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计划另一章 汶莱起义幕后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汶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对英人来说,汶莱叛乱是一举多得:1 汶莱的石油利益不被北加里曼丹联邦或马来西亚联邦的权力架构而瓜分;2 破坏阿扎哈里和苏丹的关系,粉碎北加里曼丹计划;3 降低沙巴和砂拉越在共组马来西亚时的谈判筹码;4 在砂拉越民间制造反共情绪,加快马来西亚联邦的步伐。多年来,阿扎哈里背负着“共产”、“武装”和“叛乱”的标签。然而,他是否拥有自辩的机会? 笔者强调英美特工所扮演的角色并非仅想把责任归于英美霸权,缺乏经验的人民党领袖也需为自断前程而自责。趁着汶莱叛乱60周年之际,您会相信哪个版本呢?

 

 马来西亚计划另一章:汶莱叛乱幕后

 

 

马来西亚计划另一章:汶莱叛乱幕后


( 吴佳翰 2022年5月23日 )

汶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60年前,即1962年12月8日凌晨,约四千人所组成的北加里曼丹国民军(Tentera Nasional Kalimantan Utara,TNKU)于汶莱主要城市发起武装叛乱。这是马来西亚历史教科书曾提到的“12.8汶莱叛乱”。街道上听见零星的枪声,TNKU短暂占据汶莱数个警察局和政府机构,还一说有意劫持时任汶莱苏丹奥玛阿里赛义夫汀三世(Omar Ali Saifuddien III)。

这场叛乱蔓延至砂拉越林梦省和沙巴实必丹县,一直披着神秘面纱,却是左右马来西亚成立的关键。众多口述历史和政府档案逐渐解密,近十年来出现有别于主流认知的另类论述,即英美特务是要角,石油利益是主轴。
东姑阿都拉曼当年提出马来西亚联邦的构想时,北婆三邦(砂拉越、汶莱和沙巴)亦讨论设立“北加里曼丹联邦”(North Kalimantan Federation),推动独立。主流论述认为,汶莱苏丹支持马来西亚计划,汶莱人民党(Partai Brunei Raykat)却主张北加里曼丹计划。人民党于是发动叛乱,由于失败北加里曼丹计划告吹。苏丹后来在马来西亚计划的谈判中,因为石油利益和自身地位是否高于马来亚诸苏丹而谈不拢,最终选择继续接受英国保护至1984年。

The Genesis of Konfrontasi: Malaysia, Brunei, and Indonesia, 1945-1965 by Greg  Poulgrain: Fine Soft cover (2014) | Masalai Press

以下的另类论述则大多取自澳洲学者格雷‧波尔格里安(Greg Poulgrain)于1998年出版的《对抗的起源:马来西亚、汶莱和印尼(1945-1965年)》(The Genesis of Konfrontasi: Malaysia, Brunei and Indonesia, 1945-1965)和砂拉越学者于东的《命运的拐点》(2012)。

阿扎哈里的北加里曼丹联邦

二战结束,英国直接接管砂拉越和北婆罗洲(沙巴)。汶莱则是英国保护国,外交、国防和内安被英人所控。早在1953年,英人即开始探讨将北婆三邦进一步统合。

阿扎哈里(A.M Azahari)在爪哇求学期间,深受印尼独立运动启发。他于1956年成立汶莱人民党,凭着辩才与个人魅力,迅速成为汶莱最受欢迎的年轻政治家。人民党提倡恢复过去汶莱王朝的风光,让北婆三邦结合。按照该党的计划,汶莱苏丹是无实权的国家元首,而阿扎哈里则是首相。

1950年代,英人和人民党所想象的“北加里曼丹国”仍有不同,前者开放共和国或单一制的选项,而后者与当今的马来西亚一样,是君主立宪联邦制。

阿扎哈里过去曾参与印尼武装独立运动,英人早有顾忌。英人将之描绘成亲印尼、鹰派甚至是共产份子。汶莱长期缺乏竞争的政党,英方鸽派难以判断人民党的民意基础。最终,人民党在1962年8月的县议会选举证明实力,赢取52席中的51席。

阿扎哈里(左)与左翼领袖阿末布斯达曼。照片取自面子书“North Borneo Historical Society”页面。

英人和苏丹的石油利益

一个拥有强大民意的政党,为何在大胜选举的四个月后发动武力斗争?汶莱丰富的石油资源是症结。

苏丹奥玛阿里赛义夫汀三世自继任以来,不断平衡阿扎哈里和英人之间的关系。当时汶莱石油由英国马来亚石油公司(British Malayan Petroleum Company,BMP)所开采,盈利由公司和苏丹共享。

对BMP公司和苏丹来说,选择马来西亚计划或是北加里曼丹计划,他们原有的石油盈利都会受到影响。BMP公司的官员和英国政府的立场稍微不同,后者顾及英人在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利益,较推崇马来西亚计划。

英人暗中挑拨阿扎哈里和苏丹的关系,但苏丹一直保持超然的立场,不愿在马来西亚计划或是北加里曼丹计划之间表态。阿扎哈里藉由恢复汶莱过去领土与辉煌为由,讨好苏丹。他同时保证BMP公司的利益不会受北加里曼丹计划的影响。

东姑阿都拉曼提出马来西亚计划后,人民党和沙巴的卡统(UNKO)以及砂拉越的人联党合作,希望先以北加里曼丹联邦的形式独立,再共组东姑和李光耀所倡议的马来西亚。如此先独立的策略,是为了确保北婆三邦拥有更好的谈判筹码。


对BMP公司而言,人民党鹰派主动策动的汶莱叛乱是拉开阿扎哈里和苏丹的最好时机。果真,未知叛乱的苏丹事后立即禁止人民党,阿扎哈里则流亡印尼。苏丹在马来西亚计划谈判破裂后,英人只要付出极小的殖民成本,就能延续石油利益。

(图片)

陈大荣著有《创建马来西亚:非殖民化及合并的政治》一书。

英美特务暗中企划

Dr. Greg Poulgrain | 3CR Community Radio

波尔格里安 (上图) 的书最重要的揭露是,英国特务罗伊·亨利(Roy Henry)在访谈中承认启动汶莱叛乱的关键角色。根据罗伊,由英美特工所组成,并在砂拉越和汶莱执行任务的远东安全情报局(Security Intelligence Far East,SIFE)和BMP官员也是叛变的幕后主使。
遭受点名的英美高官有BMP的执行董事Hector Hales、浦为廉(William Andreas Brown)、约翰·史黎明(John Slimming)和艾伦·杜勒斯(Allen Dulles)。这些英美特工涉及贩卖武器给倾向砂独或北加里曼丹计划的左翼组织,让其看起来更加“武装和共产”。

时任砂拉越的特别处处长罗伊,一方面在砂拉越陆续逮捕左翼份子和当地的人民党党员,释出即将在汶莱展开类似逮捕的信息;另一方面又派遣特工渗透人民党,鼓吹该党鹰派发动武装政变证明自身民意,同时寻求国际支援。

《命运的拐点》一书采访到人民党时任干部耶欣•阿芬迪(Jassin Affendi),忆述在汶莱的“英国商人”(罗伊或BMP公司的间谍)如何鼓吹他们发动政变,“汶莱是小国,你们要独立,需要国际支持,但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不知道你们要独立,要他们知道,你们就要搞武装政变,武装政变一发生,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时印尼、 中国、 朝鲜、古巴都派军队来帮助你们了,国际支持了,联合国承认了,你们就胜利了。”

关於文莱128事件的3名亲历者回忆

已经赢得大选的人民党原本打算在汶莱立法会动议,请求英国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主权,同时成立北加里曼丹联邦。特工游说人民党之时,阿扎哈里人在国外争取菲律宾对北加里曼丹联邦的支持。同时,他已安排在纽约的联合国会议上,提呈自身的理想。但是英方一再拖延立法会议至12月,人民党鹰派在特工所营造的“危机舆论”下策动叛乱,掉入英美特工所设下的陷阱。

人民党鹰派的武装叛乱,让英方得以名正言顺地对人民党及砂拉越的左翼组织展开武力镇压,指控他们为共产份子。原本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的沙砂政要,也因为要和“共产”与“武装”标签划清界限,转向以个别单位的形式共组马来西亚。

(图片)

1959年,汶莱与英国签订协定,规定国防、治安和外交事务由英国管理,其他事务由汶莱苏丹政府管理。签约者为汶莱苏丹奥玛阿里赛义夫汀三世与英国东南亚事务专员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

一举多得的叛乱

对英人来说,汶莱叛乱是一举多得:
(一)汶莱的石油利益不被北加里曼丹联邦或马来西亚联邦的权力架构而瓜分;
(二)破坏阿扎哈里和苏丹的关系,粉碎北加里曼丹计划;
(三)降低沙巴和砂拉越在共组马来西亚时的谈判筹码;
(四)在砂拉越民间制造反共情绪,加快马来西亚联邦的步伐。

多年来,阿扎哈里背负着“共产份子”、“武装份子”和“叛乱主谋”的标签。然而,身为虔诚穆斯林“有神论”的阿扎哈里,是否拥有自辩的机会?在汶莱为何没有共组马来西亚的时间轴里,少了北加里曼丹联邦、石油利益和英美特工的环节,显得不完整且不合理。

这场叛乱涉及汶莱王室,在汶莱难以公开讨论。但要角逐渐逝世,不少访谈和密件得以公开,有的内容不再敏感。

笔者强调英美特工所扮演的角色,并非仅想把责任归属于英美霸权,缺乏从政经验的人民党领袖也需为自断前程而自责。

历史的发展并非单线叙事,是多重角力作用下的结果。马来西亚计划不应被视为冷战与解殖时期北婆三邦的唯一出路,汶莱丰厚的石油利益也是重要的历史脉络。趁着汶莱叛乱60周年之际,您会相信哪个版本呢?

主要参考:
Greg Poulgrain 2014, The Genesis of Konfrontasi: Malaysia, Brunei and Indonesia, 1945-1965. Petaling Jaya: SIRD.
Tan Tai Yong 2008, Creating “Greater Malaysia: Decolonization and the Politics of Merger”. Singapore: ISEAS.
于东 2014,<关于汶莱“12.8”武装政变且听3名亲历者的珍贵回忆>《人民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