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加华人“失去的一代” 续23(森林里捡回来的妹堂)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在 MayaSopa的森林地带,军队就停了下来。有东西在路上,感到在森林里有东西在动,士兵们相互询问。靠近一看,果然是人的婴儿,看到有人的婴儿在森林里,他们开始互相发表意见。有的要求杀掉婴儿。不过,凌根不允许,他反而要把婴儿带回家里...这就是从森林里捡回来的妹堂

 

西加华人“失去的一代”

第十六节:失去的一代 

      森林里捡回来的妹堂 

      如果不知道我们的来龙去脉,生活会有什么感觉?如果不知道我们父母的样子和形象,生活有什么感觉?实际上,一个孩子的生活开始是模仿和学习生活上最靠近的人——父母亲。

  如果是生活在与实体状况不同的范围内,会有什么感觉?

  我在妹堂的身上得到了答案。妹堂41岁,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在日惹深造。

  妹堂的丈夫是公务员,孟加映县农业局的官员,名字叫嘉杜,他是达雅栢卡迪族,嘉杜刚读完硕士学位,他经营一家贩卖肥料和农药的商店,由妻子妹堂料理和看管店务。

  妹堂个子中等,皮肤洁白清秀,她戴眼镜,在眼镜后面,一对细小眼睛清晰可见,目光带有悲伤。虽然讲话经常带着笑容,但我感受到,她内心有难言苦衷,涉及到其来源和历史。

  那天中午,我在孟加映市场近桥处的肥料店会见她。她正在安排手下扛抬几包肥料到运输车上。

  妹堂是凌根的养女。凌根给妹堂换了几次名字。小时候,她经常生病,就被给予换名,“妹”一字是从“阿妹”的名字而来,阿妹是华人对女性的称呼。堂,只是方便称呼而已,因此就取名妹堂。

  妹堂出现的历史我是从凌根听来的。本来很难以说服他讲述故事,但我向他一再解释这故事对这一代人有重要的意义,他才肯细述故事。凌根担心,该故事会令妹堂感到悲伤。就是这样凌根很爱惜他的养女。

  凌根有10位孩子,活到现在的还有4位。凌肯参加帮助军人,扛抬一些设备、大米、武器和其他,有一次在从孟加映到沙玛兰丹的路上,军人团见到一个约一岁的婴孩。

  当时是下午,在 MayaSopa的森林地带,军队就停了下来。有东西在路上,感到在森林里有东西在动,士兵们相互询问。

  “那可能是小鹿子吧?”“那不是小鹿子,是人的婴孩。”

  靠近一看,果然是人的婴儿,看到有人的婴儿在森林里,他们开始互相发表意见。有的要求杀掉婴儿。不过,凌根不允许,他反而想把婴儿带回家里。

  “不要养育华人孩子,何况你还是单身汉。”他的朋友说。

  有些认为单身汉要拿婴儿养将难于找到对象。简单的逻辑是,要与曾结婚或有孩子的人结婚,任何人都会再三考虑。

  凌根把该婴孩带回家,颈项曾挂上朋友的小剑。有人要杀她,但凌根强硬养育那位婴孩。

  到达莫洛村后,妹堂被寄养在凌根的兄弟 Alex家里。凌根成家和 Alex去世后,妹堂就带回家里。

  凌根对自己的孩子和养子一视同仁。他把妹堂好好照顾,为了爱惜妹堂,他不愿让自己的孩子受高等教育,担心如果妹堂知道真实情况后,会离家出走,不承认他是养父。

  小时候,妹堂时常会被一同玩耍的朋友嘲弄:“你是华人的孩子,那里会没有人和你做朋友?”

  妹堂难过地听到朋友的嘲弄,当她6岁时,她开始知道自己不是凌根的亲生孩子。最后,她询问凌根。“我的父母在那里?由于一直被朋友嘲弄,被人称为迷途的华人。”妹堂问其养父。

  凌根说:“那是朋友们的玩笑,你听了不可悲伤。”


(三十二)小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