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 巴西代总统曾是美国线人

打印
分类:会讯

5月13日,维基解密发布的一条消息,让特梅尔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暴露在聚光灯下。解密网站在推特上公开了两份电报,声称巴西代总统特梅尔在担任国会议员时期,还扮演着“美国情报部门的外交线人”角色。 另外,加拿大《环球邮报》指出,一个事实是,目前巴西国会的594名成员中,有318人正面临起诉或接受调查,而罗塞夫本人还没有被抓住什么实质性证据。就连一向对罗塞夫政策持批评态度的《经济学人》也承认,目前对她的腐败指控是莫须有的。

 

 

 

 

 

维基解密爆料巴西代总统曾是美国线人 外媒热议巴西“政变”

 

观察者网时政组编辑

发表时间:2016-05-14  

 

本周四,巴西参议院投票通过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案,拉丁美洲最大的左翼政权或许就此走到了终结。来自中右翼巴西民主运动党(PMDB)的代总统米歇尔·特梅尔,将把这个深陷泥潭的巨大经济体带向何方?

昨天(13日),维基解密发布的一条消息,让特梅尔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暴露在聚光灯下。

巴西代总统米歇尔·特梅尔

代总统曾是美国线人?

据法新社报道,维基解密网站在推特上公开了两份电报,声称特梅尔在担任国会议员时期,还扮演着“美国情报部门的外交线人”角色。

这两份电报被标记为“敏感但不涉密”,其中记载了特梅尔同美国官员的谈话总结,以及美国官员对他和他的政党的评价。这两份电文被发往美国迈阿密的指挥中心和驻其他南美国家的外交机构。

维基解密称特梅尔曾是美国线人

这两份电文分别发于2006年1月11日和6月21日,特梅尔当时向美国驻圣保罗总领事克里斯托弗·麦克马伦(Christopher McMullen),以及另一名未具名的美国官员进行了汇报。

其时正值巴西前总统卢拉竞选连任,特梅尔向美方透露了民主运动党可能会在选举中挑战卢拉的计划。

特梅尔表示民主运动党将会赢得10-15个州长席位,并在参众两院中拥有最多的议席。“不管谁当总统,都得来跟我们商量。”

最终,卢拉和他的继任者罗塞夫都与特梅尔结成了13年的执政联盟,直到如今后者突然调转枪口。

不过美国方面对特梅尔和他的民主运动党评价却并不高。麦克马伦在6月份的那份电报中,把民主运动党形容为“投机分子”。“他们在意识形态和政策上都没有什么体系,无法提出和落实条理清晰的国家政治议程。”

维基解密公布的特梅尔与美方谈话记录

密会美国政治操盘手

另一个引人注目之处是,在最近的政治风波中,特梅尔还没等正式取代罗塞夫掌握大权,就已经提前向美国示好。

因报道斯诺登事件而闻名的巴西记者格林沃尔德等人创办的调查新闻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爆料称,今年4月19日,也就是巴西众议院通过罗塞夫弹劾案的当天,巴西民主运动党参议员阿洛伊西奥·努内斯(Aloysio Nunes)赶赴华盛顿,会见了一系列美国政府官员,以及与克林顿关系密切的游说团和金主。

努内斯此行据信是特梅尔亲自安排的。他获得了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Bob Corker)、资深成员本·卡丁(Ben Cardin),以及美国助理国务卿、前驻巴西大使托马斯·香农(Thomas Shannon)等人的接待,并参加了著名游说机构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的一个午餐会。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是由克林顿政府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布什政府的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创办的。

努内斯曾作为民主运动党的候选人参加了2014年的总统角逐,并输给罗塞夫。在如今的弹劾案中,努内斯成为一个重要的领导人物。

特梅尔的另一个举动也让人浮想联翩。有消息称,特梅尔打算在自己未来的经济部门中,给高盛巴西分部的主席保罗·莱米(Paulo Leme)提供一个职位。

“香蕉共和国”阴影回归

努内斯的美国之行被视为一次公关之旅,因为巴西正在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被国际社会视为一场政变。

加拿大《环球邮报》指出,一个事实是,目前巴西国会的594名成员中,有318人正面临起诉或接受调查,而罗塞夫本人还没有被抓住什么实质性证据。就连一向对罗塞夫政策持批评态度的《经济学人》也承认,目前对她的腐败指控是莫须有的。

《纽约时报》则报道称,特梅尔也卷入了巴西石油公司的腐败丑闻,并且刚刚因为违反选举资金规定而被罚款。此外,主导对罗塞夫弹劾案的众议员主席库尼亚和参议院主席卡列罗斯都深陷腐败丑闻。

《纽约时报》称,在过去10多年中,巴西政客们一直试图在民主选举中挑战劳工党,却每每失败。看上去,腐败指控只是“驱逐一位人缘不好的总统的借口”。

罗塞夫直斥国会的弹劾行为是一场政变,这一观点甚至得到了一向亲美的美洲国家组织的支持。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Luis Almagro)表示,该组织“对针对罗塞夫的行为感到担心,因为她没有遭到任何起诉”,而且“推动弹劾案的人,恰恰是已经被指控和被认定贪腐的国会议员们”。

或许,还是努内斯自己的话更加形象:他在华盛顿说,“我们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香蕉共和国。”

但无论如何,巴西和阿根廷这两个南美最大国家的左翼政府先后失势,曾经的旗帜委内瑞拉也正岌岌可危,“香蕉共和国”这个名词,在过去几十年中从未如今天一样刺眼。

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桑托罗(Maurício Santoro)指出,“努内斯需要面对的不是美国政府,而是美国的公共舆论。在这条战线上,他们正面临失败。”

(观察者网 编译/张广凯)

 

Wednes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