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组歌—红军不怕远征难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长征是一部壮丽的史诗。红军以超乎寻常的毅力,战胜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越过了人跡罕至的雪山、草地,经歷11个省和2万5千里征途,1935年10月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完成长征。

 

读潘友来君大作《长征组歌红厦大传承远》,忆起当年在云南园宿舍听禁歌的兴奋,无限感触,赶忙抽出多年前购买的《长征组歌》光碟重听。这张光碟是香港雨果製作有限公司根据1976年版本,重新灌录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友歌舞团演唱及伴奏。光碟的效果当然比不上现场演唱,却也足以解癮了。

6月21日,厦门大学100位合唱团歌手、50名交响乐成员,在首都中国华小礼堂呈献了《长征组歌》音乐会。潘君说:「长征气势波澜壮阔,这个舞台或许承载不了歷史謳歌;但是歌声飘扬,唱出了另一种传承光辉……」长征的精神,正是发挥战友们在最艰苦时刻依然谨守理想,不屈不挠、互相扶持、同甘共苦的革命气概和坚韧意志。

长征是一部壮丽的史诗。1934 年8月,中国共產党领导的10万工农红军,为了避开国民党的第五次围剿,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战略转移。红军以超乎寻常的毅力,战胜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越过了人跡罕至的雪山、草地,经歷11个省和2万5千里征途,1935年10月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与徐海东、刘志丹领导的红军胜利大会师,完成长征。

1965年,参与长征的萧华根据他的经歷,创作了12首形象鲜明、感情真挚的史诗。作曲家晨耕、生茂、唐訶、遇秋选择其中10首,分別描绘了10个环环相扣的战斗生活场面,巧妙地把各地区的民间曲调与红军传统歌曲的曲调融合在一起,匯成一部主题鲜明、形式新颖、气势磅礡、风格独特的大型声乐组曲《长征组歌》;是年8月1日首演后,很快传遍全中国。

没有参加长征的江青和林彪妒忌老革命家们的贡献,文革期间,《长征组歌》遭禁演;1975年,刚復出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邓小平,要求有关部门为纪念中央红军长征胜利40週年,復排《长征组歌》;同年10月,经过修改的《长征组歌》在北京展览馆剧场公演,连演45场,场场爆满,过后再度遭禁演;1977年7月,《长征组歌》连同《黄河》钢琴协奏曲,在上海文化广场隆重举行文革后第一场公演。

《长征组歌》本来有「总政版」和「战友版」两个版本。时乐等人谱曲的总政版因文革的干扰和破坏不知去向,现存的只有由唐訶等人谱曲,战友文工团演出的战友版。

《长征组歌》是继冼星海《黄河大合唱》后,在中国舞台演出场次最多的大型音乐组曲,同被誉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竟因政治因素在中国艺坛消失整10多年,是政治干预文艺的典型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