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与砂互相推卸 刘强燕:诗巫闪电水患何时解决?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质问砂政盟政府,诗巫闪电水患问题到底几时可以被解决?“砂总理阿邦佐空谈许多的伟大计划,讽刺的是诗巫水患却是越见严重,如今连过去的水患白区也开始遭殃,人联党坐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正、副部长,若仍然无法解决水灾问题,则属违背人民的托负。”

联邦与砂互相推卸 刘强燕:诗巫闪电水患何时解决?


2022年5月10日

 

(诗巫10日讯)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质问砂政盟政府,诗巫闪电水患问题到底几时可以被解决?


她是针对日前傍晚一场突来的倾盆大雨几乎令诗巫低洼地,包括南兰区内多个涨水及积水黑区皆再一次面临闪电水患问题而发表上述谈话。

她说,诗巫多年来一直是砂拉越水灾的重灾区,当中武吉阿瑟区更是大黑区,无论是华侨路、中华路、美伦巷、 圣淘沙路,以及南兰律、保由路、拉达路等多个路段每逢下雨必然成灾。

“我多年来,在国会一再向联邦政府,甚至砂拉越的联邦部长反映有关诗巫水灾的严重性,甚至建议联邦政府聘请具有权威的治水专家,以重新研究目前的治水方案的可效性,以解决诗巫水灾的问题,但奈何多年来问题仍然未获得解决。”

也是行动党全国中委的刘强燕指出,每当她在国会提及诗巫水灾课题时,联邦政府往往将问题推卸到州政府的身上,反之州政府就将责任推卸到联邦政府身上,面对如此推卸责任的联邦及州政府,受苦的只会是砂拉越,尤其是诗巫的人民。

她也抨击砂政盟,打从国阵时期在众多大马计划下,诗巫治水一直进度缓慢,如今进入第12大马计划,而却落在第11大马计划,从2015年至今的第三期治水工程至今都未能完成,甚至连砂政府承诺“倒贴”属于联邦工程治水计划后,为何也不见得诗巫的闪电水患问题获得显著的改善?

她也质疑自第九大马计划下,就开始在诗巫实施的治水计划,是否真的可以根治诗巫水患问题,抑或这些闪电水患也是很大部分由不完善的排水系统以及道路下陷所引起的?

“我接获许多南兰民众投诉,指以往鲜少涨水的住宅区或老旧的店铺四周,道路包括五脚基在内,如今也在豪雨过后,见水位升高而流进住家或店里,这是否是因着周围沟渠年久失修或坍塌,以及道路下陷造成阻塞而无法快速排出雨水所造成的?”

她也指出,地方议会对由于垃圾和水沟堵塞问题若是抱着有投诉才工作的态度只能治标而不治本,他们必须定期进行检查并逐步疏通全诗巫各地区的排水沟渠,而不是仅在收到民众投诉时才着手解决,砂地方政府部则责无旁贷需要聘用专才针对性研究诗巫的道地特性例如泥炭土和道路下陷等因素来规划整个排水系统。

她也吁请诗巫地方议会必须公平对待所有的诗巫及南兰国州选区,当中包括道路扩建和填高以及修建沟渠,而不是把大部分资源集中在其中一两个选区内,别忘了政府的发展款项钱都是来自普罗百姓所纳的税款因此不属于某些砂政盟议员的专利。

“砂总理阿邦佐空谈许多的伟大计划,讽刺的是诗巫水患却是越见严重,如今连过去的水患白区也开始遭殃,人联党坐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正、副部长,若仍然无法解决水灾问题,则属违背人民的托负。”

 

Monday the 2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