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训巫统与二零二三新秩序

打印
分类:专题

story image

2022年大选有一个隐而不显的主轴,就是马来选民求变的趋势,究竟会持续还是中断?2018年大选有一个覆盖所有议题的顶层主轴,就是一马公司丑闻,这个主题导致巫统/国阵流失十巴仙以上的传统支持者,马来选民流露出不满纳吉和巫统的态度,造成巫统版块移动,最终危及一党霸权而垮台。

教训巫统与2023新秩序


潘永强
Nov 18, 2022 12:36 PM 更新: 6:50 PM
说明:正值第15届全国大选,本刊敬邀评论界先进与有志之士为本刊撰 写“大选评论”,望能厘清形势,注入公共政策讨论,激荡思考。盼读者垂注。

【大选评论】

2022年大选有一个隐而不显的主轴,就是马来选民求变的趋势,究竟会持续还是中断?2018年大选有一个覆盖所有议题的顶层主轴,就是一马公司丑闻,这个主题导致巫统/国阵流失十巴仙以上的传统支持者,马来选民流露出不满纳吉和巫统的态度,造成巫统版块移动,最终危及一党霸权而垮台。

如果本届大选延续马来选民的求变风潮,一旦“教训巫统”成形,就可能带来震荡性效应,甚至重塑未来政治秩序。

国会解散后心态渐调整

自2008年大选以来,华人选民就形成“教训马华”的投票取向,这个结构性转向连续十五年至今未变,不是短暂的钟摆效应。不过,2022年初的柔佛州选举,非马来人选民还弥漫着教训希盟的风向,宁可不投票也不会回流马华,但自国会解散后,社会普遍心态逐渐调整,反而转为教训巫统,尤其是教训巫统主席扎希。

在马来选民方面,巫统在半年前还有近40%马来人支持率,比国盟超出一倍,显示扎希并非巫统流失支持的唯一原因,具体情况此处不赘述。但在柔佛州选举以后的大部份时间,巫统的支持度却是持续滑落,尤其在提名日过后,它在马来社会的认可度和好感度一直向下,最终被国盟超越,在民调趋势上呈现黄金交叉。民意下滑不是一朝一夕,往往需要时间累积酝酿,一旦黄金交叉已经逼近或出现,则整体趋势就不可能短期内逆转,马华公会就长期经历民意熊市。


非马来人选民讨厌马华丶教训巫统的态势形成已久,如今教训巫统也在马来社会变成集体风向,国盟的马来人支持度超越巫统,必然带来结构性的冲击。巫统会两面失血,它在十五年前已失去非马来人选民,如今在马来社会连一半支持都没有,就会造成在马来人集中的东海岸大败,并在西海岸的混合区遭遇险境。

ADS
马来社会不满酝酿有时

马来社会有教训巫统的风潮,不是因为扎希一人,而是酝酿有时。马哈迪是始作俑者,他在纳吉贪腐丑闻上痛击,但不是停留在党内派系斗争,而是直接在选举场域上强行夺走巫统至少十巴仙马来选票,打造了土著团结党,在马来政治版块上创造出结构性切割。虽然马哈迪个人没有完全胜利,但这一成多马来选票一去不回,才有条件在慕尤丁手中继续推演第二波的教训巫统风潮。

巫统长期执政,党内依靠寻租文化和恩庇关系,表面上虽有强大基层组织,但需要充足金流和资源才能动员,在在使到中间选民日渐疏离。在马哈迪时代,巫统有复杂绵密的党营事业,可是维持党营事业的方式甚为个人化。


纳吉幕僚罗蒙博思(Romen Bose)在国阵垮台后出版的回忆录提到,马哈迪退休后,这些党营事业并没有好好的过渡到党内系统,纳吉需要另行寻找经济资源,才有一马公司案件。如今纳吉金流被截断,政府行政体系也基本维持中立,加上首相和党主席两人分属不同角色,都造成选举动员缺乏整合和指挥。

最大赢家是伊党

在马来社会强大的教训巫统趋势下,2022年大选的最大赢家将是伊斯兰党,它将在东北部战区大胜,一旦成功夺下玻璃市州政府,将形成北方绿色走廊,主导四州政权的庞大资源。

其次,这届大选对土著团结党也是一次关键选举,犹如2008大选之於公正党,土著团结党这次不在马哈迪影子下经历选战洗礼,将崛起为大马政党体系的一员。土著团结党存活的意义在於,它将成为巫统以外的替代选择,变成巫统在(会讲英语的)马来民族主义这一区块的长期对手。

马来右翼与伊斯兰政治崛起

ADS
教训巫统和巫统败选,将是2022年大选的主题,它必然影响接下来的政治秩序。需要说明是,即使巫统败选,不等於马来人政治体制的松动,反而是巩固马来人右翼政治的主导思想,同时加深伊斯兰政治地位。

但是,教训巫统和巫统败选也意味着,一党独大的局面,经过两届大选的冲撞,似乎不复存在,在政治版块上徒然增加不少博弈空隙和伸展空间。一旦没有单一阵营可以过半,彼此就会尝试往中间移动,以求选票的极大化,如果细读三大阵营的竞选纲领,就看到不少社会政策甚至体制改革上,三方形成某种共识,在政策和治理上有趋中丶趋同的举动。


民主转型软着陆

由於国会不过半,以及反跳槽法生效,各党派选后得经由协商组成联合政府,不论由那个党派筹建政府,一个2023年政治新秩序有望出现。

首先,这个新秩序象征着一党独大被打破,巫统不再称霸,而现有的政党体系会完成重组,新生小党相继出局。其次也是更重要一点,2023新秩序象征着马来西亚民主转型的软着陆,在经历过紧急状态国会中止,以及不具正当性的跳槽乱政后,民主程序仍然存活下来,宪政体制也表现出韧性,政治转型工程依然没有倒退。第三,一旦巫统败选,将无法拒绝党内改革的压力,被迫因应民主化的浩荡潮流。

在教训巫统的强劲风潮之后,巫统败选的首号战犯必将指向党主席扎希。2018年巫统首度失去政权,可是旋即遇上希盟执政不顺,理应有条件重生再起,但是党内缺乏推动改革的力量,无法与纳吉断然切割,依然由旧势力包围,令相当多马来选民失望。


巫统是独立建国的一支民族主义大旗,马来西亚民主转型是否顺畅和平坦,必然取决於巫统是否改革和融入民主化洪流。民主化工程是一个全面性的过程,如果一个拥有庞大资源的大党拒绝改革,必妨碍国家的政治转型,当然也不利於巫统重建辉煌。

2022年大选,马来选民继续发出求变的要求,拒绝巫统的内卷躺平,但他们选择的替代力量,不是希盟而是国盟。

潘永强,政治评论作者。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un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