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en handel.

詹運豪:砂參組大馬50年之砂州政治与各族民意的演變

发布于 2014-05-15 12:06

詹運豪博士以20條分析及比較當初與現在的砂州政治与各族民意的演變。 他先為聽眾講解20條由何來,其內容包含了什麼,他的範圍及其變化為何。 另外,詹運豪也向聽眾拋出了四個與政治相關的“大問題”,看人民的意願以及政治環境是如何轉變成現狀的。 

 

 

14-5-14

20條由何而來?

 

三個主要論壇提及並討論了這“20條”,如下: 

 

1)MSCC(1961年8月至1962年2月) 當時的主席為Donald (Faud) Stephens

 

1961年至1963年之間,馬來亞、文萊、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的代表進行了4次會議(有記錄備忘,但是不是協定,所以並沒有法律約束力)。

 

2)諮詢委員會,北婆羅洲和沙撈越(亦被稱Cobbold委員會)

 

1962年2月19日至1962年月17日進行了35次公聽會(砂拉越20次,北婆羅洲15次)

 

3)英國馬來亞聯合委員會,政府間委員會

 

1962年8月至12月,該委員會完成了一份報告,即我們熟悉的IGC報告(Lord Lansdowne),這是比較官方的,且最重要的(當然,這份報告的還是屬於備忘錄性質的,不具備任何法律約束力)。

 

最後,在1963年7月9日草擬《馬來西亞協議》(Malaysia Agreement),這是一份受聯合國委員會承認的協議。(1963年8月15日至9月5日)

 

馬來西亞的成立引起了印尼及菲律賓的不滿(菲律賓認為沙巴屬於菲律賓的一部分,印尼則希望組成一個更大的且以馬來文化為主導的政體。) 馬來西亞成立也引起了一些對抗及動盪。 東姑也因此被迫展開新的意見收集。

 

但是,即便是“20條”在履行上充滿問題及爭議,但是因為它不是正式的文件,因此只能純粹從政治方面看待“20條”的問題和爭議,而非法律方面。

 

 

當年的Cobbold委員會(註:圖片非詹運豪博士提供,乃整理者為豐富內容而穿插。 Source: Tengku Razaleigh*: Understanding History of Malaysia is vital

 

砂沙參組大馬50年20條協議問題與爭議:

 

MSCC,Cobbold與IGC“保障”這些條件必須包含在新聯邦裡:

 

1)宗教 2)語言 3)憲法 4)聯邦領導 5)聯邦的名稱 6)移民入境 7)脫離的權利 8)婆羅洲化 9)英國官員 10)公民 11)關稅和財政 12)土著特殊地位 13)州政府 14)過渡期 15)教育 16)憲法保障 17)聯邦國會的代表性 18)國家元首 19)國家名稱 20)土地,森林,地方政府等

 

(注:砂拉越僅有前18條)

 

詹運豪列舉數個20條重要的項目,前後對比,讓人一目了然。

 

宗教:

 

IGC建議20條:1)砂拉越及沙巴的首長不得是穆斯林領袖;2)元首不得是穆斯林領袖。

 

現狀是:1)沙巴州於1973年修憲,以伊斯蘭教為國教;2)沙巴州於1985年修憲,元首為伊斯蘭教領袖;3)砂拉越於1981年修改憲法。

 

移民入境:

 

IGC建議20條:1)移民入境應保留在聯邦的清單裡,但該州屬可以立法規定入境控制,除了那些在聯邦政府工作的官員和法官;2)首長有權指示入境事務處處長取消許可證或通行證,且首長的決定不會被司法審查。

 

現狀是:1)在布特拉再也發佈公民權,“M計劃”;2)驅逐或拒絶反對黨(在野黨)政治人物及環保人士入境。

 

特殊地位

 

IGC建議20條:1)第153條憲法提及的馬來特殊地位應包括沙巴及砂拉越的原住民;2)關於第153條憲法在沙巴及砂拉越的應用必須諮詢首長。

 

現狀是:1)非穆斯林土著(non-Muslim Bumiputera)覺得自己是“二等土著”;2)新經濟政策(NEP,New Economic Policy)的實行在東馬普遍被視為失敗。

 

聯邦裡的國會代表

 

IGC建議20條:6位來自沙砂的議員;增加55個下議院的議席(由104增加至159,新加坡15席,沙巴16席,砂拉越24席)

 

現狀是:直到新加坡退出為止,東馬與新加坡可以否決2/3的多數議席。 目前,砂沙佔有的議席只有57/222(沙巴26席,砂拉越31席),並不超過1/3,只有25%。

 

婆羅洲化:

 

IGC建議20條:1)可能使用較低的資格;2)可能使用合同直到找到本地有合適的地點

 

現狀是:沒有官方數據,但是有大量的傳聞秩事證據

 

由此可見,砂拉越及沙巴參組大馬後並沒有獲得20條所述之全部保障,在權益上失去的比得到的少。

 

 

砂州不少的內陸地區的原住民面對沒有水供問題,河邊打水是生活上最普通不過的事(註:圖片非詹運豪博士提供,乃整理者為豐富內容而穿插。 Source:Impian Sarawak: Running Water is a Basic Right

 

往更深一點看,這個參組過程出現了什麼問題:

 

四個與政治有關的問題:

 

(一)脫離問題:少了新加坡,聯邦是否還“有效”? IGC說“不”

 

a) 沙巴事務部長Stephens在未被諮詢的情況下,帶領沙巴團體,呼籲檢討沙巴的地位。 —— 1965年9月13日他被東姑阿都拉曼強強迫辭退職位。

 

b) 砂拉越首長Ningkan不滿(在加入聯邦這個課題上)未被諮詢,但無暇處理,因州內還有其他課題。—— 1年後,也就是1966年,他被撤首長一職。

 

就這兩個例子來看,脫離聯邦不太可能。

 

(二)三個其中的一個,還是十三個其中的一個

 

原版:

 

第一條:按照馬來文和英文,聯邦命名為馬來西亞

 

第二條:聯邦應為:

 

(a)馬來亞聯邦,即柔佛、吉打、吉蘭丹、馬六甲、森美蘭、彭亨、檳城、霹靂、玻璃市、雪蘭莪及登嘉樓。

 

(b)婆羅洲,即沙巴及砂拉越。

 

(c)新加坡。

 

聯邦憲法後來“修改”為:

 

第一條:按照馬來文和英文,聯邦命名為馬來西亞

 

第二條:聯邦應為:馬來亞聯邦,即柔佛、吉打、吉蘭丹、馬六甲、森美蘭、彭亨、檳城、霹靂、玻璃市、沙巴、砂拉越、雪蘭莪及登嘉樓。另外,砂拉越及沙巴分別在7月22日及8月31日獨立。

 

(註:砂拉越在英殖民政府撤離後就算是“獨立”,所以有砂拉越獨立日是7月22日的說法。)

 

這意味着婆羅洲(沙巴及砂拉越)不再是1/3,而是一個聯邦下的1/13。

 

(三)“更美好的生活”的承諾

 

在經濟發展方面,對比半島,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沙巴及砂拉越在發展水平之下,如:運輸問題,航空連結,泛婆大道等等。 交通很大地限制了砂州的發展。

 

所謂的“婆羅洲化”被“馬來亞化”取而代之。 大多數的砂沙原住民(卡達山、杜順、姆魯族及達雅族)被視為“二等土著”。 另外,很多婆羅洲原住民也無法獲得公民權,婆羅洲化可說是徹底失敗。 

 

在天然資源方面,在Petronas石油開採法令下,砂州只能獲得5%的採油稅,普遍認為過低。

 

新經濟政策(NEP)只限(施惠予)穆斯林土著,並且歧視非穆斯林土著,尤其是基督徒。 這也是為信奉其他宗教的砂沙原住民感覺自己是“二等土著”。 

 

由此看來,更美好的承諾是沒有兌現了。

 

(四)徵詢人民的意見嗎?

 

- Cobbold及聯合國理事會說“確定”(Fixed)

 

> 1/3的人民:是,也許與不(要獨立)

 

> 從另一方面來看,是2/3不同意。

 

- 多數的英國長官決定推動聯邦計劃(1961年7月新加坡會議)

 

> Sir Alexander Waddell(砂拉越州政府);William Goode(北婆羅洲政府);DC. White(汶萊高級專員);Lord Selkirk(英國駐東南亞總事務專員)

 

種種跡象及行為顯示,馬來西亞聯邦是個被特定群體推動及促成的,並非婆羅洲人民的集體意願(或大多數群體的意願)

 

- 砂拉越:憲法令九大基本原則怎麼了?

 

根據1941年砂拉越州憲法序文的九大基本原則第8條原則:自治的精神必須被實踐,人民必須被教育以得到自治責任和公民權利的醒覺,進行自治。

 

- 新加坡“公投”:

 

> 沒有實質選項

 

選項A:我支持合併。在1963年的No.33敕書所載,在勞動,教育及其他事項上新加坡有自治權,並且所有的新加坡公民自動成為馬來西亞公民。

 

選項B:根據馬來亞聯邦的憲法文件,新加坡在跟其他11州平等的基礎上,我完全和無條件支持新加坡合併。

 

選項C:我支持新加坡在條件不遜於婆羅洲(聯邦給予婆羅洲的合併條件)的情況下,加入馬來西亞。

 

不只是砂拉越及沙巴,新加坡的加入也是個“笑話”。 

 

結論

 

 

 

  • 沒有履行有關保障,因為:一)聯邦政府太強大。二)亞庇及古晉跟吉隆坡一樣,被同一陣營所管轄。
  • 在馬哈迪“中央集權”之下(哈侖,沙巴團結黨PBS,泰益的特別安排)
  • 吉隆坡及砂沙首府持不同看法(吉隆坡隷屬於聯邦,亞庇及古晉有自治權,法治VS精神)
  • 本來應該在10年後重新審視,但是從來沒有。
  • 穆斯林群體成為最大贏家,非穆斯林土著成為最大輸家(卡達山族、杜順族、姆魯族因為“M計劃”;伊班族則因為土保黨)
  • 在官方層面刻意改寫歷史。
  • 社會媒體與新一代的沙巴及砂拉越人的不滿增加。 例如:面子書上的SSKM(沙巴砂拉越退出馬來西亞),婆羅洲聯合陣線(United Borneo Front,UBF),婆羅洲議程(Borneo Agenda),對英國採取法律行動,新殖民主義(New Colonialism),沙巴人的沙巴(SAPP),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NAP)

 

從種種現實及情況來看,東馬主要的困境是難以挑戰巫統及強大的聯邦勢力。 巫統及國陣向東馬輸出他們的“模式”,即馬來人至上,穆斯林至上,並且只有一方可以代表穆斯林及馬來人(也就是巫統)。 他們以完全支配的官僚作風施政。

沙巴所面對的問題可以供砂拉越借鑒。 巫統在1990年東渡沙巴,隨後大事“製造”穆斯林人口,其結果就是本土的穆斯林政黨組織銳減,而多個政黨代表非穆斯林。 其糟糕的結果導致了馬來人對抗非馬來人,穆斯林對抗非穆斯林。

現在,即便是我們這些砂州人民不想承認,但是我們卻已經是(馬來西亞公民,沙巴及砂拉越屬於馬來西亞一分子)。

在我看來,這無關“20條”,但關乎巫統/國陣“出口”的西馬風格政治/文化到東馬。 東馬人感覺到他們在“馬來人及伊斯蘭至上”的情況下,喪失了東馬特殊的政治、文化及社會環境。

(註:部分翻譯並不完整,可能與原意有出入,一切以錄音為准。)

 

 

聽眾交流環節(摘錄):

 

問:20條裡的第4條經濟條文,石油產品的進口及出口稅,礦物的開採及出口稅,這些都是包括砂拉越及沙巴的稅務,為什麼會變成5%? 來龍去脈? 為什麼砂拉越會去追討20%的出口稅?

 

答:以Petronas的事件簡單說明。 1974年財政部長東姑拉薩里(Tengku Razaleigh)要成立國企石油公司,在州出產油與聯邦的關係上,東姑拉薩里問兩個州的CM,他們都說5%足夠。 這也是5%的說法從那裡來。 

 

問:這麼重要的事,沒有經過州議會就由CM同意5%? 

 

答:這是因為砂拉越州的憲法,只要沒有觸犯憲法,CM有權利行使他的權利。 至於為何同意5%,我想如果耶谷(當時擔任CM)還在世,也許你可以跟他討個答案。  另外,我們也必須知道,這20條不是法律條文,它只是個備忘錄。這20條不能帶上法庭,這不是合法的文件,沒有法律的約束力。 而唯一有約束力是我國憲法,要將20條帶上法庭上挑戰任何因此而引發的問題及爭議是缺乏法律基礎的。

 

問:參組大馬時,沙巴及砂拉越與馬來亞有同等的地位,後來為何變成馬來西亞其中一個州屬? 砂拉越政權是否是馬來亞的殖民地?

 

答:馬來西亞聯邦好或壞,這是政治認知問題,好壞也是看你從什麼角度。 照西馬人來看,砂拉越人民要移居半島也是可以的啊。 這是現實的問題,不是普通的百姓說獨立就獨立。 而且,我想多數的商人應該不同意脫離馬來西亞,因為他們從中得益,他們看的是賺錢的機會。 再說,要脫離不是看你有沒有憲法及軍隊,而是其他國家承認不承認你。 印尼不會支持沙巴砂拉越獨立,美國不會同意,照我來看,現階段不會獨立,也不會成功。

 

問:以我們的政治局勢來看,非穆斯林可以成為州首長? 伊班同胞覺醒,是否能成為新任的CM?

 

答:法律上來看是YES,但是在實際上來看,我想你我都知道的…… 是NO。 為什麼? 因為聯邦擁有絶對的權利說YES和NO,聯邦不會說YES的(非回教徒擔任CM)。

 

問:是否可以像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那樣,舉行公投,然後加入菲律賓?

 

答:在我來看,一切都有可能。 馬哈迪的計劃,讓非穆斯林及沙巴原住民無法對抗(穆斯林),那就是加入更多的穆斯林。

 

問:聯邦憲法:公民權當中,在馬來西亞多久後就可以獲得公民權,但是卻有許多事,在領養的程序上少了些步驟,以致於在18歲被登記局沒收登記後,就變成人球,去哪裡都不是。 有這種情形該怎麼解決?(憲法精神上,在本土逗留超過N年就可獲公民權。)

 

答:對不起,我並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沒有辦法回答你。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