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荣任生平点滴(于东)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张荣任是砂拉越解放同盟的主要创建人之一。砂盟领导的革命运动,影响着近半个世纪砂拉越人民谋求民族独立运动的全过程。因此,对砂盟历史地位极其重要的发起者张荣任的研究是具有意义的。

 

 

对张荣任生平的点滴考究

作者: 于东

作者按: 本文早在2009年12间完稿,后因某些原因未公开发表和仅电邮给友人参阅一一记忆中某友人曾在一网站贴出。促使笔者写本文的动因,仍是当时读了一本《江河浪淘沙》的 “史书”,当中有一段叙述张荣任不完整生平 ,感觉有误和缺正确,所以动笔而成。最近又读了一本由香港足印出版社于2013年1月出版的《砥柱中流》中有一文 “张荣任传奇故事”后,笔者觉得有必要将此文公开发表。希望借此让关心砂拉越现代史者对这位历史人物有较完整和较正确认识,并给予公正评价)

张荣任是砂拉越解放同盟的主要创建人之一。但对张荣任的生平(身世),长期来未有较详细的资料记载。因而,引起人们对他身世感到神秘。

1953年7月,砂拉越解放同盟成立后,他如何从新加坡潜回砂拉越;回来只有半年多为何又离开;离开后为什么中断了联系:离开后做了什么事;后来在印尼的生活情况怎么样;为什么直到去世都没有向任何人交代当年离开亲手缔造的砂盟?等等。

我以为上述问题都值得关心和研究历史者去考究的。因为,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的砂拉越革命运动,影响着近半个世纪(现代)砂拉越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统治,谋求民主民族独立运动的全过程。因此,砂盟的历史地位是极其重要而其发起者的历史地位如何定位等都是对研究历史具有意义的。

一,家庭背景与少年时代

祖籍中国福建潮州。父母早年从中国老乡到印尼西加里曼丹之三发市谋生。1925年,张荣任出生于三发,排行老三。约在日本南侵前数年,父母举家迁来古晋谋生,在古晋市镇从事家庭式京果杂货生意。这样张荣任便在古晋求学和长大。战后进入古晋中华中学就读,初中三毕业后,转进圣约瑟英校就读并考取剑桥文凭,离校后,在古晋中华中学教书。

张荣任年青时,求知欲望强,喜爱阅读,阅览众多当时(1950-1952年)来自中国、香港的进步书刊,并接受了马列主义学说(注1)。

                  二,参加进步活动和筹建砂拉越解放同盟

1950年到1952年间,积极参加和领导进步华侨青年会和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活动。期间,他在古晋中华中学教书,就以其教师身份为条件(掩饰)向教师和学生传播进步思想。

1951年10月,与郑祝聪、丘立本等发起组织砂拉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于1951年10月29日发动和领导中华中学学生罢课斗争,反对张俊校长勾结英殖民政府镇压学生进步爱国活动。

1952年底,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解散。12月取道新加坡回中国。在新加坡逗留期间,意外的遇见一位《抗英同盟》的友人。在该友人劝说下,放弃回中国的念头,留在新加坡,加入《抗英同盟》的活动。

在新加坡参与反英国殖民斗争,不久身份暴露,遭受英殖民政府的追捕,因而,他便转入地下活动。

不久,受马共委托,领导砂拉越革命运动。这期间,通过秘密通信方式与古晋的文铭权、郑祝聪、丘立本建立联系,筹划成立砂拉越解放同盟。

1953年7月,在马共授意下,指示文铭权成立砂拉越解放同盟(注2)。

三,经过印尼潜回砂拉越

1952年底,马共新加坡市委成功建立了新加坡、印尼棉兰和椰加达间的秘密航线。

负责这条航线的是《抗英同盟》的成员张泰泉(原名是张大永)。刚好他的母亲是从事“水客”贸易生意,定期来往于棉兰-新加坡-椰加达之间,因而熟悉水路,与船员们关系良好,而且母亲也是支持革命的群众。所以在母亲配合和支持下,每次都能顺利完成任务。

据悉,当时在新加坡活动的革命者,当身份暴露后,都难以在新加坡立足,要转移到马来亚半岛内陆困难很大。所以大多数是先转移到印尼后,再转移至中国和马泰边界。在印尼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不但有条件隐蔽,还可以搞到新的身份证和护照。

当张荣任接到马共指示,要转移到印尼和潜回砂拉越领导革命运动时,马共市委黄明强为此做了安排。

1954年2月间,张泰泉依据黄明强的交代,按时到新加坡当年最贫困的居民区-----火城木屋区,找到张荣任,对上暗号,接上关系,即时带张去到码头,上了即将开航去椰加达的KPM轮船。

张泰泉回忆说:张荣任自我介绍叫小张。他身材矮小,皮肤黝黑,戴着一副如瞿秋白等左翼人士常戴的圆框近视眼镜。在船上,泰泉介绍了母亲和胞妹给他认识。船启航后,他紧张情绪渐消,明显轻松起来,开始谈笑。发现他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荣任对他说,读过英文本的“共产党宣言”,还即席用英语背诵了其中一段给他们听。泰泉觉得他谈吐风趣,知识渊博。

船抵达椰加达后,泰泉将荣任安顿在Pasrpagi 附近一间马共人员平常落脚的旅社。之后,荣任便单枪匹马到西加里曼丹潜回古晋(注3)。

                    四,回砂拉越后,又倒回印尼

1954年3月初,按事先约定,文铭权到印尼西加某地与张荣任接头,3月12日秘密越过边界,潜回砂拉越古晋。回到古晋后,与文铭权一道积极开展砂盟的组织工作,吸收了一批先前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成员入盟,亦将1952年底由文铭权主持成立的进步教师会和同学会一并入砂盟,建立了各级领导机构,全面开展学运工作。

张荣任的胞弟荣侨就在这时由文铭权引荐,由张荣任监视下,在马克思、列宁画像前宣誓加入砂盟的。荣侨回忆说:宣誓是在树林中的一个临时搭建的小茅屋里举行(注4)。

经过几个月工作,组织建设渐完成,他们吸取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经验,加强了组织纪律和保密工作,借鉴马共地下工作的经验,制定了自己的严密细则。

1954年10月,张荣任精神上顶不住东藏西躲、不安定的艰苦生活,要求文铭权安排他潜去印尼。于是离开古晋越过边界到了印尼去。

可是,这一离开,再没有与文铭权和砂盟保持任何联系,完全中断了与砂拉越的革命运动的关系(注5)。

1954年2月带领张荣任从新加坡潜到印尼椰加达的张泰泉于1954年12月间,得到曾安顿他住宿的那间旅社的朋友通知,小张(荣任)回来了,并说,好像精神处于紧张、恐惧状态,生怕见人。于是泰泉就前往探望,但发现已搬至邻近一间廉宜旅店居住。之后,在泰泉及其母亲关照下,张的情绪渐得以安定下来。

张荣任情绪稳定后,向泰泉述说了他回砂拉越后的情况和为什么又倒回椰加达。他说:潜回砂拉越后,东藏西躲,一个人栖身森林中,慢慢的使他精神支持不住,于是决定倒回印尼。到了椰加达后,去了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申请去中国。又说:他这种行为自行离开组织,是逃兵行为,内心深感自责,所以精神负担重,情绪不好。

                                 五,在印尼的生活

张荣任在张泰泉关心下,与黄明强、余柱业商量后,就将他安排到马共于印尼出版的刊物《觉醒》编辑部工作,主要负责翻译苏共英文周刊《新时代》上的文章(之前误将《觉醒》刊物为印共出版之)。

一次张荣任与《觉醒》的一位同事出差去东爪哇,在列车上与对面座的一位洋女人搭讪,一路上谈笑风生,结果发展到俩人同居。泰泉他们知道后,几经力劝,他执意不听,不久便自动离职。从此,泰泉等马共人员没有再与他联系。

较后泰泉得知,张荣任与洋女人离异。到巨港一所学校去教书。期间,凭着其语言能力(当时印尼很少人会讲英语),博得当地一位富商青睐,招为女婿(注6)。

这时,他化名为张连忠,隐没身份。据说,张连忠原是当地一名华侨青年,年纪与张荣任相近,病故后,就取之身份证使用。在巨港教书数年后,移居椰加达从商,入印尼籍,改名JameSutono.

张荣任胞弟张荣侨(注7)在和平行动后,走出牢门,较后他们兄弟间取得了联系。张荣任于1987年曾持印尼护照到古晋探亲,后转道亚庇与胞弟张荣侨会面(当时张荣侨在亚庇一建筑公司任职。兄弟俩于1954年在古晋分别后第一次见面)之后返回椰加达。1988年因糖尿病,引发并发症,医治无效逝世,终年63岁。


注释: 
1. 依据张荣任亲属口述资料整理。
2. 引自未公开发的“革命历史片断回忆” 一文。
3. 参考自张泰泉回忆录:“地下航线解密”。
4. 张荣侨口述。
5. 同注(2) 。
6. 同注(3) 。
7. 张荣侨是荣任胞弟,为古晋中华中学校友,加入砂盟后不久,被派往诗巫负责开展诗巫市学运工作,1959年出任人民联合党诗巫支部党部执行秘书,1962年7月21日被英殖民政府引用 “限制居住地法令拘押;12月11日又遭英殖民政府采用 “公安法令”逮捕而长期监禁,至1974年出狱,现退休居于古晋。
(2009年12月初稿, 2013年8月修稿 )

Saturday the 1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