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打印
分类:专题

Eng Sub]第136期:“后西方时代”和“后美国时代”对这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听#张维为#范勇鹏如何解答|《#这就是中国》CHINA NOW  EP136 20220307【东方卫视官方频道】 - YouTube

一个更为平等的多极国际秩序已经初步形成。”“从一个更广泛的范围看,美国输掉了中美贸易战,美国输掉了俄美金融战,看来也可能输掉俄乌冲突战;它国内还输掉了疫情防控战、通货膨胀战等等,这些都再一次表明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张维为: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2022-07-18

 


“俄乌冲突已经对世界秩序变革产生深远的影响。我个人认为,一个更为平等的多极国际秩序已经初步形成。”

“从一个更广泛的范围看,美国输掉了中美贸易战,美国输掉了俄美金融战,看来也可能输掉俄乌冲突战;它国内还输掉了疫情防控战、通货膨胀战等等,这些都再一次表明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中国讲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讲‘美国第一’,不同的理念决定了两种秩序的命运。未来的国际秩序,得人心者得天下。”

在东方卫视7月11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51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的常务副院长黄仁伟教授,分析俄乌冲突之下未来的世界格局将如何演变。

2.jpg

【张维为演讲】

我们可以看到,俄乌冲突已经对世界秩序产生变革,而且将继续产生深远的影响。首先,“非西方世界”以更快的速度崛起。冲突爆发之后,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的几乎只有美国的传统盟友,而“非西方世界”的大国,如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印尼、埃及、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墨西哥等都是反对的,整个伊斯兰世界也不掺和。在这个问题上,“西方世界”和“非西方世界”的立场可谓泾渭分明,用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话就是,“俄罗斯被西方孤立,而西方被世界其他地方所孤立”。

这背后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也就是我们多次在这里讲过的,俄罗斯军事行动本身是有争议的,但俄罗斯行动的深层目标,也就是以一场革命推倒美国主导的单极霸权秩序,建立更为平等的多极的这个国际秩序,得到“非西方世界”的普遍支持或者至少是理解。

天下苦美久矣,大家能不支持吗?“非西方世界”已成为改变当今不合理的国际秩序的最大力量,对美国霸权说不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实力强的国家,如中国和俄罗斯,当“四方安全对话”(QUAD)在东京举行峰会时,直接派出轰炸机在日本海和东海上空进行联合巡航演习,当然我们不针对第三国。墨西哥等20多个美国“后院”的拉美国家抵制或者抗议在美国举办的美洲国家峰会,因为美国不让古巴等国领导人与会。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国家敢对美国说不,世界真的变了。

第二,俄乌冲突深度动摇了战后形成的“外围-中心依附体系”。在这个体系里,我们知道西方国家处于“中心”,非西方国家处于“外围”。中心国家对外围国家实行超级剥削,赚得盆满钵满,而外围国家长期处于贫穷落后的状况。我记得2019年我们就在节目中探讨过这个话题,我说中国成功地实现了“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的崛起,从而突破了这个体系,成为“外围-中心体系”之外的单独一极:中国既是“外围国家”最大的产品、资金、贸易、技术伙伴,也是“中心国家”最大的产品、资金、贸易、技术伙伴。基于这一理论框架,在中美贸易战爆发的2018年,我们和当时很多主流观点不一样,我们提出中美都会有损失,但美国损失会更大,美国将彻底输掉这场贸易战,这不就是今天的情况吗?

上世纪冷战期间,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本来也是“外围-中心依附体系”之外的一个独立板块。但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崩溃,美西方从前社会主义国家获得了一次“大的输血”,俄罗斯整个国家被降到了“外围国家”的地位。然而,从普京总统主政以来,俄罗斯的颓势开始被扭转。随着这次军事行动目标的逐步实现,特别是“卢布结算令”成功地把美西方发动的“货币战争”变成了“货”与“币”的战争,很快确立了卢布结算体系。

同时,世界范围内去美元化,去SWIFT(国际资金清算系统)化普遍提速。世界上主要国家现在几乎都在建立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和数字货币系统。换言之,俄罗斯这次行动标志着俄罗斯也已经成为独立于“外围-中心依附体系”的单独一极。如果说,中国作为单独一极,展现出来的首先是世界需要的产品、资金、贸易、技术等等。那么俄罗斯作为单独一极,展现出来的则首先是世界所需要的能源、粮食等重要的资源,以及敢于颠覆旧秩序的军事实力。

3.png
【俄罗斯与欧洲之间主要的能源通道 图源见水印】

今天,随着“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国际秩序中出现的不仅是中国极、俄国极,还是这两极相加——一加一大于二的“中俄极”。这意味着如果美国愚蠢到要对中国实施类似对俄实施的所谓“地狱式”制裁,那么他的结局一定会比中美贸易战输的还要惨,甚至可能是整个美国单极霸权秩序的终结。我个人认为,一个更为平等的多极国际秩序已经初步形成,东升西降的大势已不可逆转。

我还要补充一句,这次俄乌冲突再一次表明我们一定要超越西方指标体系和话语体系,特别是以美元计算的名义GDP体系。在大国竞争中,比的是国家综合实力、领导人水平、制度力量等等,而综合实力的比较,用美元计算的名义GDP最多只能是一个参考。用“购买力平价”的方法来计算可能更靠谱一些,尽管没有一种指标体系是十全十美的。这次俄罗斯的情况很能说明问题,卢布从西方制裁初期的暴跌85%到现在暴涨25%;如果按照美元计算GDP的话,这岂不是意味着俄罗斯的经济规模一两个月内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下子缩水85%,小于我们的安徽省,一下子又比原来高出25%,这显然是荒谬的。

俄罗斯能够顶住美西方的经济制裁、金融制裁,甚至某种意义上战而胜之,一个原因就是其实力被西方严重低估。按照目前通行的名义GDP计算,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小于中国广东省,小于西班牙,但根据法国经济学家雅克•萨皮尔根据购买力平价做的重新计算,他认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应该在4.4万亿美元左右,接近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后者是4.6万亿美元。此外,西方国家GDP中三分之二以上都是服务业,价值普遍被高估。

雅克•萨皮尔也认为根据购买力平价,中国经济规模已近27万亿美元,高出美国20%,占世界经济将近30% 。我自己实地考察过一百多个国家,一直认为购买力平价比美元汇率评估更为靠谱一些。当然这也是相对更加靠谱一些,更加实事求是的、更好的指标体系有待我们中国学人去建构。

最后,从一个更大的历史视野来看,西方主流叙述一直认为,500多年前哥伦布“地理大发现”开启了西方的崛起,形成了“海权秩序”对“陆权秩序”的主导。当中国开始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时候,西方也从地缘竞争的角度出发,认为中国企图控制“从欧洲到亚洲”的广大地盘,中国要改变西方“海权秩序”对“陆权秩序”的主导。其实,这不是中国人的思维,中国“一带一路”的核心理念是共商共建共享,本质上就是要把西方习惯的地缘竞争思维改变为地缘合作的思维,形成一种合作共赢的新的地缘文明。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从政界、商界到学界,几乎都把眼光投向中国,都在鼓励全面扩大与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中俄贸易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28.7%,达到381.73亿美元,人民币在俄罗斯现汇交易中的占比也从1月的0.5%升至4月的7%,增长了13倍。显而易见,就中俄两国货币交易量的上升说明俄罗斯人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商品,取代以前从西方进口的商品。

这个过程中,中国“一带一路”与俄罗斯“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对接,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俄罗斯“大欧亚伙伴关系”核心理念包括“重返东方”“重返亚洲”,认为世界的未来在亚洲、在中国这样的经济新兴国家,它背后的指导思想包括欧亚主义。欧亚主义有不同的版本,但共同特点是立足于横跨欧亚的“俄罗斯文明”。俄罗斯今天称自己是文明型国家,印度、土耳其、伊朗等国家今天也都称自己是文明型国家。换言之,整个欧亚板块上的非西方大国几乎都称自己为文明型国家。

坦率讲“文明型国家话语”正在成为全球政治叙事的一种主要话语。西方世界很多人承认他们遇到了挑战,甚至提出世界正在进入文明型国家与所谓“自由世界”的竞争。我们以后可以就这个题目专门做一期节目,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不管定义等方面存有什么争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华文明、俄罗斯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伊朗文明等,都非常反感西方世界的唯我独尊、颐指气使。我们“非西方世界”不同的文明可以携起手来,多多交流,共同抵制西方世界对东方文明的傲慢和偏见。

今天欧亚大陆拥有世界75%的人口,全球GDP的60%,已知能源的75%。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对接,可以辐射整个欧亚大陆。最近中蒙俄铁路、中吉乌铁路建设都传来了好消息。推动中俄方方面面的合作、推动欧亚板块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以及文明的交流,实现合作共赢,我想是欧亚板块大多数国家的共识。可以说,一种新的地缘文明观正在这里涌现。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中国人推动的西部大开发、国民经济双循环,我们不仅拥有连接整个欧亚的大陆通道,也拥有1.8万公里的大陆的海岸线,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我们可以推动海、陆文明的再平衡,做到“海陆共济”。这将为中国自己,为欧亚板块各个国家,乃至为整个世界创造大量的新的发展机遇和和平的机遇。至于美国领导人最近提出的“要重塑中国周边的战略环境”,更像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4.png
【延宕20多年的中吉乌铁路将开始修建,图为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视频截图】

王毅国务委员曾经说过这么一番话:“我们坚信,只要中俄两个大国肩并肩站在一起、背靠背深化协作,国际秩序就乱不了,世界公理就倒不了,霸权主义就赢不了。” 从一个更广泛的范围看,美国输掉了中美贸易战,美国输掉了俄美金融战,看来也可能输掉俄乌冲突战;它国内还输掉了疫情防控战、通货膨胀战等等,这些都再一次表明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面对百年未有大变局的今天,在“后美国时代”,我们务必把握时机,奋发有为,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有利于和平和发展的方向发展,朝着更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发展。同时,我们也期望俄乌两国能够排除外来干扰,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重归于好。这将符合俄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和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

我今天就和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黄仁伟演讲】

国际秩序变化从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就开始发生变化。美国推动北约东扩,就是要把原苏联国家或者原华约国家都扩到北约的范围内。这次就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问题,威胁到俄罗斯根本的生存、根本的安全。所以俄罗斯反击北约东扩,就是反击美国霸权。这是这次秩序改变的一个根本转折点。

美国本来想得很好,不仅要东扩,还要全球化;就是说北约的范围从欧洲扩大到印度-太平洋地区。最近的北约峰会,将韩国、日本、澳大利亚都“扩进来”,这样北约的力量可以延伸到印度洋、太平洋,目标就是对准中国。

实际上北约在此以前已经进入印度洋地区,中东的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伊拉克战争都是北约在东扩过程及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些表现。但是这些战争都是失败的。

本来北约是个军事集团,现在美国要把北约、欧盟以及“印太四国”都连接起来,组成一个经济同盟,签订一系列经济协定,其中包括技术标准协定、自由贸易协定、“印太经济框架”,还有“重建更美好世界计划”,这些加在一起,搞成一个排斥中国的全球经济体系。这三个方面加起来,就是俄乌冲突后美国要搞的国际秩序,它把中俄作为这个秩序的对立面。但这只能算是黄粱美梦。

美国这么做已经开始出现反作用力。第一个表现就是导致欧洲经济的结构性解体。欧洲的供应链、产业链、资金链发生了中断。首先是从能源供应链断裂开始,能源供应链的断裂又会带来产业链的断裂。特别像德国的化学工业,都是依赖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如果石油天然气停止供应,德国那些最大的化学公司恐怕都要停产。还包括俄罗斯出口的重要矿产、大量稀有金属,在世界上占有很大比重,超过30%、40%甚至50%的矿产来自俄罗斯。美欧制裁也把这些相关产业链放置于“休克”状态。

第二个反作用就是制裁俄罗斯引起的粮食供应链的变化。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全世界小麦的主要产地。如果战争再持续半年,那么今年粮食收成会有很大麻烦。粮食危机持续的时间可能比能源危机还要长,对人类的生存威胁还要大。

5.jpg

第三个反作用就是金融和货币制裁,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其打击力度超过了二次大战中对纳粹德国的打击。这不仅打击俄罗斯,还影响到整个世界资金链条。因为你没收了俄罗斯的财产,俄罗斯也就没收欧美在俄罗斯的财产,而欧美在俄罗斯的财产就影响到欧美的相当一部分资金链。

俄罗斯为了防止卢布大幅度贬值,采取了很多措施。战争前是1美元兑80卢布,现在升到1美元兑60卢布。卢布比原来更值钱了。卢布绑定石油,欧洲不用卢布,它就没有石油和天然气,于是欧洲只好用卢布。这就损害了美元本身的流通和价值,它不仅没有摧毁卢布,反而加快了去美元化的进程。

第二个打击就是美国冻结俄罗斯财产或没收其中一部分,不许俄罗斯使用SWIFT(国际资金清算系统),最重要的后果就是人们对财产存放在美国的信用丧失了。为了防止今后美国的制裁,不管是不是美国盟国都要减少美元储备,都要减少对SWIFT的依赖。这是美元霸权系统的最大损害,这个损害在短期内还不明显,但如果大家一年接一年的减少美元储备,一年接一年的增加别的结算系统,那么美元储备和SWIFT这两个最重要的美元工具就会有崩溃威胁。

国际秩序的变化,再有一个就是美国的领导权问题。现在美国最大的尴尬就是发展中国家不跟你走,不跟着你制裁俄罗斯。这些国家不管是“金砖国家”还是新兴经济体,还是发展中国家,加在一起占世界经济总量的50%以上,也就是说有一半以上的世界经济与俄罗斯保持往来。

最后一个就是联合国。联合国在俄乌冲突危机中也有很大的一个变化,就是美国想把俄罗斯从常任理事国里头赶出去,还想把德国和日本加进来,这就成西方俱乐部了,但实际上做不到。第一,这是二战中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东西,不能随便改,要改的话需要联合国成员国投票,改宪章,四分之三以上的票他们拿不到。第二,美国在联合国里头的作用越来越小,首先它不尽义务,欠债10多亿美元会费;因为它赖账,联合国现在拿了一个新的决议,就是由于美国不交会费,所以相关特权被解除。所以改来改去,结果是美国在联合国里头的地位、特权、作用都越来越小。

总的来说,美国建立新秩序想孤立俄罗斯,进而最后是孤立中国。这种新秩序,注定是要失败,是没有前途的。中国讲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讲“美国第一”,这两个根本不同的理念决定了两种秩序的命运。前一种中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得人心的,所以得人心者得天下;“美国第一”这种秩序最后是失人心的,所以失人心者失天下。未来的天下,国际秩序,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