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ijin Ak Ubong

打印
分类:会员通讯

悼文

 

 

  今天我們懷著極為悲恸的心情,追思与悼念前北加里曼丹人民軍戰士、伊邦族先進代表-之一-Serijin Ak. Ubong於5月22日,因發生車禍而不幸與我們永別了。我們為失去一個跟我们二十年並肩戰鬥的親密戰友深表痛惜與難過。

  Serijin于1963年12月8日出生於加拿逸Ng Dap。他在当地念過半年多的書。他的父親Ubong Ak. Nuing參加左翼人联党和革命地下活动。他先後曾擔任人联Ng Dap分部主席、诗巫支部委员、中央委员。反动當局要追捕他,1968年他就毅然參加北加里曼丹人民军,并随洪楚廷上了边区。

  1971年5月,Serijin當時才八歲,就跟母亲两位姐姐随父亲一家五個一起加入拉让江中游武工队的行列,后跟父母转到下游武工队。1974年初斯里阿曼行動期間,70多%武裝人員出去了,他們却堅持戰斗在艱苦的武裝戰线上。1978年又回到中游,轉進边区重建基地,直到1985年作為最後一批撤離边区,轉到第三支队,再奔赴第四省等東北新區,直至1990年實現和平。

  回返家園後,他長時間在美里與民都魯砖厂工作。他雖然收入不多,但一家六口還能過着和諧穩定的生活。约10年前,他在Sg Jelalong种了近千棵的油棕。他一邊在磚廠工作,一邊乘週末前往三個小時車程之外的油棕园工作,兩地来回奔波,工作夠辛苦,但辛勤勞動却改善了家人的生活。他勤奮努力的精神,值得讚賞。

  回返家園後,他仍然保持一股正氣。他在為生活與照顾家庭而拼搏的同時,他也關心社會,參與進步社團與政黨的活動。這種不忘初心,继承和發揚光榮鬥爭傳統,確實難能可貴。

  從小在革命大家庭里長大的他,熱愛部队,热愛游击斗争。他積極的參與被分配到的各項任務:跟隨同志們深入群眾中進行宣傳教育工作;他是個出色的獵手,上山下河捕抓魚獸猎物,為集体解決与改善伙食,做出大的贡献;他时有參加勞動生产、制造枪弹、交通運輸等項工作。在近20年的革命歲月裡,他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業績,但他的参与与堅持所能影響與起的作用及所作出的貢獻,不是一般华族同志所能比擬的。

  他努力學習,积极向上,不但能夠熟练地掌握自己伊邦语文,对華语华文讲、读和寫也能运用自如。

  他立場堅定,旗幟鮮明,不為各種困難所屈服,不為敌人屢屢威胁压迫所嚇倒,也不為各種誘惑而動搖。不管在老區還是新區,也不管是在高潮還是低潮,他都始終堅定不移、堅強樂觀的戰鬥。

  不能不說,亲爱的母親和二姐為革命牺牲了,亲人先后都離開了自己,一家只剩下他最小的一個,這對他的思想與情感是極大的震撼與衝擊。当时可谓天空黑云低压,消极氛圍籠罩四周。要頂住這接二连三的压力,需要有多大的定力与靭劲!而他畢竟最后頂住了!他堅定自己的革命信念,堅持以革命為主,集體為先,决心堅持战斗下去。好一位同志!让我们向他具有这种“寧可犧牲小我、也要成全大我”的可贵精神致敬。

  在部隊裡,他跟同志們親密相處,堪稱華伊民族團結的典範。 特别是 1986年後,部隊裡絕大多數是華族同志(後期也有徵收了幾位土著新兵)只有他是唯一伊邦同志。他講一口流利的华語,用華文书寫文章日记,跟華族同志沒有一點隔阂,形同一家,親密無間。同样,華族同志也不因他是“少數”民族而受到歧视;相反的是予以尊重,親如手足,團結成一個人。这跟當前实行的種族主義的社會對比,真是有天壤之別!

  Serijin的一生是戰鬥的一生,是為人民服務的一生。他愛祖國,愛人民,維護正義,追求真理,成為畢生為我國的獨立與人民事業奮鬥的愛國伊邦先進分子,不仅成為伊邦族,也是我國各族人民學習的好榜樣。

  今天,他雖然離開了我們,但那風風雨雨的經歷,同生共死的戰鬥情谊仍铭记在我们心中。安息吧!親密的戰友,一路走好!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