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文明交汇期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2-06-11 14:19 作者:LYA-editor

1.jpg

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文明交汇期,因此,这个世界才会相继出现中美交恶、突如其来的疫情以及俄乌战争,即出现了大争之世。假如我们不能站立在历史的大时空去看待这些具体的事例,如果我们不认识到现在的新文明正加快向我们走来,它正与旧文明发生剧烈冲突,那么我们就很难理解最近世界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

张志敏|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文明交汇期

 

作者:张志敏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2-06-11 20:24:16

 

 

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文明交汇期,因此,这个世界才会相继出现中美交恶、突如其来的疫情以及俄乌战争,即出现了大争之世。

 

当地时间6月9日,普京在参观彼得大帝诞辰350周年展览后对参展的与会者说,“在北方战争中彼得大帝收回了领土,这样的事情也落到了现在一代身上。”

 

英国《卫报》对此解读称,“普京将自己比作彼得大帝”。

 

我们只要用心去思考,就不难发现普京为什么会说这样一番话。现在是西方逼普京自比彼得大帝,要把俄罗斯的历史版图再次纳入俄罗斯版图中。否则,这地方就会让俄罗斯不得安宁,若俄罗斯陷进去后,它不死也会病入膏肓。

 

再深入思考,也就不难理解西方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现在美国凭一己之力很难动摇中国并彻底解决和中国的矛盾问题,因此它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但欧盟在经济方面和中国瓜葛的太厉害,因此美国就迫切需要制造一个欧洲的敌人,以便让欧洲离不开美国,只能听美国的号令,这就是俄乌危机变化为俄乌战争的根本原因所在。

 

我们过去一直停留在这种层面去思考俄乌战争,但最近我突然发现,深层次的因素是: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文明交汇期,因此,这个世界才会相继出现中美交恶、突如其来的疫情以及俄乌战争,即出现了大争之世。

 

假如我们不能站立在历史的大时空去看待这些具体的事例,如果我们不认识到现在的新文明正加快向我们走来,它正与旧文明发生剧烈冲突,那么我们就很难理解最近世界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

 

实际上,农耕文明在向工业文明发展的过程当中,这个世界就发生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件,鸦片战争、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科技推动人类社会在不断向前发展,工业文明诞生至今止300多年,但人类现在又正向着更高层次的数字化文明发展。因此我们现在就看到:第2次世界大战的硝烟散去才几十年,但现在人类又要为新的文明变更去付出相应的代价了,这个时间之短就让我们感叹:科技改变了世界,经济基础改变上层建筑。

 

文明变更带来的这种剧烈变化,革命的历史,归根结底就是新旧文明的势力在对决,它们在此长彼消中给世界带来了成长的烦恼。

 

当然,现在有人会认为数字化是先从美国兴起的,所以我们把美国当成旧文明势力是不妥的。可实际上,美国一直是用旧文明思想去思考问题,对待世界的。美国创新出来的电脑和互联网都是其战争、冷战思维的结果,是其千方百计维护美国统治地位的结果。因此,美国的数字化就是旧文明的继续,而现在美国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方面的领先也还是其工业文明思想的产物。

 

我们只要用心,就不难发现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是维护它的统治地位的,它现在和这个世界的矛盾是:新兴国家发展的越来越强大了,可它们现在却不高兴美国吸血世界的模式对自己的限制,但现在的美国却需要建立起对这个世界更加残酷的吸血体系来维持它的老命。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现在是越来越尖锐了,因此这个世界就越来越动荡,越来越革命,因此,现在的世界进入到了大争之世阶段。

 

是,数字化确实是美国发展而来的,但美国却用它新瓶装旧药,因此它的这种发展不能算是数字化革命,它也不是数字化模式的既得利益者。由于它借助新兴的数字化技术对世界更加残酷的吸血,因此就逼迫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在探寻利用新文明的力量来抗衡美国。因为不寻找到新文明,不建立起更加公平公正的体系是无法抵挡美国的攻势的,后发者在旧框架下是无法摆脱主导者的手掌心的。

 

这几年来中国也一再的把数字化技术和公平公正模式结合起来,同时借助大家互利互惠、共赢发展的国际新体系和一带一路战略以应对美国给我们的压力,去谋得好发展。

 

我们也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福利,这就更让美国危机感更强,所以就有了中美交恶和俄乌危机、世界疫情这样的大事件出来。

 

因此,总体来看,我们不难发现:这就是新旧文明的势力在较量的结果,假如我们不能代表新的文明,则我们一定会输掉和美国的这场较量。

 

 

对,我们就是要利用数字化去武装公平公正的模式并发展出新文明才能让我们平稳度过这次发展的烦恼,就不会因为还在旧体系中混而被体系的主导者给碾碎。

 

如今的世界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可以说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革命的世界、时代,现在许多人还不明白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背后的新旧文明冲突的结果,所以他们在思想上就无法跟上,故而就非常被动、无法跟上形势、判断失误。而我因为自始至终有着革命的思想,所以无论是中美交恶还是疫情,还是这次的俄乌战争,我都有较准确的预见。而自媒体大V占豪对形势的判断也比较准确,他认为当今世界已经处在大争之世阶段。确实,现在大国间前所未有的斗争让这个世界充满着革命和变数,可那些安逸的人根本就无法适应现在的这种变化。

 

确实,面对着革命的形势,我们需要有革命的思想。我们在思想上正确的判断未来的发展形势,则我们才能更好的驾驭它,而现在这个世界在深刻的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把数字化和公平公正的体系紧密的结合起来,使之形成新的文明,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借助新文明战胜老文明势力。

 

我也一再的借助新形势向大家宣扬这一点,同时力主中国尽可能的去利用数字技术了解人民行为价值,让大家凭借行为价值去分享社会财富,因为这个模式就是数字化和最公平公正体系的结合。且如今自媒体的兴起让我们发现:此模式在技术上、经济基础上已经没多大问题了。只要我们肯做就一定能让它逐步的发展出来,我坚信只要旧文明势力对中国的迫害加深,则我们必然会被形势逼得走向这条路,因为这是大趋势的结果。

 

确实,任何的发展都是受发展规律主导的,我们也只有顺应潮流才能让发展变好,否则将被历史淘汰。

 

(作者系昆仑策特约评论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张口说世界”微信公众号,有删减,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Tues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