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诗坚:东西马的由来与组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不论是东马或西马,每个政党都必须有心理上调整的准备,如果来自西马的政党未能在东马发挥作用,那么来自东马的政党也不会在西马发挥作用。明天就是916,先后庆祝近60年了,但我们看到的是东西马的离心,而不是二合为一。为此,政府有必要全面检讨过去政策的得与失,不能再以为一切顺其自然即可。

谢诗坚:东西马的由来与组合

发布於 2022年09月15日 06時00分 • 最後更新 9小时前 • 栏名:直挂云帆 • 評論: 谢诗坚

 

9月16日对西马人民来说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只是国家的名字从当年的“马来亚”变成“马来西亚”,其他并没有大改变。但对东马人民来说,这是“诞生”了一个新国家,叫做马来西亚。

因此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也形容为“独立日”。这两个地方从此摆脱殖民地的统治,掀开新的一页历史。不过在1965年时,新加坡又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换句话说,至今新加坡已独立57年了。马来西亚剩下马来亚联合邦、沙巴及砂拉越组成。

从马来亚到马来西亚,它的历史是不复杂的,但它的变化是十分吊诡的。

在公元2世纪,位于马来半岛北部出现了“狼牙修”王国,而到了公元3世纪,吉打王国诞生了。根据发现的古文物,见证了在公元7世纪(公元671年)时,唐代的高僧义净在赴印度取经的过程中,曾在吉打先后逗留10年。

在这个历史的过程中,印尼出现的室利佛逝王朝(后期也称三佛齐王朝)也曾以苏门答腊及爪哇为中心,将版图涵盖马来半岛。在公元1397年,衰弱的三佛齐被满者百夷吞并。

这个王国不但奠定了今日的印尼版图,也把马来半岛南部纳了进来。1405年马六甲王国建立,成为伊斯兰教传播的基地,原先信奉印度教和佛教的大小地方势力小国也改成对伊斯兰教的信奉。这个期间,郑和七下西洋成了千古一绝的故事。直到1511年,马六甲被葡萄牙攻陷。这意味著西方势力已入侵东南亚地区。1641年,荷兰击击败葡萄牙成为马六甲的新霸主。

荷兰是在1596年开始统治印尼。与它同一个时期的西方国家有葡萄牙和新崛起的英国。在1786年时,英国通过其东印度公司派遣莱特向吉打苏丹索取槟榔屿,开启了英国向东南亚以及马来半岛的殖民统治。英国人在1800年拿下威省,而在1819年又派莱佛士向柔佛苏丹拿下新加坡。

1824年荷兰交出马六甲予英国,以换取印尼明古连军港。因而在1826年时,英国将马六甲、新加坡与槟榔屿组成“海峡殖民地”,1867年直接归英政府管治。英国也逐渐从海上霸主发展成帝国主义的新霸主。

英国统治马来半岛

当这一部署完成后,英国也借机马来半岛王位之争插足其中,结果在1874年完成了《邦咯条约》的签署,除了各州苏丹同意接受英国派驻一名驻扎官外,也在1896年将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和彭亨组成马来联邦(Federated Malay States)。这是英国统治马来半岛的第二组合。至于第三个组合是在1909年才组成的,其中有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及登嘉楼,它们组成马来属邦(Unfederated Malay States),而柔佛则是在1914年签署成为马来属邦之一员。

但在1948年2月1日,英国宣布组成“马来亚联合邦”,将三大板块合三为一,而新加坡则被割除在外,理由是英国需要个别应对共产势力的扩大。

另一方面,在婆罗洲除了印尼占有七成的土地外,另外有两个国家保有婆罗洲的北部,即后来的马来西亚保有沙巴及砂拉越,而汶莱原先统治的沙巴及砂拉越版图,后来也被英国瓜分了。

在马来亚独立后的第四年(1961年),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表示有意组成马来西亚联邦,包括新加坡和东马地区被纳入其中。此计划受到西方媒体的支持,但被左翼政界强烈反对。因此所谓的马来西亚概念在当时是毁誉参半的。

至于东姑所说的东马是指位于婆罗洲岛(也称为加里曼丹岛)(世界第三大岛)内的英国殖民地。整个岛共有74.33万平方公里,其中汶莱占有 0.8%的土地,马来西亚(沙巴及砂拉越)占有26.2%的土地,剩下的73%的土地全归印尼所有。最后汶莱未加入马来西亚。

有关建议由于受到印尼总统苏卡诺的强烈反对,当马来西亚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时,引发印尼的对抗,马印两国关系陷入低潮。当时,许多东马人认为他们是被逼接受马来西亚的;而西马人也同样不明究里,为何西马要承受对抗带来的损失与牺牲?

东马发展太慢

如今经过59年的反省,今天我们也发现东马人不再有强烈的反大马情绪,而是要求增加油气的税收及更大力的发展东马。他们认为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东马人似乎失去靠山,因而在近10年来通过另外的斗争方式。其一是坚持9月16日才是国庆日,现在用马来西亚日当为国庆日,多少也使到民怨消停下来。

其二是东马的发展太慢了,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也变不出花样来,因此出现了沙巴是沙巴人的;砂拉越是砂拉越人的口号和斗争信念。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东马的未来选举将可能出现对西马的排斥,乃至对西马的政党有所失望,唯有靠东马人来“救”自己和为下一代争取利益。

其三,不论是东马或西马,每个政党都必须有心理上调整的准备,如果来自西马的政党未能在东马发挥作用,那么来自东马的政党也不会在西马发挥作用。

明天就是916,先后庆祝近60年了,但我们看到的是东西马的离心,而不是二合为一。为此,政府有必要全面检讨过去政策的得与失,不能再以为一切顺其自然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