑架了,以此为人质,要求满足他们提出的一系列条件。结果,西德与以色列联手,在机场打掉了这次恐怖主义行动的组织者与参与者,但也付出了十多个以色列运动员和教练员生命的代价。

 

这种恐怖行动显然是罪恶的。然而,这种罪恶的存在与出现,却是美国与以色列长期以来欺压阿拉伯民族与巴勒斯坦人民的一个更大罪恶的产物。列宁说过,无政府主义是对机会主义的一个反动。那么今天也可以说,恐怖主义是对美国霸权主义的一个反动。

 

在巴勒斯坦式恐怖主义出现之前,欧洲与西方社会还出现过一些以极“左”面貌示于世界的恐怖组织,如西德的“红军”,意大利的“红色旅”,日本的“赤军”等。只是这些恐怖组织活动的范围不大,发动恐怖行为的烈度也不是太高。而且后来,在西方政府的打击下,这些恐怖组织没有能够存在更长的时间。顺便说一句,中国的电影《红色娘子军》,译成日文的汉字就是《赤军女性中队》,这个译文的味道与原来的中文完全不一样了。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美国与西方国家支持的以色列长期以来对阿拉伯国家的侵略和欺压,就是阿拉伯民族中出现恐怖主义的直接祸根。这笔账,美国与西方国家是赖不掉的。前面提到的那个美国智库,硬说阿拉伯出现的恐怖主义组织与恐怖主义行为,都是由于贫穷的阿拉伯人民嫉恨富裕的美国所导致的,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可以认为这类智库很愚蠢,但同时,他们很可能就是在装傻充愣。事情在那里明摆着的,他们偏要胡说一气。他们是真傻还是装傻,其实是一目了然的。

 

如果美国的智库把美国在中东偏袒以色列的政策说成是阿拉伯恐怖主义的原由,那么美国和以色列势必会遭到全世界人民的谴责,包括美国人民与以色列人民也完全有可能这样做。所以,即使美国的智库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样的话他们也不敢说。于是,他们只能找到一个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来搪塞。

 

由此看来,只要美国与以色列对于阿拉伯人民的压迫行为(这也被阿拉伯人民称为他们对阿拉伯人民的恐怖行为)没有终止,那么阿拉伯的恐怖主义组织就不会停止活动。这种循环的罗圈架看来是一时半会结束不了的。

 

我们也要看到,阿拉伯的恐怖主义现在已经不限于只针对美国和西方世界了,这类恐怖主义也针对阿拉伯民族自身,也扩展到阿拉伯以外的其他地区,新疆分裂势力就使用过这类恐怖主义活动,企图把新疆从祖国分裂出去。俄罗斯车臣的分裂势力也使用过恐怖主义行为针对俄罗斯普通人民。这个恐怖主义已经成为世界性的毒瘤。然而,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这些恐怖主义的根子还是在美国的霸权主义那里。这一笔又一笔的血债都是需要美国霸权主义来偿还的。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北航老胡之闲话”微信公众号;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Mon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