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期绝食斗争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丁东   

   古晋六哩集中营曾先后爆发四场无限期绝食斗争. 绝食,就是在斗争期间除开水之外,不喝任何饮料不吃任何东西. 无限期绝食,就是当斗争的要求没得到妥善处理,绝食行动绝不停止.   

   两 军对仗,是要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牢内的无限期绝食斗争也是敌我斗争的一种形式,却是先摧残己身,迫使敌人让步. 这种斗争形式无法改变牢内双方力量的对比,处理得当,除取得政治效果外,代价是自己的健康受到极大的损害. 不要说力量对比,在牢内,被拘留者不过是俎上肉釜中鱼,靠的只是一柱信念,满腔热血而已.   

    四 场无限期绝食斗争虽没死人,但参与者都要做好死的准备,尤其是有病在身者. 在第一次无限期绝食斗争之前,只知道绝食进入四、五天就会有性命之忧. 这可是医者之言,言者凿凿,听者可不敢藐藐,都作好死的思想准备,颇有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概. 用最能反映当时情况的话,就是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说 无限期绝食斗争能取得政治效果也不是绝对的,要具备一定的条件. 首先,斗争的要求须能引起社会的共鸣. 由于被拘留者是被压迫被迫害的一方,总的来说他们的斗争容易引起同是被压迫被迫害者群和民主人士的支持和同情. 但斗争的具体要求须和反压迫反迫害有关,否则既难发动斗争也难获得支持. 其次,由于被拘留者大都是当时社会运动的精英,他们受过政治的、思想的以及组织纪律的教育和训练,能够同仇敌,能够步骤一致,能够坚持到底. 再次,最主要的条件是,牢外存在着我们的政治力量.   

    牢 内的四场无限期绝食斗争,前三场基本上达到预期的目的,除扩大政治影响外,牢内的生活条件也有一定的改善. 最后一场斗争发生在1970年初,当时牢外的斗争形势越来越严峻,牢内因受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仍然采取过激的行动. 斗争爆发后,前三场那种慷慨自信大大减少,普遍参与绝食者感到形势的压力. 坚持了困难的16天,给关在隔离室的难友释放出来后,斗争也就草草结束. 在16天中,全营约有百人离队,每有一人离队,失落感便重重袭上心头.   

    前 三场斗争不是没有难友离队,不过只是个别的. 营方特别对关进隔离室的绝食者诱食: 当斗争一开始,每间隔离室里每天都会送来异乎寻常的饭食— 一碗新米的白饭和一截沾满茄汁的沙丁鱼. 即使在牢外正常的情况下,人们都会感受到新米饭的诱惑力: 洁白、珠润玉滑,饭香因人谗. 人们都说,这种饭不用配菜就能吃个饱. 在隔离室里,单独一个人,正苦苦撑着难挨的饥饿. 没有人在旁监视,饭香、鱼香持续袭来,吞口水又无济于事. 吃? 还是不吃? 这个问题很简单,可是牵涉的问题太大. 我们都是血肉之躯,有吃饱肚子的权利. 说老实话,营方是有供给我们简单的饭食,是我们自己在反迫害的情形下自动绝食. 绝食正是对反迫害下了最大的斗争决心. 我们也不是铁打的,有七情六欲,在革命的道路上也有软弱的一面. 于是有禁不起诱惑的,就舔了茄汁. 思想的关卡一突破,防线就崩溃了,这一舔就使事情的发展一发不可收拾. 既然舔了茄汁,何不吃一口沙丁鱼? 既然吃一口沙丁鱼,何不也吃上那香喷喷的白米饭? 狱卒收拾饭碗时,就把吃了的难友送去另一座,视为放弃绝食的了. 也有想再回来的,但思想这个东西真像覆水难收呢,何况营方也不允许.  

    因 为绝食者人数太多,隔离室关不了就只能留在座内牢房. 在这样的情况下,条件好多了,难友们可以彼此交谈,彼此鼓舞. 也不是说在座内绝食的不会离队,有奈不住的,只要跟狱卒悄悄说一声,也会给调到不斗争的座. 总的来说,离队的是极少数,即使是最后一场斗争,离队的还是少数,坚持斗争的是多数.   

    一 般饥饿的感受许多人都有,极端饥饿的感受如何? 肚子就像顶着一个巨大的漩涡,猛烈急速地、咕噜噜地不断向体内旋转,似乎要取一切从旁经过的东西,然而漩涡的中心总是空的. 这种感受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甚至在朦胧的睡梦中也一样. 即使是白天,也是躺着的时间为多. 绝食者一定想到,这一躺可能就永远爬不起来. 在能够爬起来的时候,也要慢慢地撑起身子,稍微快一点的动作,都会使脑子突然失血而昏.   

   几 百人肚子长时间顶着漩涡,使我们的土地母亲的灵魂颤动了! 这四场无限期绝食斗争最长的17天,最短的也有10天,参加绝食的每场都有好几百人. 斗争形式之高,规模之大,持续多久,影响之钜,砂拉越过去反帝反殖斗争中可曾有过? 在世界范围内的反迫害斗争可曾有过? 砂拉越子女,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是普通的一个个灵魂,但他们集体发出的生命强音震铄寰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