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加华人“失去的一代” 续21(莉丽丝即秦甜妹 的故事)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一家7人被包围起来。莉丽丝和两位妹妹颈项被挂上红布,这标志着她们获得保护,不得被干扰。父母和两位兄弟被逮捕,他们四人被带到直木港柏拉萨河边(SungaiPerasa),正是在这河边,四人都被砍头杀掉,.....

 

上述是1997年的排华暴行相片,1965年暴行的规模更大。

 

西加华人“失去的一代”

第十五节:被拯救、养育和娶为妻子

通常称为莉丽丝(Lilis),原来她真名是秦甜妹,56岁。莉丽丝出生在三发县直木港(TebasS)镇杉巴莱村,她的生活充满辛酸苦辣,皮肤黝黑,不再肌白清秀了,阳光晒黑了皮肤,每天她务农种稻。

她也会种植蔬菜水果,她屋后有农园,种香蕉、番薯和其他杂粮,她和丈夫古帮(Gubang)一起工作。莉丽丝也在孟加映车站开咖啡店,店面多由儿子看守和照顾。

古帮是一个充满关怀和负责的男子,体载瘦小,他原是孟加映达雅栢卡迪族,莉丽丝和古帮住在孟加映鲁玛尔村另有一段历史故事。


父母兄弟四人被砍头杀掉

莉丽丝是五位兄弟姐妹的老大,三位女和两个男孩,她们和父母住在杉巴莱村,父亲名叫秦兴隆,母亲名为张梅菊,一家7口艰苦为生。当时,莉丽丝11岁,两位弟弟约9岁和8岁,妹妹芝杜7 岁,最小妹妹为芝妹,5岁。

她们的屋子和别人距离较远,由农园分割。住在离大路较偏僻地方,一家人务农过活。

他们一家不知道会有大示威。屋子与邻居距离较远,在发生事件之前,她们靠近大路的邻居都逃难到三发,整个乡村静寂,居民离家出走。她们一家也被迫走路逃向直木港(Tebas)市场。在市场内,有很多华人居住,靠做生意为生。

当华人被驱逐时,也有人有意反抗,他们制作一些工具和弯刀,如果无法反抗,他们准备逃入森林。

莉丽丝父母一家7人走向直木港市场,未到达市场时,他们在大路上碰到示威群众汹涌朝向直木港市场,示威人群约有800人,是从鲁玛尔村一带跑来的。

一家7人被包围起来。莉丽丝和两位妹妹颈项被挂上红布,这标志着她们获得保护,不得被干扰。父母和两位兄弟被逮捕,他们四人被带到直木港柏拉萨河边(SungaiPerasa),正是在这河边,四人都被砍头杀掉,莉丽丝是后来从目睹者知道这一事故。

此后,示威群众继续前行,从杉巴莱村到直木港市场距离约5公里。莉丽丝和两位妹妹被寄放在最靠近的乡村。

示威群众继续向直木港市场进攻,他们原计划早上五点开展攻击,但大约四点时,整个直木港市场路上就布满几百位武装的军队。

古帮,现年54岁,他是鲁玛尔村民,当时也跟着大示威,他回忆说:“当时,由于群众不愿后退,军队就向空中开枪警告,当示威群众还坚持前进,军人就向地面开枪。”

 

政府假意逮捕Pet rusKate 以显示有人“负起责任”

一天后,示威群众回到孟加映,莉丽丝和两位妹妹得到他们接回,带到孟加映鲁玛尔村。在大示威中,军方逮捕了被认为是示威的领袖,名字是Pet rusKate,他被扣留和坐监12个月。当时军人询问,谁是领头人,他举手承认,这项逮捕是政府假意显示有人负起责任。

古帮说:“在三发的公司监牢内,PetrusKate还获得薪水和养得胖胖的。”


(三十)小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