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各族百年抗争史略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砂拉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首相应该按照MA63精神,恢复平等伙伴地位,而平等伙伴的实际体现就是席位的平等分配,希望能够马上执行。同时,在法律层面上,立即取消所有侵吞沙巴、砂拉越的相关法律和行政措施。如今,传承这历史重担,责无旁贷地落在新时代的年轻有志之士身上了。让我们 紧密坚强的团结在一起,行动起来,勇敢地、义无反顾地迈向砂拉越美好的明天!

砂拉越各族百年抗争史略


余清禄( 20-12-2022 )

 

欢迎各位朋友:

感谢大家在今天来参观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的历史文物纪念馆。

坚船利炮 据土立国

各位朋友,自从183年前(1839年8月15日)英国殖民者詹姆斯布律克,夹着坚船利炮,踏上砂拉越这块赤道犀乡乐土,利用汶莱苏丹的信任,於1841年9月24日在最初的三千平方英哩砂拉越河流域古晋,立国就位第一世拉者后,就迅速以消灭海盗和禁止猎人头为名,强行推进领土扩充,连续六十四年征战,甚至兵临汶莱王宫河内,强行从汶莱苏丹手中攫取土地,扩展到林梦。至一九0五年, 即據有现今的四 萬七千平方英哩的土地。

建立砂拉越国之后,第二世拉者查理斯布律克为开发砂拉越各流域农业经济,大力引入中国南方闽粤农民来砂拉越开垦,发展经济,为稳定政权奠定了基础。但,在三代布律克拉者王朝统治时期里,各族人民不愿被外人统治,为了自主自由,先后在自己生存的土地上进行了顽强的,此起彼伏抗争。

我们的马来同胞先辈是第一个挺身抗争的勇士,抗争失败后被迫流亡终老在新加坡。

接下来是1857年,在石隆门爆发的矿工起义事件。布律克的士兵在石隆门还杀害了许多无辜百姓,尸横遍野,据称石隆门的土著称该地为Bau,是因长时间的遍地尸臭而得名。

英雄伊班同胞 浴血抗争九十载

同时,持续逾九十年的伊班同胞前赴后继的悲壮抗争史也拉开帷幕。

詹姆士時期的英國政策,在於增进自由貿易,为此,需夺取更多土地。为了要去占领某處 建立基地,以利貿易,消除貿易的障礙,於是,就喊出「剿灭 海盜」,名正言順地用海軍對付。詹姆士的對付伊班「 海盜」,正是此種策的縮影。

詹姆斯布律克自从1841年登王位后,即以剿灭海盗和取缔猎人头者为名,接连三代拉者,约九十年里,持续发动对各流域伊班人的进攻。倘若對付普通的海盜、獵人頭者,拉者為何要動用堡壘 炮台、戰船、大炮、封鎖政策、數千名士兵、數百艘船隻 ?為什麼伊班「海盜」、「獵人頭者」能組織數千名戰士 、數百艘戰船?這不是一場清剿普通海盜及獵人頭的戰爭 ,而是一場侵略與反侵略之戰。拉者的所謂「海盜」「獵 人頭者」,實乃捍衛土地的英勇戰士。詹姆士以各種手段對 付反抗者。 在他宣佈为拉者後不久,便處死兩名反抗的達雅領袖。1848年比丁馬魯一役, 約一千名伊班人喪身。一千名的伊班男人, 影响約一千家庭失去重要勞動力,對 當時的社會、經濟有很大的影響,須多年時間,方能恢復 原狀。拉者士兵攻佔一處,常燒燬村落、長屋稻田,造成伊 班人失去日常用品,婦女和小孩無家可住,無米可食。

拉著為誘引伊班人作他的作戰工具,凡參加拉 者王朝出征的伊班人和馬來人,免繳稅賦。利用此法,拉 者王朝可出動五萬士兵。維納時期,凡參 加征討的伊班人,照樣可免稅,且可獲得煙草。拉者兵还常乘勝放火、掠奪物 品、砍取頭盧頗,這和詹姆士所說的「拯救不幸之士番,l脫 離虐政」,「革除土人殺人頭的惡俗」相違悖。

最惨烈的战事有多起。除了1848年的比丁马鲁惨烈屠杀之外,还有從一八五七年至一八六一年, 拉者發動三 次攻擊,才攻破伊班民族英雄仁达固守的砂卓山。等等。(详细相关情况,欢迎参看 《 伊班族與拉者王朝戰史》
1976年11月25日 蔡宗祥 完稿於诗巫 )

此后,战事不断。

伊班同胞的强烈的武力抗争,从1841年,持续直到 一九三○年一九三一年 ,世界經濟危機沖擊砂羅越,砂羅越土產價格大降。例如 ,樹膠每担只值四元,拉者王朝还訓令伊班人每戶家庭須年 繳一元稅收。伊班人的不满,終於演成阿順率眾反徵稅之 戰。

一九三四年七月的「懲罰」戰役,應該是拉著最後一 次出兵攻打伊班人。
從一九三四年到一九四○年,拉讓江流域仍有許抗争。拉者王朝用逮捕、封銷河流、懸 賞等決策對待。

这一连串的此起彼伏的各族抗争,持续了百年布律克家族王朝国度里的九十年左右。

在经历了1914-1918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39年9月1日德国进攻波兰,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磨难。1945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的浪潮在亚非拉汹涌澎湃。英国乘维纳布律克家族无力偿还天价“光复砂拉越军费” 和家族不和之际,以一百万英镑,逼使维纳布律克,将砂拉越国於1946年7月1日“让渡”给英国。

三年八个月日本侵略、蹂躏的痛苦经历,使砂拉越人民渴望独立自由。然而1945年二战结束,砂拉越却被逼卖给了英国成为殖民地。勇敢的马来同胞再度挺身而出,几乎是全马来同胞反“让渡”, 做为当年英国殖民政府主要公务成员的砂拉越马来官员的大多数,都拒绝上班或辞职杯葛,甚至举着 “ 反对让渡 ”、“我们要独立”、“不要做英国殖民地” 的标语,大规模上街游行示威表达反对,然而,英殖民当局始终无动于衷。由于抗议无效,马来青年组织最后决定以刺杀总督的方式,表达强烈抗议。我的母校卫理中学五号班同学,年仅十七岁的马来学生 Rosli Dolbi ,在诗巫政府码头,迎接司徒华总督时,用匕首刺杀了这第二位砂拉越总督。

独立运动风起云涌 英马策划新殖民

砂拉越的华族同胞,在1949年新中国诞生后,在亚非拉各国民族独立运动日益高涨的国际形势影响下,前婆罗洲抗日同盟负责人伍禅等积极推动教师和学生运动,五十年代头,文铭权和黄纪作等更进一步把推动砂拉越走向美好生活的有志之士组织起来,并在1959年联同杨国斯、王其辉、田绍熙、黄增安、黄增霆等组织了砂拉越历史上第一个政党,而且是真正的三大民族大联合的政党(SUPP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

这时,砂拉越殖民地的宗祖国英国在策划着从苏伊士运河以东撤退,但继续保持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布局。1956年的殖民部大臣策划安排给东南亚的北婆罗洲、汶莱、砂拉越、星加坡、马来亚半岛先后独立,然后,再联合起来,共组一个小共和联邦,以抵御来自北方的威胁。在这个策划下,马来亚於1957年8月31日获得独立。在这时,以砂拉越独立自由为宗旨的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也在1959年正式申请后几天,就获得批准注册,和开展活动。

1960年 联合国大会通过1514、1541,决议案《去殖民化宣言》。常任理事国的英国自然签了名。

然而,根据解密文件,显示:1959年上任的新殖民部大臣却在和马来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 首相东姑讨论计划时,东姑强烈反对“先独立再联合” 的计划。东姑强烈要求英国 “ 就依照它们现在的状态(殖民地),转给马来亚联合邦,成为其在婆罗洲地区的领土扩充部分”。( 美其名曰:通过参组马来西亚以达到独立。)

令人愤慨的是,根据解密文件:英国殖民部大臣竟然回复东姑说,“我们会把它们作为礼物送给你”。而东姑也回信说:“ 谢谢你的礼物”。

众所周知,联合国第1514,1541决议案《去殖民地化宣言》赋予所有尚未独立的被殖民地的民族国家和地区以神圣的民族自决权和完成独立权。而英国做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更具有其不可推卸之履行义务。

1963年7月9日砂拉越某些人,在未被砂拉越立法议会授权情况下,被英国安排充当代表砂拉越到伦敦签署MA63 ,这是违法的,更严重的是1963年7月9日,砂拉越还是殖民地,而按照日内瓦公约里的国际契约条例明确指出,国际契约的签署者必须具有独立主权的法定地位。1963年砂拉越的洋人律政司还特地写信给殖民部,指出:砂拉越还未独立,还是殖民地,根本不具备法定地位签署国际契约,如果勉强签署,将来有争议时,在法理上MA63可被宣判为非法和无效。

1962年科博特调查团和1963年联合国调查团进行调查期间,单在科博特调查团来砂拉越古晋诗巫美里三地调查,就面对总共至少十五万人(当时砂拉越总人口七十多万)参与抗议聚会队列。而受列强操控的某调查团竟然没有进行公民投票来获取民意,只在冷气房内调查了特定安排的几千人,就得出结论说,三份一反对,三份一支持 ,三份一有条件赞成,结论是大多数人同意推行马来西亚。

欺骗砂拉越民众

面对汹涌澎湃的民众抗议大潮,英殖民者以马来亚繁荣富裕, 能提供经济拥助等谎言, 欺骗砂拉越上层人士和普通百姓, 谎称如果自行独立, 必遭印尼、菲律宾吞噬, 而通过马来西亚取得独立, 与马来亚联合邦共享有平等伙伴地位才是最好的选择, 到时候,马来亚一定会保护好砂拉越,并保证会使之达到马来亚一样的水平.。他们压根儿没有提起,砂拉越只是马来亚联合邦里的一个州而已, 地位和其他11个州 (雪兰莪、森美兰、槟城等) 是一模一样的.,连宪法、国旗、甚至在联合国的注册号码还是1957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号码我。在联合国的记录里,并没有马来西亚的注册号码,只是把马来亚联合邦的名字,改为马来西亚而已。就这样, 砂拉越人民误以为有了马来亚这个阔绰的兄弟, 好日子就在眼前。

而当时的砂拉越人民联合党 (SUPP)根据殖民地内部讯息, 经过详细分析, 确定所谓的马来西亚计划, 其实是一个假独立真殖民的扩大马来亚领土的大马计划. 所以,砂拉越各族人民一致高呼:
反对大马 (反对扩大马来亚领土);
反对新殖民地计划 (反对把砂拉越变成马来亚殖民地的所谓马来西亚计划).

强硬镇压

与此同时,英殖民当局用政治高压, 威迫利诱, 逮捕下狱, 严刑拷打, 追捕射杀, 把爱国人士逼上梁山, 称他们为叛国者, 从而把他们彻底驱离砂拉越的议会政治主流, 为1963年中进行的砂拉越三层次选举,扫除反大马的力量,以期在同年八、九月举行的议会里通过赞成马来西亚计划.
(这些都在历史文物纪念馆里可以看到相片、图画、实物、文字记录)

马来亚已经失去了融合砂拉越的黄金时期

然而,59年了,砂拉越在磨难中走来。光阴荏冉, 历史无情地揭穿了所谓共组繁荣马来西亚的丑陋谎言. 实质上砂拉越早已沦为马来亚的第13个殖民州。尤为甚者,砂拉越每年被剥夺的油气税收, 银行金融, 工农商贸利益, 超过千亿, 累计至今以数万亿计.。更可悲的是, 历经59年, 别说丰富油气资源被剥夺近乎殆尽,就连一条由联邦政府负责的不到一千公里的连贯高速公路至今尚未完成, 砂拉越人民也未曾有一天可以在一条全程完好的公路上舒服行车.

马来亚亏待砂拉越57年, 已经失去了融合砂拉越的黄金时期。客观上,马来西亚已经失却了继续下去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除非它能够恢复给予一个真正平等邦国地位。

砂拉越已在历史回旋中"回到原点"

59年, 历经三代, 不幸的事情从不间断, 而螺旋式上升的历史运动,似乎可笑的又回到原点。 在咱们砂拉越这片悲哀而又亲爱的犀乡大地
上,再次响起了 反让渡斗争时的马来同胞英雄Rosli Dolbi 他们在 古晋,在诗巫 的嘹亮呐喊声. 呼号声 :
" We don't want to be British Colony ! " ;
We want Independence ! Merdeka ! "
如今,这永不熄灭的声浪,
已经
从Tanjung Dato 到林梦Bakelalan 高原!
从砂拉越河, 拉让江, 巴南河到老越河, !
从城市到长屋, 到最偏僻的Langkau!
各民族竞相呼应 。

砂拉越和吉隆坡执政当局听到了这呐喊声

砂拉越的执政当局已走在讨回三邦平等伙伴地位砂拉越主权的路上,首席部长也正式改称邦国领导人才能称谓的“总理”。

我感到欣慰,59年后的今天,终于看到新首相主动说:“ 无需协商,即恢复MA63 所有权益” (也有媒体写到“ 无需过多协商” )。这对于被压制和陷于困境的沙巴和砂拉越,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首相应该按照MA63精神,恢复平等伙伴地位,而平等伙伴的实际体现就是席位的平等分配,希望能够马上执行。同时,在法律层面上,立即取消所有侵吞沙巴、砂拉越的相关法律和行政措施。

如今,传承这历史重担,责无旁贷地落在新时代的年轻有志之士身上了。我愿意和所有的关心、同情、支持、及同行者, 紧密坚强的团结在一起,行动起来,勇敢地、义无反顾地迈向砂拉越美好的明天!

砂拉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Tuesday the 3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