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狱中岁月,无尽的精神折磨!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徐韵 

 

    我们这些有政治抱负,有远大理想的被拘留者,既捕肯屈膝投降,也不愿庸俗过活,颓唐以终。们努力创造条件,不让时间悄然流逝,务使生命的火花在高墙铁窗内也能燃烧。

   在严密封锁的环境里,我们渴望知道牢外形势的发展。而,这可真不容易啊!我们只有不放过营方供应的任何书籍、杂志、宣传品和开了天窗的报纸,从中汲取所需的东西。配合会见家属时听到的点滴情况,在脑子里形成了国内外形势发展的粗略概念。有一段时间,我们从外面弄进来一架小型收音机,能收到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

   政治和思想的学习是主要内容。想当初,刚进拘留营时什么资料都没有,就只靠记忆,各自把外面所学的编写下来,互相学习。后来通过斗争,可以买书,当然是通过当局检查后认可的书。这样,精神生活的内容变较为丰富起来。再后来,能够得到牢外<毛泽东选集>的部份手抄本和一些资料,学习起来就更能充实政治和思想上的空白。期间,我们经常举行座谈会和辩论会,以落实 “一千条一万条,突出政治第一条的教导. 

     可别以为,这些关在拘留营的人全是缺乏生活情趣的政治动物。不错,由于环境的关系,我们只能拥有保持肉体不死的生活条件,活动的范围只是方丈之地。然而,我们重视生活的意义,加倍珍惜一切可能增加生活情趣的条件。 

     拘留营内的难友大部份参加语言学习,尤其是马来语的学习。我们之中不乏精通马来语的难友,就由他们来当教师。当局大概基于政治的理由,也派来马来教师.重新当学生的感觉很好,使人怀念做学生时意气风发,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许多难友的马来文基础就是这样打起来的。也有不少工农难友学习华语。我们购有一套丛书,如<社会初学步><哲学初步><经济学初步><逻辑学初步>,学习华语就和掌握知识结合起来。男座拘留者还通过家属将这些学习材料转送给女座拘留者。好学的女座拘留者,尤其是来自农村的,知道家里经济不好,不敢要求家长买书。通常只要有一本好书传进去,她们便用手抄起来,由于要抄的人太多,只好轮流。有轮到晚上抄的,甚至躲在厕所利用微弱的灯光抄到凌晨两、三点。她们甚至连巫文的课本都用手抄;有一个拘留者还计划抄巫文字呢! 

     1964年底,给迁移到马来西亚吡叻州华都牙也特别拘留营的那一批难友,可以报读函授课程。当时的课程有英国剑桥九号文凭考试、建筑学和新闻学。难友中拥有一本叫的英文书,描写法国殖民主义者对阿尔及利亚反殖斗士的拷问。一些自学文学的难友就把它翻译成中文,作为牢内精神读物之一。

   在古晋六哩集中营,经过1967年二月的第一次无限期绝食斗争,生活条件有了一定的改善。被拘留者可以拥有乐器,几乎每一个人都选定一种自己喜爱的乐器进行练习。这些乐器有手风琴、小提琴、吉他、曼陀铃、口琴、笛子、二胡……久违了,这些发自自己胸腔的清音,滋润心灵的音符。

   我们有歌唱班,练唱革命歌曲和文艺歌曲、民歌等。男座鲜少有舞蹈班,一般偏向于武术和舞狮;女座有较多的舞蹈人才。但这种区别也不是绝对的。

   中国文化大革命肩章,有很多语录歌曲传进牢来。每天清晨,当房门还没开启之前,全房的难友都会集合在一起读 “观点文章,唱语录歌曲。狱卒们都说,这是做毛泽东的礼拜。久了,连马来狱卒都会哼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每天唱语录歌曲之前,先有一位难友向全体读他的 “观点文章,表达他对各种问题的看法。写观点文章是轮流制,每个难友都得写,周而复始。从 “观点文章中, 各种意见得以交流。有一种观点,提倡创作反映砂拉越斗争实际的本地歌曲,引起广泛的共鸣,掀起了创作本地歌曲的热潮。之后,每天早上的歌曲中,就有难友们 自己的创作。这些歌曲的水准可能不高,但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我们是这块土地的儿女,以解放这土地为目的。我们努力吸收世界上一切进步的文化,但应消化吸收 其精髓,以创造反映这片土地实际的文化,为我们的目的服务。

   牢内也曾出版过手抄的季刊<铁窗烈火>,但由于条件的不足和限制,出版两、三期后就停刊了。

   我们得到一部书时,便仿效说书的方式。先由一些难友分篇分章阅读,然后聚集全体难友听书。看着一张张聚精会神的脸,微张的嘴;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微微叹息,可以想象他们对新知是如何地如饥似渴! 

     文艺气息最浓厚的恐怕就是每年的春节演出了。难友们使尽浑身解数,各项节目异彩纷呈:话剧、诗歌、舞蹈、歌曲、乐器演奏、相声、快板……每年的春节演出,本地创作一年比一年充实。演出之后,又检讨又总结。有时难免争得脸红耳赤,结果是文艺水平的不断提高。

   有一则关于演出的趣事,不久后就在营内传开了。事缘女座有一位难友是来自农村的姑娘,她生得高头大马,每次演出都扮阿兵哥.那一年,她扮演牢内的一个男狱官。制服是仿制的,肩章上的五角星是用密封美禄罐的锡箔做成。这一打扮,竟然唯妙唯俏,俨然就是一个威武的狱官了。舞台设在拘留者宿舍,假狱官还未出台,在宿舍外昏暗的走道上学真狱官 “耀武扬威走官步。忽然有两个女狱卒走过,在匆忙中误以为假狱官是上司,马上双脚一并,尖声喊道: “baik Tuan一阵错愕之后就是恍然大悟,继而爆发一阵大笑,影响了前台的演出。女狱卒尴尬异常,只好讪讪地走开了。 

    有 的男座还有舞狮,狮头是老师父用托蛋的格子弄成糊捏成的,早在春节前就准备好了。狮身没有色彩斑斓的装饰,只能用普通的冲凉巾。春节早上,老师父领队,两 个年轻力壮的难友舞狮,后面跟着敲桶打盆的去拜年。每到一房,狮子都从房的这一端穿梭到另一端,说是驱邪;然后在一个较空旷的地方表演狮子舞。舞毕,房长 站在门口,代表全房难友接受狮子的顶礼;给了狮队两粒大红桔便算礼成。这舞狮不仅使春节的气氛加浓,也使人忆起在牢外过年的情景。 

     那 狮头的造型几乎和外面的一样,如果不是狮身的冲凉巾,还以为外面拿进来的。老师父的手艺真不同凡响。还有一种手艺,是把家属送来的、废弃不用的麻将牌,经 过锉、磨、烙,造成各种牌子。最受欢迎的是心型牌,真像一颗真心,中间可以镶进照片、图案或文字。难友们总是把这心型牌送给心爱的女朋友。不少难友出狱 后,还将牌装上金饰,做成项链坠子。

    有许多难友,看他平平实实毫不起眼,竟不知他们身怀绝技,一经表现,才叫人跌破眼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