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探讨汶莱12·8事变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于东
 
1962年12月8日凌晨(零时至二时),汶莱人民党之国民军,分别在汶莱、林梦等地方,对政府机关、警署、军营发动武装攻击,一度占领许多处的政府机关、电台,几乎控制了汶莱全境。为数不多的英国雇佣军(辜加兵)根本不是国民军的对手,一夜间,江山几乎变色了。

 这事件发生后,各国左派力量称为“武装起义”,西方和右派势力称为“武装叛乱”。

 事 变发生的当天下午,英国开始从新加坡、马来亚等地调动军队前往“平乱”。三天后,国民军全面瓦解,除一部分人被英军击毙外,多数被俘和投降。汶莱人民党一 些领导人包括主席阿查哈里(他当时身在菲律宾准备前往联合国)流亡印尼。这项闪电式“起义”到迅速瓦解,在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下,没有人提出质疑或可能另有 内幕。

  同年12月11日(即事变发生的第三天),邻邦砂拉越的政治部从容的 在各地一举成功逮捕一大批左翼人士,当中有砂拉越解放同盟的中央委员、省委、人联党的中央和地方干部等。这项行动是英国在砂拉越首次动用“内部安全法令 ”,其理由是防止这些人仿效汶莱的“叛乱份子”在砂拉越发动“武装叛乱”。

 大逮捕后不久,砂拉越解放同盟中央委员林和贵(唯一剩下的中委)决定开展武装准备工作,其理由主要是:英国人已堵塞了和平宪制斗争之道路,这就促成了以后27年砂拉越社会动荡历史。

 事过境迁,不时都有研究社会或历史的人士学者提出新的议论。

 汶 莱事变事隔40年后,前新加坡“政治犯”、前《马来前锋报》总编辑赛·扎哈里在2001年出版的回忆录《人间正道》中,针对汶莱事件写到:“……这一项要 求北加里曼丹独立计划遭英国的破坏……,英国派出奸细以破坏阿查哈里的计划。1962年12月8日爆发的汶莱起义是英国特工挑衅和刻意安排的结果。”

“1996年5月,我到印尼茂务的阿查哈里住家跟他作一项访谈。……… 他也对英国特工混入汶莱人民党及装扮成该党的支持者感到遗憾。”

 2008 年11月6、7日在新加坡亚洲研究院举行的北加里曼丹共产党历史对话会上,一位澳洲籍的教授、历史学者发表他的意见说:当年的汶莱武装事件,有许多疑点, 有可能是英国当局的一项政治阴谋;马来西亚计划是英国人维护本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利益的计划。他进一步说,英国人明白,对付左翼的反殖力量,单靠抓, 是抓不完的,只有通过武力,才能毁灭之。但用武力需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只要使你先拿起武器,我才能“名正言顺”地用武力消灭你。
 他说,这事件有很多的“巧合”,需要进一步去发掘和考究。

 至今事隔46年了,现在应该是重新去发掘其内幕和考究真相的时候了。

 笔者认同对此重大历史做重新审视和考究的相关资料和迹象有:

1.    1956年阿查哈里联合一批马来青年组织成立汶莱人民党。当中有一些人和印尼共产党和左翼人士有关系,另有一些人与砂拉越反让渡人士(马来青年阵线)有关系。人民党一成立,就领导和组织人民进行争取国家独立的运动。
1957年人民党代表团去英国伦敦,与英国殖民大臣桑迪斯进行修改宪法,争取汶莱独立的谈判。谈判失败。
1959年阿查哈里再率代表团前往英国伦敦谈判,要求实行内部自治,不果。
同年9月29日,汶莱苏丹赛福鼎前往谈判,结果英国同意两年内举行地方和立法议会选举,实行内部自治。

经 多次拖延,1962年7月21日举行分层式地方议会选举。这项选举是从4个县(即马来奕。都东、摩拉、淡武廊)选举产生55位县议员,从中再推选出16位 立法议员。选举结果,汶莱人民党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在全部55席中赢得54席,独立人士1席(这位独立人士较后也加入人民党)。

选后,第一次立法议会订于12月2日召开,汶莱苏丹已准备委任阿查哈里组织第一届自治政府。期间,人民党决定在第一届立法议会会议中提呈两项动议:

         第一、要求英国取消马来西亚计划;

         第二,要求英国尊重汶莱主权,允许北加里曼丹三邦独立,成立统一国家。

英国人得悉后深怕两项动议通过,向苏丹施予压力,并延期召开立法议会。

2.    汶莱人民党,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北婆嘉达山民族统一机构(巴索党),於11月中,接获联合国秘书长宇丹来信,同意三邦代表团于1962年12月中出席联合国大会向大会申诉三邦人民心声。

於是决定,汶莱人民党由阿查哈里率领、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由 杨国斯率领,北婆巴索党由史帝芬唐纳率领组成的三邦代表团,预定于12月9日在马尼拉会合,同机飞往纽约。

但8日凌晨突然发生汶莱武装事变,英国殖民地政府禁止代表团成员离境,因而代表团便不能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

3.    汶莱人民党成立后不久,为了加强组织和宣传工作,特地开办了一间印务馆,即《BELAIT PRINTING》,华文名为《光耀印务馆》,专门承印人民党的宣传物品。据当年知情者回忆说:这个印务馆获得英国人资助。资金是由苏丹转交到人民党人手 上的。印务馆开办之初,由于没有技术人员,就向砂拉越左派人士寻求给予协助。结果,文铭权就从古晋任职于《新闻报》的3位技术人员(一男二女),派往汶莱 支援工作。这三人在12·8事件后被扑入狱,多年后才被遣送回砂拉越。

4.   事变前二、三星期的异常情况:

汶莱、林梦、老越市面上的青绿色布匹、运动鞋、布鞋、刀、水壶等被抢购一空,商家紧急向邻近城市购货。于是许多市民都意识到会有大事发生,因而抢购粮食和日用品。
人们看见一些人民党人士超乎异常的活动。

事 变前一星期,在汶莱和林梦边界发现多个训练营地,有木制枪支等。12月6日,在老越有位汶莱人民党人被老越县长叫去“谈话”,结果被扣留。据说,警方在他 家搜出军服和猎枪。12月7日,林梦一位市民苏海利被警方扣留问话。人联党林梦支部秘书陈氏,接到汶莱人民党人说:汶莱即将发动武装起义,要求人联党给予 配合。陈氏接到讯息后赶往美,通知人联党领袖,唯他们都不大相信。
 
由上述情况,让人联想下述问题:

1. 三邦代表团早已决定9日前往联合国申诉情由,为什么要选择在8日起事,让代表团不能成行?

2. 汶莱人民党选举已大胜,苏丹已准备委托人民党组织政府,为什么在事情尚未明朗前,就急于“起义”?

3. 6、7日分别在老越、林梦扣留二人,为什么都在砂拉越,而汶莱警方却没有任何行动?

4. 汶莱市民都意识到将有大事发生,为什么英国殖民政府会毫无行动和戒备,不调动军队布防? 事变后,英国人才从新马调军队前来“平乱”,而且很快就“平定”了。如此不慌不忙的,很有把握似的? 不可思议。

5. 事后的第三天(11日),砂拉越政治部便从容地进行大逮捕,而且抓的人很,准确,都是左翼运动的重要人物。

6. 有学者说,当年要左翼人士搞武装斗争很容易,因为他们相信毛泽东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只要有人发动,就会有人支持、自然地搞上了(或更确切的说“上当的”去搞武装斗争了)。搞上武装就为统治当局的进行剿杀创设了充分理由。

7. 印 尼9·30事件,现在已真相大白,完全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动的,先利用总统卫队翁东中将对职务的忠诚主动搞逮捕 “将领委员会” 的行动,由苏哈多派其心腹参与,又在行动中故意将之杀害,然后就顺势栽桩、嫁祸、诬赖共产党和左派,从而以要摧毁所谓的政变为由,而公然地以武力残暴屠杀 上百万人民,摧毁左翼力量,完全改变了历史发展走向。

  历史真相,总归只有一个版本。要让历史清源还本,让后来者吸取教训,有待大家共同努力。

Satur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