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怎样的政府?/王介英

发布于 2021-05-21 13:21

我们需要怎样的政府?/王介英

达祖丁教授心目中的“新马来西亚”概念,是一个各族人民抛弃过去一直存在的种族偏执与极端思维的多元、中庸、包容的马来西亚。在这里全民互相尊重、互相爱护,人人平等、人人互相依赖,没有人被遗忘、没有人被排除在外的一个“命运共同体”。

我们需要怎样的政府?/王介英

 
 
 

 

经历过“变天再变天”、“U转再U转”那一连串无奈又失望的折腾之后,选民从此既怕了“许诺不兑现”的“权术当道”模式,也对“一人说了算”的“独裁专政”模式不敢恭维;他们既不要“政治青蛙趴趴走”的样板,更不要“手脚不干净”的贪腐政权。因此,在饱受“冠病蹂躏”、历尽“抗疫劫波”的艰辛苦难后,普罗大众似乎如梦初醒,不约而同、痛定思痛地问:“我们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政府?”

重视“肃贪”的评论员P.古纳斯加兰说,“换政府是肃贪关键”;重视“有效抗疫”的人则对政府SOP一再U转感到不满说,“协调失能,U转乱国”;此外有人要寻求“稳定的政权”,有人要营造“去除种族主义、宗教主义”以达成“政府照顾全民”的梦想。还有人什么都不要,只要“既能有效抗疫,又能救经济”的政权。

总之,“一遭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对政权的要求也就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抛弃极端主义

达祖丁教授在《“这个”大马已死》的评论中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是时候抛弃我们旧有的偏执的和极端主义的马来西亚概念,重新设计一种新的政治、新的人民和新的国家(模式),在那里,所有公民都互相依赖,所有国人都互相尊重和爱护,作为一个谦卑的生命,没有人比其他人更优秀,我们都需要彼此。尘归尘,土归土,在地平线上闪耀着新希望的曙光,一个所有人的新马来西亚。”

依笔者看,达祖丁教授心目中的“新马来西亚”概念,是一个各族人民抛弃过去一直存在的种族偏执与极端思维的多元、中庸、包容的马来西亚。在这里全民互相尊重、互相爱护,人人平等、人人互相依赖,没有人被遗忘、没有人被排除在外的一个“命运共同体”。

但在这个“第15届大选”到来的前夕,谣言满天飞,敦马预测这一届大选没有任何一个阵营能赢得过半议席,必须在选后拉拢拼凑足够的议席以组织政府。阿末扎希博士虽斩钉截铁说,大选不会与土团党合作,但对选后会不会与其他政党合作持开放态度。

于是,大选过后巫统与希盟合作被视为一种可能,巫统与火箭手拉手也由“不可能”变成“可能”。

总之,之前信誓旦旦的“不与贪腐者合作”的声明,可能变成了一句胡说八道的“空话”,为了“重返布城”,庄严的声明可以“当垃圾回收”,骂了人家几十年的“死敌”可以在一夜之间变成sayang sayang的“闺蜜”!如果这样的事都可以做,还奢谈什么“政治原则”、什么“从政理想”?

看来,来届大选即使换了政府,“稳定政权”、“廉洁零贪污”的理想恐怕依然遥不可及。至于,大选后大家能不能抛弃种族偏执与极端思维,能不能各族互相尊重、互相爱护,就要看组成执政大联盟的成员党的大佬们能不能“抛开私心”,“以国为先,以民为重”了?

当然还有人要求各族人民团结一致,通过“教育改革”与展开“新的发展计划”去追求“科技创新”、“产业创新”,“数码化经贸发展”以迎接“先进国”时代的到来。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