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埋伏枪口逃生 都高心悸犹存

打印
分类:风云年代

sc169292a  迪奥(右)及其兄长慕莱沙比,犹记得共产份子经常到长屋索讨食物的恐惧日子。

虽然已事隔46年,对都高亚甘来说,当年遭共产份子埋伏,在枪林弹雨中侥幸逃出生天,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届78岁的都高亚甘说,1970年8月27日是他毕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与保家卫国的同僚在执行任务中,遭受共产份子埋伏,结果16人中只有4人保住性命

 

 
sc169292c
 
 
 
 
 

遇埋伏枪口逃生 都高谈砂共心悸犹存

(诗华日报诗巫29日讯)虽然已事隔46年,对都高亚甘来说,当年遭共产份子埋伏,在枪林弹雨中侥幸逃出生天,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年届78岁的都高亚甘说,1970年8月27日是他毕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与保家卫国的同僚在执行任务中,遭受共产份子埋伏,结果16人中只有4人保住性命。

迪奥(右)及其兄长慕莱沙比,犹记得共产份子经常到长屋索讨食物的恐惧日子。迪奥(右)及其兄长慕莱沙比,犹记得共产份子经常到长屋索讨食物的恐惧日子。

他的左手臂也遭子弹擦伤了。

都高亚甘在受访时表示,当天他们接获上层指示后,一行人乘坐长舟去朋当本甘上游的南甲峇鲁,要拆除共产份子的旗帜。

“当时是由农布伍长及拉迪伍长率队,我们从桑县警署租了一艘长舟去宋溪牛麻。由于是干旱季节,河水很浅,我们的长舟在抵达朋当本甘时,突有一片枪林弹雨射向我们的长舟。我看到同志们中枪了,一些掉进水里。”

子弹擦伤额头左手

都高说,子弹也从他的左手及左手姆指与食指的中间擦过。还有一粒子弹差点射中他的头部,幸好只有额头的皮肤被擦伤。

他表示,在危急的当儿,他与其余生还者迅速跳进水里。不过,敌对的共产份子仍然没有停止从左边的河岸射击。

“章达游向河岸的另一边,我也尾随在后。章达上岸后火速逃进树林里躲避与逃命。仍在水中挣扎逃命的我,看见卡拉比躲藏在峇石后面,而都西也藏河岸在树根下,我们看到敌人都站在河岸上。”
sc169292a
都高快速的爬上岸,拼命的逃进森林里。“我不记得跑了多久,我逃至南甲史巴比才停了下来,我听到鸡啼声,才确定自己已靠近兰基长屋了。

我立刻到长屋求助,居民们并带他到一个房间休息,也给他喝了一杯咖啡。

之后,他被送往南甲尼罗的本固鲁亚朱长屋,获得军方医药队伍提供治疗。

16人去仅4人生还

在那一场埋伏中,只有4人生还,包括都高、章达、卡拉比及都西。其余为国捐躯的边境侦察兵,遗体都在后来被送至诗巫。都高本身则被送回加帛家乡接受进一步治疗。

除了他,章达是上唇遭子弹擦过,也失去了2颗门牙。卡拉比的后腰中弹,只有都西丝毫没有损伤。

都高说,在朋当本甘的狙击事件发生不久之后,有一组25名共产份子来到他的长屋,警告他不可再参与保安队伍。为了家人的安全,我在后来只好辞去边境侦查兵的职务。

“我的同僚命丧在枪弹下的惊心动魄一刻,至今仍留在我们记忆中。”

共产党到长屋讨吃

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初,拉让流域有不少居民都有受到共产份子威胁的经历。70余岁的迪奥沙比犹记得,共产份子来到他们的长屋索讨米粮及食物。

“他们没有伤害我们,但我们当时都感到很害怕。”

1972年3月25日,我国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萨在古晋宣布成立“拉斯贡”,即由警方、军方及民众组成的保安队伍,以对抗共产份子。

一天之后,政府展开了“恩布鲁行动”。在这项行动下,南甲实古娃徙置区正式成立了。之后,政府又推展了“比峇达行动”,南甲查高、南甲大达、南甲翁贡、南甲达及兰岛邦再徙置区都纷纷成立了起来。政府重组这些长屋居民,主要是凝聚起他们的力量自我保护。

同时,政府也在这些新的徙置区提供了保安职务、新的长屋、诊所及学校等设施。至到1994年9月11日,这项措施才正式的解除了。

Saturday the 1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