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与我们的美好缘份

打印
分类:会讯

 Image result for 拉维.沙尔玛(Ravi Sarma)  Related image

拉维:这次西马,东马,泰南,新加坡,泰国和印尼老友在诗巫大会师,大家都倍感亲切,因为我们都曾经为了美好而崇高的理想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战线上付出过,奋斗过,贡献了人生中最珍贵的时光。不管后来的结果如何,老友们都无怨无恨,不忘初心,继续以各自的方式为人民做着有益的工作,有尊严地在社会生活,推动着社会的进步。我非常荣幸和自豪能参加这场规模巨大又意义深远的聚会。我们全家祝愿亲爱的战友们为人民的正义事业继续努力,更希望我们有缘再相会

 

                    砂拉越与我们的美好缘份

                      -参加诗巫九月老友大聚会感言        

             Related image

作者:   拉维.沙尔玛(Ravi Sarma)  

日期:2017年 9月 18日

 

今年三,四月间收到前北加里曼丹人民军老友余清禄的电邮邀请,说要于九月初在诗巫举办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暨老友大团聚。我连想都没想就查了机票,并立即买了下来。之后就一直盼着九月这一时刻的到来。

 

九月一日这天,我乘坐亚航班机从吉隆坡机场飞到向往已久的砂拉越。这世界也真小,在同个班机上还与泰国老友不期而遇(去年十二月我们访问泰北时认识了这些前泰国人民解放军的老友),原来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到诗巫去参加老友大团聚。

 

飞机下降时从机窗里望着美丽的砂拉越海岸线,郁郁葱葱的大地,心情不禁激动起来。北加里曼丹-北加里曼丹人民武装-北加里曼丹共产党,听了几十年的地方,多么熟悉又令人尊敬和钦佩的革命组织啊!

 

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我就迫不及待地叫上一辆出租车直奔聚会地点晶木酒店,只想快点见到余清禄老友和砂拉越老友们,快点见到来自西马,泰南,泰北,印尼和新加坡的老友们。酒店大堂充满各国各地老友的欢声笑语,泰国同志们还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大家都纷纷合影留念。我兴奋极了,又见到前马来亚人民军第十支队的老战友,一聊起来就有说不完的话。

 

在那几天隆重而热烈的各项活动中,我们大家经历过的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像电影似的,一幕幕地在脑海里闪过。

 Image result for 拉维.沙尔玛(Ravi Sarma)

记得在北京上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砂拉越老一辈反殖斗士文铭权叔叔和王青阿姨(原名王馥英)。文叔叔是父亲P V 沙尔玛(P V Sarma)的挚友。一九六六年他们一起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亚非作家紧急会议。父亲作为马来亚的代表,文叔叔作为北加里曼丹的代表在会议上发表了富有战斗精神的讲话。他们和其他与会代表受到伟大的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在集体合影时,文叔叔和父亲就站在毛主席身后。

 Image result for 拉维.沙尔玛(Ravi Sarma)

一九六六年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驻中国代表团在北京成立,父亲被任命为团长。我看到文叔叔常到在北京三里屯的代表团办公室与父亲促膝长谈,他还出席代表团举办的各种活动,支持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代表团的工作。

 砂劳越解放同盟领袖文铭权,在五十年代初的档案图片,当时他年约廿岁。

文叔叔(文铭权)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个头不高,略微发胖,谈吐温文尔雅,话语不多,总是深沉地思索着。他非常喜欢我们这帮小孩儿。父亲只告诉我和弟弟妹妹,这位叔叔来自砂拉越,和我们一样是搞武装斗争的,但是没告诉我们文铭权叔叔的真实身份。

 

一九六九年我们南下湖南筹备开办广播电台,同年十一月十五日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开始播音了。在我们的广播中北加里曼丹人民武装的战斗消息和马来亚民族解放军的战斗消息一样,必定是节目的头条。只要在公开报纸上或外电有北加人民武装与政府军作战的消息或群众斗争的消息,电台的编辑就写出相关的消息或报道,在电台上广播出去。

 

一九七四年三月砂拉越人民武装斗争遇到重大挫折,人民武装力量遭受严重损失时,我们电台的同志们无不为北加战友们感到担忧和惋惜。正在这时,我们电台收到北加里曼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文铭权针对这一事件发表的声明,并以马来文,华文和泰米尔文播出。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在北京认识的文铭权叔叔原来是北加共的最高领导。我们真是兴奋啊。我们认真地把声明从华文翻成泰米尔文,一字一句地校对,然后以庄严的语气广播出来。不久我们还收到《北加里曼丹人民军进行曲》等革命歌曲的录音带,每次播完有关北加的文章报道后就播放一首北加歌曲。我肯定地说,在我们心中,马来亚-北加里曼丹人民武装力量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却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北加人民武装的每个消息都牵动着我们的心,对北加人民武装的胜利战斗我们都一样的欢欣鼓舞。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马共,马来西亚政府及泰国政府三方在泰国合艾签订和平协议。来年,我离开马泰边境前马来亚人民军第十支队的和平村又来到中国,在北京我再一次见到王青阿姨。她非常关心地询问了我们部队的情况,我也如实地介绍了自己所知道的和谈的过程和协议的内容。

 

这次庆典活动中,砂拉越中区友协组织老友们到诗巫友谊亭烈士纪念碑祭拜在北加人民的民族独立和解放斗争中,在拉让江流域牺牲的成百上千的烈士,老友们鲜花三鞠躬,向烈士们致最崇高的敬礼!各地老友敬献的挽词写到:“拉让江流域牺牲的同志,‘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安息吧!烈士们!您们的精神将与日月山河同在,永垂不朽!我们永远怀念您!”

 

中区友协还组织了拉让江之游,几百位各地老友搭乘两艘大快艇,沿江而上,听着余清禄和张锦兴老友的讲解和拉让江游击区的故事,我仿佛看到年轻的游击战士紧握钢枪,在雨林里行军,在江河上划船行进;我仿佛看到战士们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奋不顾身,英勇作战,歼敌夺武;我仿佛看到一队队北加人民军指战员深入各族群众,亲切交谈,开展群众工作。北加里曼丹第一大河-拉让江记载了北加人民军和各族人民反抗暴政,争取自由解放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令人肃然起敬!

 

这次西马,东马,泰南,新加坡,泰国和印尼老友在诗巫大会师,大家都倍感亲切,因为我们都曾经为了美好而崇高的理想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战线上付出过,奋斗过,贡献了人生中最珍贵的时光。不管后来的结果如何,老友们都无怨无恨,不忘初心,继续以各自的方式为人民做着有益的工作,有尊严地在社会生活,推动着社会的进步。砂拉越的老友们正是大家的好榜样。

 Image result for 拉维.沙尔玛(Ravi Sarma)

我非常荣幸和自豪能参加北加里曼丹战友们组织的这场规模巨大又意义深远的聚会。我们全家祝愿亲爱的北加战友们不断取得成就,为砂拉越沙巴人民的正义事业继续努力,更希望我们有缘再相会。

                                                                                    

写于2017年9月18日,新加坡

Thur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