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拉就职,说说巴西当年的共产主义运动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3-01-05 11:03 作者:editor2

  77岁的卢拉在演讲中多次掩面而泣

卢拉戴上总统绶带,在三权广场(Praça dos Três Poderes)对民众发表就职演讲时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街上看到如此的灰心和沮丧了母亲们在垃圾中为孩子们翻找食物;全家在寒冷、雨水和恐惧中露宿街头本应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在卖糖果或乞讨;失业的人在红绿灯路口拿着纸板,上面写着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羞耻的一句话:请帮助我。

 

 

 

卢拉就职,说说巴西当年的共产主义运动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后沙   2023-01-04

 

2023新年第一天,巴西举行了新总统就职典礼。

  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宣誓后,成为了巴西历史上第39届总统,数十万支持者在巴西利亚参加了总统就职仪式。

卢拉戴上总统绶带,在三权广场(Praça dos Três Poderes)对民众发表就职演讲时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街上看到如此的灰心和沮丧了。母亲们在垃圾中为孩子们翻找食物;全家在寒冷、雨水和恐惧中露宿街头;本应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在卖糖果或乞讨;失业的人在红绿灯路口拿着纸板,上面写着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羞耻的一句话:请帮助我。

  77岁的卢拉在演讲中多次掩面而泣。

卢拉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叫停了8家大型国有企业私有化计划。

巴西还有133家大型国企,其中与民生息息相关主要企业有:巴西石油、巴西邮政、巴西电力、巴西银行、巴西联邦储蓄银行、国家经济发展银行。

上了2019年私有化名单的有:巴西石油、巴西邮政、巴西彩票管理局、巴西电力、巴西数据处理中心……

如果卢拉没有获胜,这些国有企业将在2024年左右完成私有化进程,落下私人手中。

下一步,就是巴西几家国有银行,这些都是华尔街以及巴西代理人眼中的肥肉。

卢拉的支持们要求政府不要原谅那些掏空国有企业资产的官员和“企业家”,对于巴西来说,或许将会有一场围绕国有企业的腥风血雨。

推动私有化计划的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已于当地时间12月30日离开巴西前往美国佛罗里达。

  博索纳罗带走了他的老婆和多名顾问,乘坐巴西空军飞机从巴西利亚空军基地起飞。此时他还是巴西总统,这是擅离职守的行为。

但博索纳罗如果等到卢拉就职再去美国,那么,他将无权调动军用飞机,很可能会被限制离境。博索纳罗在起飞前说:我会回来的。

拉美媒体称卢拉叫停私有化进程是典型的左翼动作,会引起其它拉美国家效仿。但卢拉不这么做的话,他演讲中所说巴西社会悲剧,将会进一步恶化。

在2002年-2016年,巴西由左翼执政。卢拉等人通过盘活国有企业的经济政策,恢复了巴西经济活力。同时,在国际事务中成为了金砖四国之一。

但在2016年,劳工党被反对派以近乎于政变的手段推翻,女总统罗塞芙被弹劾,领袖卢拉坐牢。

2019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愉快地表示,博索纳罗当选总统,将为美巴关系带来历史性机会。

当巴西政府愿意将国有企业贱卖给美国和巴西的资本集团时,这当然是“历史性机会”,但这一切现在暂时结束了。

卢拉的劳工党,本身政治立场就亲近于巴西共产党。

红色巴西

在六七年代,巴西曾被称为“红色巴西”,是拉美共产主义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当中苏决裂后,拉美各国共产党一片茫然,巴西也不例外。

于是,各国左翼又分成了亲华派和亲苏派。亲华派的组织冠名一般会加上”马列“二字,比如在亚洲的印共(马列)。

拉美出现亲华派,第一个是1962年的巴西共产党;然后是1963年的厄瓜多尔、多米尼加;1964年的智利、秘鲁;1965年的玻利维亚、哥伦比亚。还有委内瑞拉和危地马拉。

亲华的左翼党派以激进著称,但实际上真正贯彻毛泽东思想的一个也没有,毕竟毛泽东也不可能亲自到那里去领导革命。

南美比较有力量的毛派武装是“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他们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与“民族解放军”都是共产党武装,只是后来跑偏了,还有秘鲁的“光辉道路”。

藤森能当上秘鲁总统,跟大家对中国人的好感分不开,他外号就叫“中国人”,但他却是个日本人。

当年中苏分裂,造成了拉美革命者的痛苦,他们试图挽救这种局面。切.格瓦拉共来华访问两次(1960年和1965年),但中苏问题的复杂性,也是他无法想象的,因此,切.格瓦拉无功而返。

  他后来牺牲在了玻利维亚,至今仍然是拉美人民偶像和革命象征。

在巴西共产党内占上风的是亲华派。1961年8月巴西副总统古拉特访问北京,当时中巴两国还没有建交。

周总理安排了这次访问,毛主席接见了古拉特,双方谈得不错。古拉特在离开北京回国前其实就已经是巴西总统,因为总统卡德罗斯被右翼势力搞下了台。

古拉特回去后,准备与中国建交,但美国极力反对巴西这样做。

1964年3月31日,巴西将军布兰科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古拉特,原本进展顺利的中巴关系陷入了困局,直到1974年两国才正式建交。

反复政变,说明巴西政局一直非常混乱。

而巴西共产党内部也不团结,1967年,领导人之一马里格拉拉起队伍打游击,名称叫“民族解放运动”,卢拉的哥哥属于这一派。

另一派是拉马尔卡率领的“革命先锋”,卢拉之后的总统罗塞芙曾经参加过这一派。

这两派都是亲华的。亲华与亲苏最大的区别就是“是否要在农村建立武装革命根据地”?

拉马尔卡在1971年9月17日牺牲,那么这一派就解散了。

马里格拉虽然牺牲更早(1969年),但”民族解放运动“坚持了很久。

巴西22个州,有18个州都有分支武装组织。他们不但在农村开展武装斗争,还在城市打游击战,马里格拉写下的《城市游击战手册》成了南美各个游击队的指导手册之一。

但城市游击战,并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南美革命者如果不把重点放在农村根据地,一味寻求城市影响力,那么就无法发动群众,最终只能是失败。“民族解放运动”后来的领导人华金.费雷拉也承认了这一点。

1969年9月4日,巴西城市游击队扣押了美国大使,换回被捕的15名同志,还抓了日本驻圣保罗总领事和西德大使,也换出了不少革命同志。

然而,这样做付出的代价是极为惨重的,美国给钱给武器,CIA还亲自指导巴西军警如何对付城市游击队,如何消除巴共影响力。

城市武装斗争只持续了三年,就被迫转入了地下。

这些人被打散后,到了90年代有的回归社会生活,有的转变成了黑帮武装,南美暴力横行,与这一时期的混乱是分不开的,另外,这也是南美人的个性使然。

“从农村包围城市”才是正确的理论,但巴西共产党没有坚持,游击队也失去了群众基础。

再后来巴共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过日子非常难过,直到1985年才恢复合法地位。

  90年代开始,巴西共产党进入了议会斗争阶段。由于“共产党”这个名词过于敏感,执政几乎是不可能之事,因此,巴共全力支持卢拉领导的劳工党。

历史走过了几十年,苏联已经灰飞烟灭,而中国正在大步向前。

拉美不再是以前的拉美,大家都希望把经济搞起来,让人民能过上幸福日子。因此,这里既不想再搞武装夺权,也不想被美国奴役和剥削。

卢拉和劳工党正是符合了这种民意,才能打败背后资本势力极为强大的博索纳罗。

但博索纳罗“回来”并非不可能,他三个儿子(第一任夫人所生),老大弗拉维奥是巴西联邦参议员,老二卡洛斯是里约州议员,老三爱德华是联邦众议员,都是美国的密切合作者。

美国目前还是在观望巴西局势以及卢拉的政策,但也在准备将“合作者”送上巴西总统宝座,2016年巴西议员能弹劾罗塞芙总统,以后不能弹劾卢拉?

我们早已不输出革命,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

而美国还在全世界输出“颜色革命”。

一个国家自主选择发展道路是天经地义的事,美国却把南美视为后院,如果美国代理人长期掌权,那么巴西、阿根廷等国就不会有出头之日,因为美国不会允许邻居变得强大起来,更不容后院脱离美国“轨道”。

美国从未给拉美带来过真正的民主,右翼军政府全是美国扶持过的。

  巴西是南美最大风向标,卢拉政府的动向值得关注。

有人担心拉美地区冷战再起,再起就再起。美国一定要这样干,你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跟它斗争。

上帝太远,美国太近……

Tuesday the 3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