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智:需要与想要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广义的解释 :“需要”,是客观情况之下,我们应该要做的是什么;而“想要”呢,则是我们主观的认为“需要”去做些什么。这两者之间存乎合理,又具矛盾。万物之灵的人类,自从有了思想,日子就过得非常复杂了。那我们从另一角度来看,人们到底是为了“想要”的事物而“需要”去做些什么呢,抑或是为了“需要”而“想要”才这么做?

曾昭智:需要与想要

发布於 2023年01月09日 06時00分 • 最後更新 8小时前 • 栏名:羽扇论经 • 評論: 曾昭智

 

我们常说,我“需要”什么什么,或者说他“想要”什么什么,人生数十载穿插在“需要”与“想要”两者之间,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也同样搞得复杂难待。

婴孩自呱呱坠地开始,哭就代表的是一种需要,肚子饿了需要喝奶;颟顸学步的时候,哭著急追父母,那是想要讨个抱抱;发育成长其间父母喂食维他命丸,那是健康需要;长大之后要求父母多给些零花钱买衣服,那是想要;成年之后讨个媳妇生儿育女,那既是成家立业的想要,也是传宗接代的需要;年老的时候每逢节庆总期盼远地儿女能回到身边过节,那是思绪上的想要;生病躺在床上需要医生照顾、想要儿女在身边陪伴;病危临终之时,人生已没有什么需要,也不在想要什么。这时候我们回头看看一辈子,穷其一生这才搞懂我们真正需要的、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广义的解释 :“需要”,是客观情况之下,我们应该要做的是什么;而“想要”呢,则是我们主观的认为“需要”去做些什么。这两者之间存乎合理,又具矛盾。万物之灵的人类,自从有了思想,日子就过得非常复杂了。

那我们从另一角度来看,人们到底是为了“想要”的事物而“需要”去做些什么呢,抑或是为了“需要”而“想要”才这么做?

对我个人而言,这次新冠疫情,让我深深体会到,其实我们一生中,“需要”实际上比“想要”来得重要,而偏偏我们“想要”的,却是比“需要”来得太多了。这次由于疫情封城,生活行动受到严格管制,瞬间每个人的生活似乎都变得简单平淡,外间所有的食肆受规定一律不的开业且人们不能任意出门。

没了糜烂颠倒的饮食怡乐活动后,每个人只能简单的三餐在家或打包吃些粗茶淡饭。人们因此渐渐的养成了林子祥所唱广府歌曲中的“咸鱼白菜也好好味”良好饮食吃惯。加上少了“想要”的社交活动,起居饮食没有了出门的“需要”只能待在家,久而久之身心灵得以沉淀之后,竟然发觉自己体重日益趋向正常,三高的情况也获得大幅度的改善。

意念与欲望

从这里我们不难发觉,我们若能把“需要”和“想要”在意念与欲望之间好好做一个掂量,适时做一些调整,实际情况会让我们惊讶,对内心欲望的考虑方向,我们若把两者做一简单对调,情况会十分的不一样的。

我们常带在口中老掉牙的一句话:钱不是万能,但没钱则万万不能。如果套用“需要”与“想要”的观念去作一点思考调整,它就变成了:钱,不是我们“想要”的,但却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此为钱打拼,这样就能把万恶的“钱”作一漂白,变得比较正面多了。

把如上想法嵌进当今大马的政治情况,看看刚成立的联合政府,可是我们人民“想要”的,还是我们国家之“需要”?循著这个观念去思考,许多人对当下联合政府的迷思,或许就此得以顺利解开了。

曾昭智生于1958年,毕业于马六甲培风中学、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曾任职工程师、企业主管,退休后从事文化艺术工作。著作有“清评调”、文章见各报专栏。

 

Tuesday the 3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