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票是不对的!/谢诗坚博士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不投票是不对的!/谢诗坚博士

在一个民主国家,投票是应尽的义务,不管你的选区候选人是谁,你都必须投票,选一个不太讨厌的候选人也算是尽了义务。但如果你放弃投票,这个选举制度还是有人中选(也许选出来的是你十分讨厌的候选人)。换句话说,你放弃权利也改变不了结果。不出来投票是不对的。即使对政局有意见,也不要放弃权利,今次改不到,就放眼下一届吧!

不投票是不对的!/谢诗坚博士


《南洋网》2022年11月07日


第15届大选终于拉开战幔,但参战的形式与过往有些不同,不仅政党多,而且候选人也转来转去,不知道他是代表哪个政党出征的?

虽然基本上是分成国阵(老牌政党,主要由巫统、马华及国大党组成)、国盟(由土团党的慕尤丁在2020年“喜来登政变”后组成的,成员尚包括伊斯兰党及民政党)及希盟(由安华领导的反对党阵线),加上新政党涌现,使到大选形势更加复杂化,例如马哈迪的斗士党、孙伟瑄的全民党及赛沙迪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都是新成立的政党。

在政争之外,我们在近日又见“死灰复燃”的一把熟悉声音:“本届大选没有看头,选来选去还不是一样?大家都想争做官。选后还是会争权夺利的,选民出来投票不过是‘锦上添花’,完全改变不了时局,只能给政客添筹码;不是我们所要看到的改朝换代。”

这里我们倒要选民扪心一问:你希望看到什么结果呢?再次的改朝换代?还是依然故我?

不论结果如何,选民放弃权利都是不对的。

空白票不归反对票

在一个民主国家,投票是应尽的义务,不管你的选区候选人是谁,你都必须投票,选一个不太讨厌的候选人也算是尽了义务。但如果你放弃投票,这个选举制度还是有人中选(也许选出来的是你十分讨厌的候选人)。

换句话说,你放弃权利也改变不了结果。

我且举两个例子:

其一,在1963年时,当新加坡尚未正式加入马来西亚时,社阵号召选民投空白票,以示抗议。但李光耀说,在全民投票下,可以投下赞成票或反对票,或选择其中一项(有3个选项)。如果是空白票,就不算是反对票。意思是说,投空白票不归反对票。

后来结算显示,有75%的人投票支持加入马来西亚,而有25%人投空白票,等于新加坡人赞成加入马来西亚。

社阵的空白票(没有对或错)在这种情形下也就失去作用,只能留下一段历史记录。

其二,在1968年时,马来西亚的社阵号召抵制大选,不参选也不出来投票。

但在1969年提名日,没有了社阵(劳工党)的参选,还是有其他政党参选,如新注册的民政党及民主行动党等,它们全面参选,也填补了劳工党留下的空缺,而让选民有了新的选择。

“抵制”难获所要结果

结果民政党在林苍祐的带领下执政槟州,来一个改朝换代。他是在不被看好下竟做出成绩来,建大桥、引外资及矗立光大等,并提供大量就业机会,选民也就认同“循序渐进”的改革。

一连20年,选民支持民政党执政槟州及林苍祐连任首席部长;再下来的18年也是由民政党执政,只换了许子根当首席部长。

由此可见,“抵制”在某些时候产生不了所要的结果。但劳工党的年代因领袖都坐牢,无法参与竞选,也就决定抵制大选以示抗议不民主。这也不是对和错的问题,而是时局使然。

以上这两个例子告诉我们,“抵制”和“抗议”有时是达不到所要的目的,只会让其他政党越级而上。

既然如此,本届大选为什么又有人重提“不投票运动”?原来是因为有了2020年的“喜来登政变”事件的发生。

本届不行放眼下届

事缘在2018年时,反对党组成“希望联盟”(希盟)以一对一向国阵挑战,领头人除了安华外(身陷囹圄),另一位至关重要的人物就是马哈迪。

这位当过22年首相的风云人物在他的号召下,一时风起云涌,将执政多年的国阵打垮了。雀跃万分的人民对新政权寄予厚望,希望马哈迪一改过去的独断作风,以民为重。

讵料马哈迪不愿将政权移交给安华,也就出现由慕尤丁和阿兹敏领导的“宫廷政变”(喜来登政变),马哈迪在这件事情上好像置身度外。

岂知这一改变顿时让人觉得改朝换代不过是政治的玩意儿。这样的所谓政权轮替,只是将政权移回从前。

就此而言,我国新增的561万新选民就要明确做出选择,不出来投票是不对的。即使对政局有意见,也不要放弃权利,今次改不到,就放眼下一届吧!反正人民有的是时间,政客缺的是时间,官民就在消耗战中等待大变局的降临吧!试试改一改吧!

 

 

Sun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