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到緬KK園區做網騙 3男女2付5萬贖身

打印
分类:转载

受冠病疫情影響而失去工作的3名華裔青年男女,受友人蠱惑而誤信國外高薪工作,被帶到惡名昭彰的緬甸KK園區當“網絡詐騙手”,最終2名男子須各繳付5萬令吉贖金脫身,而女子則無需付費下獲得回國。被拯救回國的分別是29歲的燕燕、32歲的阿康及26歲的阿和,他們分別自柔佛州及吉隆坡,在冠病疫情而分別在去年及今年3月丟失工作,飽受經濟壓力下掉入高薪招聘陷阱。

被騙到緬KK園區做網騙 3男女2付5萬贖身


2022-08-17

 

(檳城17日訊)受冠病疫情影響而失去工作的3名華裔青年男女,受友人蠱惑而誤信國外高薪工作,被帶到惡名昭彰的緬甸KK園區當“網絡詐騙手”,最終2名男子須各繳付5萬令吉贖金脫身,而女子則無需付費下獲得回國。

被拯救回國的分別是29歲的燕燕、32歲的阿康及26歲的阿和,他們分別自柔佛州及吉隆坡,在冠病疫情而分別在去年及今年3月丟失工作,飽受經濟壓力下掉入高薪招聘陷阱。

女子被誤為集團中介

3人的回國過程並不順利,鑑於他們都是偷渡方式到緬甸,所以進入泰國後就向當地警方自首,然而燕燕在期間被泰國警方誤以為是非法集團的中介,以致3人都被扣押在泰國1個月,直到查明真相後才獲釋放。

3人今日在檳州前進黨主席拿督黃家業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燕燕說,她無需繳付贖金,主要是她向詐騙集團哭訴本身是受騙而來,也是3名孩子的單親媽媽,或許讓對方起了憐憫之後而讓她無條件回國。

“我在今年3月丟了工作,我原是某超市的收銀員。丟失工作後,一名朋友告知在泰國美索有一份薪金介於6500至8000令吉的工作,是屬於客服人員。”

她指出,她於3月25日從新山出發,當時她有告知接頭的一方其護照逾期但對方表示不需護照,對方帶她從吉蘭丹偷渡到泰國再轉入緬甸,抵達緬甸時已是3月28日,當時她就驚覺受騙了。

她指出,慶幸的是她在並沒被虐打,主要的工作是透過社交簡訊或媒體獲取國外人士的資料,並以1萬2000人民幣當誘餌,誘騙其他人到該園區工作。

哭訴沒錢免賠償金

她說,在園區工作了5天後她獲得了4000泰銖(500令吉)薪水,隨後她曾領取遺2000人民幣。後來她多次請求負責人讓她返回大馬。

“對方直接挑明要離開需支付5萬令吉費用,我曾聯繫家人幫忙籌款,奈何過程被欺騙了5000令吉,最終我找園區的總辦哭訴沒錢,而且本身是名3名孩子的單親媽媽,最終對方看我可憐就免掉我的賠償金,讓我在7月15日離開。”

燕燕坦言,她並沒有在該園區內見過網紅謝旻容。


燕燕(左)在黃家業陪同下講述她在園區內的經歷。
失業透過朋友找工被騙

32歲的阿康及26歲的阿和則說,他們分別在去年7月及8月失業,過後是透過朋友及社交媒體找工作,結果成了“豬仔”。

來自首都的阿康說,上述園區的一名負責人指是要帶他到吉蘭丹工作,但抵達後的1個月都沒有開工,該負責人為讓他放鬆警惕,所以每天給他200令吉的薪水。

“之後他們以需要到合艾訓練2週為由騙我上車並直接送我到緬甸的KK園區,我主要負責詐騙外國人,我曾因不聽話而對園區的人打破頭,體罰近乎是家常便飯。”

他指出,不少大馬人是園區內的看管人員,他們的工作就是負責監督園區內的大馬“豬仔”。

阿和指出,他到緬甸前是小販助手,是被一名好朋友騙去緬甸打工,家人也用了5萬令吉將他贖回國。

黃家業:於心不忍再救人

上週宣布“金盆洗手”不再涉入拯救大馬“豬仔”事宜的黃家業,今日再次召開記者會宣布親自到馬泰邊界救回3名受害者。

黃家業他坦,雖然他已宣布金盆洗手,奈何人心肉做每每看到豬仔的親人向他求助的訊息,都讓他於心不忍。

他直言,如今他會以個案處理方式拯救“豬仔”,只要認為是值得拯救的個案都會出手相助。

他披露,在過去拯救被欺騙到緬甸豬仔過程,他就遇到“雙面人”並被對方提供的訊息誤導,如今他將會更加謹慎的處理拯救大馬“豬仔”事宜。

“今日記者會的這3名受害人,鑑於他們的情況過程比較特殊,為了確保他們的安全,我親自到馬泰邊界參與拯救行動,非常慶幸能把他們帶回國。”

記者詢及他日前提及的謝旻容一事,他認為對方仍在緬甸境內,至於是否在苗瓦迪KK園區就不知道。


燕燕(前排左起)、黃家業、阿康及阿和在記者會上,講述他們如何離開緬甸KK園區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