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布下一个更毒的“冷战链”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1.jpg

 从岛链到“冷战链”,这是一种战争形态的升级,也是一种战争思想走向更邪恶更冷血的标示,战争开始从有形走向无形,从有疆界走向无疆界,从地缘走向生物、太空、智能,但国家仍然是战争的主体,实力仍然是胜负的基础,道义和人心仍然是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在三重岛链锁喉中国七十年后,美国又布下了更为险恶、也更毒的“冷战链”的灭国之局,中国是时候破解这个更为冷血、更为邪恶之局了,中国是时候显示自己的智慧、意志和血性了,中国是时候砸碎岛链、打烂“冷战链”了

 

 

李光满:美国布下一个更毒的“冷战链”,中国如何破局?
 
点击:  作者:李光满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3-01-09 10:36:04

 

1.jpg

 


我们不能不承认,美国是有一些战略家的。从凯南、基辛格、布勒津斯基到杜勒斯,他们提出了一系列影响美国甚至影响世界的大战略,这些战略推动了美苏冷战、对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岛链遏制、中美和解、苏联解体等战略实施,也使美国的实力达到巅峰状态,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一个影响力达到全球所有地区的超级霸权国家。
战后美国第一个战略家是乔治·凯南。1946年2月22日,时任驻苏联代办的乔治·凯南向美国国务院发了一封长达8000字的电文,提出了对苏联遏制政策,这份“长电文”与1946年3月5日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发表的“铁幕演说”都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了重要一笔。“长电文”和“铁幕演说”正式开启了全球两大阵营的“冷战”大幕,对世界政治进程产生了深远意义,拉开了冷战序幕。2005年3月18日,在乔治·凯南去世的时候,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在报道时都称他为“冷战时代的顶级战略家”。
除了“铁幕演说”和“长电文”,美国在亚洲也同样构建起一个巨大的“岛弧链”,1950年1月12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迪安·艾奇逊宣布,“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防御圈是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琉球到菲律宾。”1951年1月4日,美国国务院顾问约翰·杜勒斯提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防务范围应是日本-琉球群岛-台湾-菲律宾-澳大利亚这条近海岛屿链。”1952年以后,美国先后与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以及韩国等国签订了安全条约,从而形成了一个影响至今的岛链战略包围圈,美国提出并构建这样一个“岛弧链”的目的就是为了围堵亚洲,特别是对中国形成战略围堵,使中国永远困在亚洲大陆无法走出大陆、进入大洋一步。这是个具有深远战略影响的大战略,我们不能不说从艾奇逊到杜勒斯都是大战略家,直到今天,中国仍然被困在这一岛链之中无法成为一个海权强国,或许这就是战略家的价值。
美国的岛链是在西太平洋上靠近中国大陆的海岛国家和岛屿上建立军事基地,并使这些国家和岛屿形成弧形链条,从而对中国大陆、亚洲大陆实施封锁,使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无法突破这一弧形链,只能在美军的围困封锁中困守挣扎,美国再配合政治、外交、贸易、科技、金融等领域对中国制裁、封锁、禁运,其目的就是要使中国永远无法突破美国的包围圈,永远无法成为一个世界性政治大国、经济大国、海洋大国,这就是美国岛链战略的价值。
美国构建的岛链有三重岛链,第一岛链从由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国台湾岛、菲律宾群岛、大巽他群岛组成,是从北向南紧邻中国海洋分界线形成的一条岛链,对中国形成锁喉,让中国动弹不得,美国军机军舰甚至可以直接通过这一岛链对中国发起攻击,其主要基地是日本、中国台湾和菲律宾。
第二岛链是在第一岛链的外围,从日本群岛、小笠原诸岛、硫磺列岛、关岛、帕劳群岛、哈马黑拉群岛到马六甲海峡,这是防止中国突破第一岛链后构建的第二道包围圈,其主要基地是关岛。
第三岛链是处于太平洋上美国大陆与中国大陆之间的一道更为宏大的岛链,其主要作用是为第一、第二岛链提供军事武装和补给,这一岛链从北向南由阿留申群岛、夏威夷群岛、大洋洲群岛及澳大利亚组成,其主要基地是夏威夷和澳大利亚。
如果从太空俯视会发现,这三道岛链就像三条绞索套在亚洲特别是中国的脖子上,捆绑在中国身体上,几乎让中国窒息。70多年来,中国在太平洋方向就一直困守在美国三重岛链锁喉的状态下,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美关系有所改善,这三重岛链封锁中国的状态才有所缓解,但从未解除。
美国并不满足于构建岛链,而是一直在寻求从东亚和东南亚进入亚洲大陆,在大陆上建立基地。二战后,美国曾想利用朝鲜战争谋求占领整个朝鲜,将其军事力量直抵中国边境。朝鲜战争后美国并没有从韩国撤军,而是在韩国修建了大量军事基地,使美军在朝鲜半岛驻军常态化,但由于未能占领整个朝鲜半岛,未能直抵中国,使美国占领南朝鲜的价值大打折扣。六十年代美国又发动越南战争,其目的仍然是伺机在中国周边的中南半岛占领一个国家,作为军事威胁中国的陆上前进基地,但这场战争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但美国在东南亚控制马六甲海峡的大陆上拥有一个军事基地的愿望终于在2000年得以实现。这一年美国和新加坡签订协议,新加坡将樟宜海军基地提供给美国海军使用,为美军第7舰队包括航母在内的大型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这使美军在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后在东南亚获得了第一个航母驻泊基地,这也使美军可以通过这一军事基地控制马六甲海峡,并对南海构成威胁,虽然樟宜基地并不是美军的常驻基地,也没有美国航母常驻,但其对美国的战略价值仍然很大。
有两件事或许可以看到美国岛链战略出现了裂痕。一件事是1979年中美关系缓和后美国根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从台湾撤走军事顾问团,台湾岛上不再有美国驻军,直到近几年部分美军再次悄悄进入台湾。另一件事是1992年12月31日美国撤出驻菲律宾全部军事人员和军事设施,将美在菲的军事基地移交菲律宾政府。美国失去在岛链战略的关键环节台湾岛和菲律宾失去军事基地和驻军,使第一岛链出现裂缝。

20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中美关系有所改善,其主要原因是美苏冷战以及日益严峻的军备竞赛形势使美国认识到中国在国际政治特别是在中美俄三国博弈中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尼克松及地缘战略家基辛格意识到联华抗苏的重要性,开始推动中美关系破冰行动。此后便是苏联入侵阿富汗、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美国及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海湾战争,然后是“911”恐怖袭击、美国及北约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以及美西方对突尼斯、乌克兰、埃及等中东欧、中东北非国家搞颜色革命,直到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这期间,苏联解体使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影响力达到了巅峰,气焰熏天,当时美国提出的口号是可以在全球同时打赢两场半战争。也正因此,嚣张不可一世的美国却在国力和影响力达到巅峰状态时发生逆转,“911”恐怖袭击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2008年次贷危机是美国发生历史性逆转的关键事件。
我们回顾这段历史,是要告诉大家,在美国国力处于巅峰状态、四处发动战争、奴役全世界的时候,中国却在悄悄发展,是中国真正的战略机遇期。这段时间美国虽然仍然领导西方对中国搞高科技和军工禁运,但总体看中美关系仍处于较为缓和的状态。美国的战略重心在中东和欧洲,在针对俄罗斯搞北约东扩,而中国得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美国战略重心在中东和欧洲的这段时间,中国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国力得到了迅速增强,直到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美国利用G20特别是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力量化解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但这也让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意识到中国正在迅猛崛起,开始成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对手,特别是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组织的成立,更使美国意识到世界的战略重心正在从中东和欧洲向东方转移,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奥巴马提出了“重返亚洲”和“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关系由此开启了从战略缓和向战争竞争甚至战略对抗的新一轮逆转。
2011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夏威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上正式提出“转向亚洲”战略,美国将逐渐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即中国周边,这是美国全球战略实施重大调整的一个关键节点。2012年6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正式提出了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将在2020年前向亚太地区转移一批海军战舰,届时将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
在中国舆论场上,有一些人有意带节奏,宣称是因为近些年中国一些人宣传“厉害了我的国”、放弃韬光养晦策略导致美国调整对华战略,而实际情况是美国在2013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调整对华战略,“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奥巴马提出来的,奥巴马之所以提出调整对华战略,其核心仍然是基于国际政治力量变化,G20、金转国家组织成立、发展中国家经济崛起以及G7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下降等事件共同刺激了美国,使美国认识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显著变化,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使美国意识到中美力量的对比也在发生显著变化,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使美国作出上重大战略调整,而中国的一些亲美派却硬说美国调整战略是因为什么“厉害了我的国”的宣传,这十分可笑。
“亚太再平衡”战略出台后,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国家机器立即行动起来,一是挑动中国和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再起争端,恶化中日关系,二是挑起南海争端,与日本一起策划所谓的南海仲裁案,破坏南海稳定,三是大力推动台独势力兴风作浪,四是破坏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五是加速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TPP谈判,从经济上孤立中国。六是停止朝核问题谈判,制造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以上这些是一整套战略行动,其目的已经不仅仅是要打造一个军事上的岛链,而且是要对中国实施一个全方位的围剿战略,是一个更全面的无形的锁链,这就是我说的针对中国的新的更毒的“冷战链”。中美关系由一个比较缓和的状态转而进入一个实质性的竞争和对抗甚至战争状态不是从特朗普开始,而是从奥巴马时期开始的,只不过此后的特朗普和拜登延续和强化了这一战略。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总统,他看重的是美国的商业利益,因此特朗普时期对中国发动的是贸易战和高科技战,比如对数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5%到25%的进口关税,对华为发动芯片制裁、将数百家中国高科技企业、机构、大学纳入黑名单,为打击华为而逮捕孟晚舟。总体来看,特朗普时期中美之间虽然爆发了贸易战和高科技战,但总体上是可控的,军事上中美并不存在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风险,对中国来说,这段时期仍然是中国发展的机遇期,只是风险在急剧加大。
到拜登时期,中国发展机遇期已经被复杂严峻的中美关系所破坏。拜登不仅延续了特朗普时期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和高科技战,而且进一步追加了对中国高科技的制裁、禁运范围和规模。最关键和最核心的是拜登再一次祭出并强化了岛链战略,推出了更毒的“冷战链”,对中国实施更全面的战略围剿。从奥巴马到拜登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拜登正在打造一个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的岛链,这个岛链不仅是一个常规战争的岛链,而且是一个核战争的岛链,是一个混合战争的岛链,是一个生物战争和太空战争的岛链,是一个更邪恶更反人类的岛链。拜登到底做了些什么呢?
第一是重新武装日本。日本是中国的近邻,同时也是中国的世仇和死敌,美国重新武装日本就是要让日本再次成为灭亡中国的恶鬼。2022年12月16日,日本正式通过《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国家防卫战略》和《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三份重要战略文件。其核心意思就是解禁和抛弃“专守防卫”原则,彻底背离和平宪法理念,重建日本军国主义,将中国、俄罗斯、朝鲜等国视为“非常危险的存在”和日本未来的战略对手,强调发展“反击能力”。由此大幅增加防卫预算,重点发展“远程攻击武器”。2023财年政府预算草案中,防卫预算达到约512亿美元,是上一财年的1.26倍,增幅创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新高,其中用于获取远程攻击性导弹及相关配套装备预算和防卫装备研发预算是2022财年的3.1倍。日本还表示,要强力干预台湾事务,《国家防卫战略》设定了三大防卫目标,一是不允许中国大陆凭实力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二是与美国等盟友携手遏制中国大陆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三是大力发展进攻性装备,提升对敌基地先发打击能力,吓阻对日本本土的进攻。未来五年,日本将大力发展远程打击力量,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的装备都将得到全面增强,并计划2035年前完成与英国、意大利等国联合研发新一代战机。最近日本还宣布将在日本海上最西端、距离台湾仅110公里的与那国岛部署导弹部队,包括部署地对空导弹部队、扩大基地面积等等,为“台湾有事即等于日本有事”做战争准备。
第二是从对台军售转为对台军援,全面武装台湾。2022年1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涉台内容超过50页,涉及对台湾提供军援、“军事融资”、加速处理台湾军购请求以及建议邀请台湾参与2024年“环太平洋军演”等政治、军事、经济条款。其中最为核心的条款是“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将对台军售演变为对台军事援助,法案要求美国从2023财年开始,每年向台湾提供2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一直执行到2027财年。同时,台湾还将得到总额20亿美元的军事融资“直接贷款”,便于购买美国军事装备,并在采购、交付军事装备的速度上得到一定程度的优先权。从以前的对台军售到现在的直接军援,显然预示着美国已经开始不遗余力地军事武装台湾,要像武装乌克兰一样武装台湾,开始全力将台湾打造成亚太地区的乌克兰。
第三是刺激和制造朝鲜半岛紧张局势。2023年1月2日,韩国总统尹锡悦表示,面对朝鲜“越来越大的核威胁与导弹威胁”,韩国与美国正在讨论可能利用美国的核武器进行联合规划与演习。也就是说美韩将举行核武军演,虽然拜登随后否认了这一消息,但这显然是美韩双方将朝鲜半岛事态升级的一次试探。最近一段时间,朝鲜半岛局势又重新紧张起来,美韩军演不断升级。自2022年8月22日以来,美韩进行了“乙支自由之盾”联合军演、美韩联合海上演习、美韩日海军在东海举行五年来首次三边反潜演习,美韩在“警戒风暴”联合空中演习战机出动1600多架次,创历史之最。对此朝鲜给予了强有力的回应,在韩美“警戒风暴”的联合空中演习期间,朝鲜分4轮发射约25枚导弹,其中1枚短程弹道导弹落在韩国领海附近,这是朝鲜自朝韩分裂以来首次向“北方界线”以南发射弹道导弹,朝鲜还向东部海域双方缓冲区发射100多发炮弹。2022年12月31日和2023年年1月1日朝鲜又连续两天发射超大型火箭炮,并称这款火箭炮可携带战术核弹头,是朝鲜武装力量的“核心攻击武器”。12月26日,朝鲜多架无人机越界进入韩国领空,其中一架无人机飞临韩国首都首尔市附近地区上空。朝鲜半岛平息了一段时间的局势突然重新紧张起来。美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重新制造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我想美国就是要通过制造朝鲜半岛动荡不安的紧张局势,来加强在韩国及日本的军事存在,进一步制造中国周边的紧张局势,从而加大对中国周边的军事部署,为干涉中国内政、军事介入台湾作准备,甚至不排除美国会挑动新的朝鲜战争的可能。
第四,组建奥库斯联盟即AUKUS。2021年年11月22日,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签署《海军核动力信息交换协议》,澳大利亚取消购买价值900亿澳元的12艘法国常规动力潜艇的大型合同,转而向英美购买8艘能够执行远程隐形任务的核动力潜艇,根据协议,美英澳三国共同分享核潜艇机密,这实际上是一个美国向澳大利亚转移核技术、核材料、核武器,将澳大利亚打造成对中国实施核威慑和核打击的前沿基地的联盟,也是一个让英国的黑手伸向亚太地区、对中国进行军事挑衅的联盟。同时,美国正在扩大在澳大利亚的空军基地,以方便部署可携带核弹头的B-52战略轰炸机,美国还决定向澳大利亚出售24架C-130J型“超级大力神”军用运输机以及相关设备。从建设核潜艇部队到部署能携带核弹头的战略轰炸机再到大量购进超级大力神运输机,美国这是在干什么?显然美国是在将澳大利亚打造成美国之外的亚太地区最大的核武装战略力量,其目的就是要对中国实施核包围和核遏制,这不是一个短期安排,而是一个长期战略,是美国针对中国进行核战略威慑的一个重要环节。
第五,“印太安全对话”即QUAD。QUAD是美国主导、由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国参加的安全对话机制,实际上是美国打造的一个遏制中国的四国联盟。2021年9月QUAD在美国华盛顿举行首次领导人面对面峰会,2022年5月在日本举行第二次领导人面对面峰会。QUAD从线上走到线下,从务虚走向务实,越来越多地进行实际性合作。未来QUAD将成为美国遏制和围剿中国大战略的主要战略联盟体系,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变数是印度。
第六,北约向亚太东扩。2022年6月29至30日,在西班牙举行的北约峰会首次迎来了四个亚太地区国家的领导人,即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国领导人首次受邀参加北约峰会,显然这是美国推动北约向亚太地区扩张的新举动。除此之外,北约东扩还有其它举动。2022年5月5日,韩国宣布正式加入北约网络防御卓越中心,成为首个加入该机构的亚洲国家。2022年11月4日,日本宣布正式加入北约网络防御卓越中心。韩国和日本加入这一中心标志着日韩将享有北约成员国才能享有的网络防御专业支持的权力,实际上可以理解为在网络防御方面日韩已经成为北约的一员,更可以理解为,美国在北约向亚太地区东扩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第七,组建“蓝太平洋伙伴”。2022年6月24日,美国发表声明,宣布组建非正式组织“蓝太平洋伙伴”,成员国有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英国,旨在支持太平洋地区主义,抗衡中国在这一地区日益增加的影响力,美国的这一行动显然是针对中国近期在南太平洋与所罗门、基里巴斯等太平洋岛国发展友好关系而制定的一项反制措施。什么是太平洋地区主义?这是美国在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主义一个世纪后提出的将整个太平洋地区视为美国后院的战略性设想,这既是一种以实力为基础的战略设计,又是一种太过疯狂的妄想,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美国正在将北约复制到西太平洋地区,组建西太平洋地区公约组织,而且美国还拉上了非太平洋地区国家英国,将来这一组织可能会与奥库斯联盟合并,形成正式的西太公约组织。
第八,构建“亚太经济框架”。2022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在访问日本时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亚太经济框架”有美国、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印尼、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等13个初始成员国,这13个国家的GDP占全球40%,美国搞“亚太经济框架”的目的就是要在印太地区打造一个排除中国、孤立中国的经济联盟,也是一个美日准备将其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到印度、越南及其它东南亚国家、实施其全球产业链重新布局的一个战略性措施。与此同时,美国还组建了一个“半导体联盟”即Chip4,由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省四方组成半导体联盟,从高端芯片制造技术、设备、材料、设计和产品对中国实施史上最完整最严密的封锁,其最终目的是完全断绝中国获得高端芯片、相关设备、设计软件和制造材料的渠道,彻底阻断中国高端芯片产业发展和中国经济向高端产业转型升级。大家如果看过刘慈欣的小说《三体》就知道,美国的Chip4就是美国对中国发出的一枚锁死中国科技发展和突破的质子。
从以上八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正在三重岛链的基础上,打造一个更高层面的对华包围圈,岛链只是一个军事锁链,而拜登正在打造的是一个超越军事层面,包括整个军事、政治、高科技在内的联盟体系,可以说这是一个比岛链影响更大更深远的新冷战体系,是一个更毒的“冷战链”。这一“冷战链”作为美国的整体国家战略,将不仅是拜登时期的美国国家战略,也将成为美国未来相当长时期的国家战略。

那么如何破解美国给中国布的这个“冷战链”呢?
美国给中国布的这个“冷战链”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地缘政治之局,这仍然体现在美国对中国构建的三重岛链战略,另一方面是高科技禁运之局,主要体现在对中国实施高端芯片禁运,是冷战脱钩之局。
第一,美国的三重岛链战略主要在五个点布局,一是日本,二是台湾岛,三是澳大利亚,四是关岛,五是夏威夷。夏威夷我们就不说了,日本和澳大利亚我们前面已经说了,美国正在将澳大利亚打造成对中国实施核威慑的基地,由于中国也是一个核大国,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并不敢轻易对中国发动核打击。日本我们以后再另文分析。再说关岛,在美军强化关岛基地建设的时候,最近中国航母辽宁号率3艘055驱逐舰、两艘052D驱逐舰、一艘054A护卫舰、一艘现代级驱逐舰以及其他补给舰的航母编队远航至距离关岛大约500公里海域举行军演,这是中国航母编队首次进入太平洋深处的关岛附近洋面举行军演,这就是在告诉美国,关岛并不安全,关岛也处在中国的打击范围之内,因此这次军演,即是一次实战演练,更是一次实力宣示,我相信这也是在武力解放台湾做准备。 
在美国的岛链上,日本、台湾和澳大利亚是三个核心,台湾处在三点中间,同时台湾又是中国走向大洋的锁钥,如果能够解放台湾,那么美国无论是第一岛链还是第二第三岛链都会从中断为两截,首尾不能相顾,美国的岛链会迎刃瓦解,美国军事围堵中国的战略自然就会崩溃,中国一旦掌握了台湾这把锁钥,无论是对付关岛的美军,还是对付驻扎在日本的美军以及日军,都将处于战略主动位置,虽然美军在新加坡有一个维修和补给基地,但并无专门的航母驻泊基地,因此一旦解决台湾问题,整个南海也都将处于中国的控制之中。

更为重要的,台湾是中国领土,中国掌握着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动权和主导权,这才是美国岛链战略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国的三重岛链再完美,只要中国从中砸断,解放台湾,美国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一旦中国发动解放台湾战役,美国立马就变成了纸老虎,这才是关键所在。美国最担心最害怕中国以武力解放台湾,所以美国不遗余力地要将对台军售改成对台军援,要将台湾打造成乌克兰似的受美国操控的战争机器,让中国台湾为美国挡枪子。因此在看起来最坚硬的地方,恰恰是美国岛链最薄弱之处,看起来是美国岛链最坚固的地方,恰恰是美国最柔弱的地方,中国台湾就是美国岛链战略的阿喀硫斯之踵。因此破解美国岛链战略的关键就在台湾,解放了台湾,控制了台湾,就能主导整个战局,就能在西太平洋的中美博弈中处于战略主动和主导位置。解放台湾必将是中国对美国三重岛链、对美国西太平洋霸权的最沉重最致命的一击。


第二,破解美国及盟友的高端芯片禁运脱钩之局,关键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解决台湾问题之后,控制台积电,自然就使美国的高端芯片禁运破产,二是需要靠我们自己更生,通过突破光刻机制造技术来解决,而要想自己取得突破,就必须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成立国家集成电路集团公司,像突破航空发动机一样,以全国所有科研院所、大学、相关企业共同突破,一旦取得突破,美国在高科技和高端芯片方面的围堵就自然破产,这一过程可能会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但这也是一个彻底摆脱美国卡脖子的办法,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破解美国对中国布下的高科技、高端芯片、产业链脱钩之局,其实中国还有一个令美日欧等国无法承受的重手,那就是中国庞大的市场。中国是一个拥有十四亿人口且拥有庞大中产消费群体的市场,任何国家、任何跨国公司一旦离开中国市场,必将陷入发展困境。如果美日韩欧联手对中国发动高科技禁运,中国只需要对这些国家关闭汽车市场,这些国家的汽车产业就会丢掉半条命甚至会惨死。如果苹果加入去中国化产业链的行列,那么当苹果产业链中不再有中国制造的时候,也就是苹果失去中国市场的时候,当苹果对中国产业发展不再有任何价值,中国就会对苹果实施禁运,那么也就宣布了苹果在中国市场的死亡。由于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任何对中国实施的高科技或产业链封锁、制裁、禁运,最终都会培育出中国自己的企业、产品和产业链,这是一种被逼被迫,也是一种压力和动力,背水一战,向死而后生。就像美西方对中国航天产业实施禁运和封锁,结果中国航天产业成为了世界领先水平,正如美西方对中国航空发动机实施禁运和封锁,结果中国航发取得了巨大成功,已经可以不依赖任何国家的技术而单独研发先进航空发动机。我们再想一下,如果美西方对中国商飞的C919实施制裁和禁运,那么C919必然走完全国产化道路,C919的商业化可能会晚几年,但最终依然会成功,只不过其产业链里面一定会连美西方的一个镙丝钉、一行代码都不会有,中国市场上也不会再有美国和欧洲的客机,有中国庞大的航空市场作基础,在不进口波音、空客的形势下,C919还能发展不起来吗?就说美国对中国高端芯片实施高筑墙高壁垒的制裁、封锁、禁运,最终只能培养出一大批中国自己的芯片企业,中国最终一定能建成自己的芯片航母,而在失去中国市场后的美西方芯片企业最终一定会成为天涯沦落人,逐渐没落死亡。因此庞大的中国市场就是美西方的阿喀琉斯之踵,是中国打败美西方卡中国脖子、搞高科技制裁、禁运、封锁的终极手段,也是美西方制裁中国后为自己挖的坟墓。


第三,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当今世界的地缘战略博弈已经不再局限于军事战争,也不再局限于地理概念,大国之间的战争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冷战,而是进入了太空战、生物战、金融战、无人化智能化战争、舆论战等组成的混合战争形态阶段,这即是一种混合战争,又是一种高维、超限、综合战争,因此这种混合战争是一种更惨烈的冷战,或称之为一种新形式的“冷战链”,要破解这种新形态的“冷战链”,则需要国家综合实力,如太空战、高科技战都是实力与实力的对抗,同时也需要应对像生物战这种反人类战争的新型战争形态时的铁血思想,宁愿把敌人想得更邪恶、更野蛮一些,宁愿以铁血思想予以应对,也不能让国家、民族和人民面临亡国灭种的严重威胁和巨大风险。
从岛链到“冷战链”,这是一种战争形态的升级,也是一种战争思想走向更邪恶更冷血的标示,战争开始从有形走向无形,从有疆界走向无疆界,从地缘走向生物、太空、智能,但国家仍然是战争的主体,实力仍然是胜负的基础,道义和人心仍然是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
在三重岛链锁喉中国七十年后,美国又布下了更为险恶、也更毒的“冷战链”的灭国之局,中国是时候破解这个更为冷血、更为邪恶之局了,中国是时候显示自己的智慧、意志和血性了,中国是时候砸碎岛链、打烂“冷战链”了。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李光满说”,修订发布)

Tuesday the 3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