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君艳:俄乌冲突下,亟需警惕西方信息舆论霸权主义

发布于 2022-06-15 09:23

西方媒体本次针对俄罗斯发动的舆论战新闻主题布局中可以大致概括出四个主要议题:第一,将自身美化为“正义”与“人道主义”的最高代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俄罗斯行为;第二,基于零和博弈理念上先行设定冲突大于调解的竞争性规则:二者必须有一方输一方赢;第三,进一步臆造俄罗斯会在东西对抗中失败的竞争性结果;第四,宣扬西式“正义”与“民主”等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观念。

钟君艳:俄乌冲突下,亟需警惕西方信息舆论霸权主义

 

作者:钟君艳 来源:今日头条 发布时间:2022-06-14 10:12:47

 

 

(一)从“总统演员”到“演员总统”:泽连斯基个人社交舆论战

 

自俄乌冲突爆发开始,在过去近四个月的时间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频繁更新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几乎在Twitter、Instagram等各大社交平台上实时发送战争动员、战况与讲话等各类消息。结果是,社交媒体已经成为泽连斯基参与的另一个重要战场。

 

总统的特殊身份从现实延伸到网络社交媒体虚拟个人账号上的第一个案例发生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身上,但是在号称最擅长使用推特的特朗普去年被推特永久封禁账号之后,这同时也成为了总统身份在社交媒体上应用的第一个失败案例。然而,这种特殊身份被天然赋予的“意见领袖”地位与功能,在虽然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然而是演员职业出身的泽连斯基这却被运用得淋漓尽致。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突虽然并不是第一场“社交媒体”战,但泽连斯基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在此之前,没有一位国家领袖在国家危急情况下仍以偶像化的形象在社交媒体上发声。

 

泽连斯基实际上通过社交媒体充分营造了两种“在场”感。

 

一是平民领域中的舆论领袖“在场”感,给人“与平民同在”之感。这是在2019年乌克兰第六届总统大选中早已实现的,泽连斯基在此期间从不按常理出牌,定时在视频网站上发表评论,自诩平民、普通人身份,用更直白、坦率的方式进行竞选演说,并发挥喜剧演员的幽默特长,依靠在此前大受欢迎的电视剧《人民公仆》(——泽连斯基饰演此剧主角,演绎了一个普通的中学历史老师成为民心所向的总统的故事。)的影响力,成功演绎了从剧本成为现实,从普通演员到真实总统这一史无前例的惊人之举。不断叫板乌克兰当权者与执政者,泽连斯基做了普通人想做却不敢做之事,同时亦在竞选宣言中承诺自己与剧中饰演的瓦夏老师一般,将会代表平民治理国家,在前任总统治理下GDP不断降速的低迷经济下,于是舆论风向倒向了泽连斯基,大量民众把心中的一票投给了他。

 

二是俄乌军事直接冲突下的现实战场“在场”感,这是“与国家同在”之感。从2月21日俄乌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以来,这位演员总统也从来没有离开过网络荧屏。战争爆发后第四天,泽连斯基发布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街头拍下的视频,宣称:“我还在基辅,我们还会继续坚守在这里。”此后,泽连斯基更是定期定时在荧幕上展露战时总统形象——身着军绿外套或是普通的圆领短袖t恤,外表没有任何修饰,脸色沉重且看起来十分疲惫,与一名刚刚结束激烈战斗从战场中返回的疲惫的普通士兵形象似乎并没有多大差别。泽连斯基通过这些行为只为向乌克兰人民传递一个信息:作为乌克兰总统,他绝不会在国家危难之时弃之而去。

 

从“总统演员”到“演员总统”,无论是大选时还是当前俄乌冲突时期,泽连斯基的荧屏表演都确实令人称赞叫绝,并以此俘获了国内大部分人心,从国家的政治领袖进一步兼获平民舆论中的“意见领袖”一职。与人民、国家同在的荧幕形象,最终在俄乌战争期间为泽连斯基在国内赢得了大量支持的呼声,尽管俄乌冲突升级的原因之一是这位“演员总统”根本不擅长处理俄乌两国之间的关系。

 

(二)西方媒体“议程设置”下的组织舆论战

 

西方意识形态控制下的“议程设置”

 

西方媒体本次针对俄罗斯发动的舆论战新闻主题布局中可以大致概括出四个主要议题:第一,将自身美化为“正义”与“人道主义”的最高代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俄罗斯行为;第二,基于零和博弈理念上先行设定冲突大于调解的竞争性规则:二者必须有一方输一方赢;第三,进一步臆造俄罗斯会在东西对抗中失败的竞争性结果;第四,宣扬西式“正义”与“民主”等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观念。

 

首先,将自己设定为客观、公正、正义的人间代表,以西式正义与人道角度衡量一切国家的人与事,不其主观之意者便会立即受到攻击,是西方媒体玩弄国际舆论的惯用伎俩。当游戏的前提已经被系统设置好,那么游戏的一切运行都将在前提框架之下活动,而不可能超出甚至违背内容制定者为其制定的规律。在这场战争下的政治游戏中,前提是国家与国家之间必须要有物质或事意识形态等方面上的高低输赢,规则与评价标准则是西式民主。

 

其次,基于零和博弈理念,优先设定俄乌关系中冲突大于调解的可能性,营造必须有一方输一方赢的竞争性利益斗争氛围。局势升级从来只在西方媒体激烈的言辞与臆想的后果中升级得最快,就像纯粹的观念辩论到了庸俗的经济学家的头脑中被包装成为了现实的斗争一样。倘若西方政客以及其控制下的商业化媒体真的如其所称希望调停俄乌冲突这一国际矛盾,就不会在国际舆论层面以话语霸权猛烈地攻击俄罗斯,不断营造“乌克兰胜俄罗斯败”的竞争性氛围感,不断去推动冲突继续加剧恶化,亦不会产生这一场信息舆论战。

 

再次,从竞争角度出发,进一步凭借主观臆测而非基于事实依据凭空捏造并散播俄罗斯将在本次东西力量抵抗中失败的假消息。在此期间,西方媒体曾不断释放出欧盟、北约将以政治、经济、军事等各种方式直接支援乌克兰的消息,以威慑俄罗斯方,妄图构造俄罗斯正面临着西方强大的军事力量与先进的军事武器威胁,不断营造敌弱我强的虚假力量对比感知,以此支撑俄罗斯必将失败的主观臆测结果,然而最终均被乌克兰方证实皆为假消息,泽连斯基在新闻发言中公然指责西方政府实际上并未有所作为:“我们什么也没收到,什么也没看到”,一切不过是虚假的谎言。

 

最后,也是西方媒体发动本次舆论战的最终目的——宣扬西方意识形态中所谓的“正义”思想与道德准则,加强对国际意识形态话语权的控制与垄断。西媒不断营造俄罗斯即将失败的假象,也不过是为了“警告”全世界各个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人,与西方“正义”理念相违背的行为必将遭受全“社会”谴责,与西式“民主”不合之者也只能成为历史中的失败者。

 

媒介与战争的嵌入关系越来越深,很显然,西方媒体对此一个重要的共识是:不择手段打赢战争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占据以当代社交媒体为核心的新媒体承载下的国际舆论的“道德”制高点,首先蛊惑人心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西方封锁下诞生的西方“信息茧房”

 

一方面,大量虚假信息从以BBC英国广播公司、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为首的西方知名媒体源源不断地向世界范围流出,而另一方面,俄罗斯在本次信息战中却仿佛处于一种消失的状态。

 

信息轰炸究竟轰炸的是已经对西方媒体虚假信息“免疫”的俄罗斯?还是被俄罗斯与西方共同铸就的“信息屏障”反弹回来影响着西方政党的决策部署机关,以及荼毒着西方国家不明真相的民众对事情真相的认知?屏障本身的存在与两边继续加厚加固的“信息茧房”现状实际上已经是答案本身。

 

由于消息封锁,信息传播与接收最终的实现对象都只是西方政客与平民本身。用于对外宣传的虚假新闻到了西方决策者的办公桌提案上,“谎话说多了就成了真话”,甚至连他们自己,都已经分不清歪曲现实的手段与现实本身的面目。俄乌战争爆发至今,频繁不断的各种主观性猜测、诉诸娱乐化效应的情感宣泄与鼓动性言论轰炸下,网络围观的平民大众对此的耐心还能继续保持多久?答案不显自明。

 

(三)大国冲突加剧,亟需警惕信息舆论霸权主义

 

在本次俄乌冲突中,西方国家很显然在尽力避免与俄产生直接军事冲突,然而却从不避讳甚至主动发起对俄的信息舆论战争。从Twitter、Facebook宣布封锁俄罗斯国有广播公司的官方账号,到欧洲电视网宣布取消俄罗斯的放映资格,再到英国当局甚至对俄罗斯媒体职业人员一再施加压力,俄乌冲突爆发后,整个西方媒体界变成了一架针对俄罗斯专门发动的舆论战斗机器。

 

在这场舆论战中,最终的结果当然可能是像西方媒体宣称的那样“乌克兰政府赢了信息战”,毕竟国际信息与舆论风险从上个世纪就掌握在很大程度上由西方媒体垄断的全球意识形态宣传工作手中。历史上每一场国际舆论游戏的“结果”在真正世界范围内的公开性宣布通常产生于西方媒体的电脑键盘下,然而“西式结果”中的内容与真实性在这里毫无疑问很大程度上只取决于信息发布者的意识形态倾向与个人偏好,而非所有人眼中的活生生的、无法磨灭的客观事实。

 

我们甚至可以很容易想象,一旦中美或中西爆发冲突,他们也必然会利用自身的国际传播话语霸权对中国发动不比本次信息战力度小的舆论战争,一方面很可能阻断我国媒体信息传播渠道,让中国声音在世界“消声”,另一方面则会不断放大甚至捏造攻击与抹黑中国的负面新闻。对此,我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对俄乌局势相关信息来源的真实性保持怀疑态度,不盲目听信,亦不盲目站队,更要做足预防与准备措施,防止西方借此发动对中国的舆论战争与颜色革命,不断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让中国声音在世界永不消失!

 

作者:钟君艳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向太阳

Wednesday the 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