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en handel.

505一週年 朝野偏离目標

发布于 2014-05-04 13:00

被誉为我国史上最激烈选战的505第13届全国大选,选后至今一周年,我国的政治气候与民主进程却似乎仍在原地踏步,並未因为505的选举成绩带来显著的进步,对选前大力支持国阵或民联支持者皆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20国阵与民联经过激烈的505肉搏激战后,双双步入休歇期,至今仿佛仍在休生养息,两党领袖的性格特质与党性,更让国阵与民联的走向开始偏离505前的目標。

时事评论人黄进发指出,505大选之前,社会已分成两半,反对国阵的一半企图打造新国度,强调族群融合,並成功让少数族群產生爱国热情;支持国阵的一半则恐惧江山不保,并全力抢救旧秩序,不断煽动多数族群危机感,形成强烈对比。

「505后一年来,支持国阵的那一半虽胜犹败,因为第一次失去大多数选票,变天阴影只是延后没有消失,更加惶惶不可终日,变本加厉玩弄族群情绪;反对国阵的那一半士气低沉,因为选票过半依然不能变天,变天希望变得渺茫,也不知如何反击国阵的族群或宗教牌。」

他 坦言,如果以集会人数作指標,公民社会的气势的確降低了,因为505之前「变天压倒一切」的统一目標不见了,然而依然有不少国事让民眾愤怒,包括消费税和 伊刑法等课题。在选区划分即將开始的危机感下,城市地区的公民社会又活跃起来,因此我国公民社会可说是慢慢走出了低潮。

国阵採取割喉战

时事评论人潘永强博士则认为,505大选结束一周年,国家整体往后退,其中巫统全面保守化,失去了自身的施政主轴与论述,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本身显然没有坚持到底的强烈主张或理念,容易摇摆,一旦情况对自己不利,就马上退缩。

「505的选绩显示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与各种『转型计划』等政治论述没得到选民的回应,甚至宣告破產,因此纳吉与巫统目前都在寻找新方向与施政主轴,却还无法重建第二届执政的核心论述。」

他指出,相较于歷任首相或巫统主席,纳吉在政治形势上面对最艰难的挑战,因为在野党如今处于最强大的阶段、公民社会相对有活力,以致国阵政权面对最大危机。

「在政治竞爭上,如今国阵却採取割喉战略,向反对党开刀,透过协议引诱伊斯兰党,企图分化民联与打击安华,而这种等级的割喉战,基本就是要斩断整个民联。」

黄进发:巫统为选票打种族牌

505大选成绩似乎推动巫统转移至激进的种族斗爭路线时,黄进发对此认为,巫统在505的选战目標是取得国会2/3多数议席,因此一手打煽动种族情绪牌,另一手则祭出中庸包装的政策,以期两边通吃,惟505之后,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选票流失之势已经无法逆转。

「因 此巫统不再奢望国阵重夺2/3,只求和国阵里另一个穆斯林主导的砂拉越土保党议席过半,因为在第13届大选时,这两个政党以32%的选票取得46%的议 席,只差10席就可以单独执政,所以我认为,选后变本加厉出现宗教族群问题是选战需要,是巫统本色尽显,不是改弦易辙。」

他认为,505大选的教训很清楚,如果不解决选区划分、族群分裂的根本性问题,就算让在野党取得过半选票也不能执政,说明必须重新打造国族与確认体制缺陷,才能找到出路。

「我们少了豪气,若能以此换来深耕的毅力,未来我们就能以更强的底气重新跃起,因此我不会悲观。」

潘永强:人民热情未消散

对于民联方面,潘永强指出,505后的民联失去政治动力,领袖安华处于低潮,包括加影行动未竟全功,虽然民眾热情未失,惟经过此前的积极动员后,如今处于休生养息的阶段,准备东山再起。

「但是民联在505后没有善用群眾支持力量,给威权体制製造恐惧,是一大败笔,显示出我国反对党是东亚威权体制国家里面最保守的,不但听话守规矩,输了也很服气,甘愿接受结果。」

他重申,民联作为握有51%总选民支持的联盟,对选举结果竟然表现出妥协与接受现状的態度,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胁力,过后再检討与惋惜,已错过最佳时机,因此505一周年后,可说是依旧处于低潮期。

精英顾虑太多

「反 对党的精英顾虑太多,算盘太复杂,因此他们是最能妥协与保守的一群,除了顾虑选票与镇压,还要等到形势很安全才出来抗爭,那请问到时人民还需要反对党吗? 因此我国的民主进程,得视乎反对党的结盟是否巩固、巫统会否出现党內分裂,以及明年消费税导致的经济衝击而定,不过我认为人民的热情並没有消散,期待政党 轮替的热情依旧存在。」14年5月4日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