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姑失信毀約 否認協議存在(麦翔)

打印
分类:历史人物

林連玉(上 圖)和华教为独立做出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林连玉的妥协,在独立前夕,打开了走向多元主义与民主的大门。 但胜选后的东姑,否认协议的存在,径直延续英国殖民政府的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因此爆发了 1957 年 11 月全国华文中学大罢课。历史工作者当前的任务,是将“沉睡”的历史真相呈现给所有马来西亚公民。

 

                            当林连玉与东姑交锋时…

 

                                                      麦翔

2010/12/13

 

“馬六甲閉門會議協議” 導致聯盟狂勝

华教斗士林连玉(上圖)在 1955 年“马六甲闭门会议”与联盟党领袖东姑进行了直接交锋。 在会谈中,林连玉为促成独立进程开花结果而作了妥协,应允暂时不提华教问题,以保证联盟在“自治议会”选举中,战胜极端种族主义分子拿督翁。

当然,妥协是有条件的,条件是在选举后,东姑检讨联盟教育政策,改变英国人单元主义,给予华教平等地位。

这个选举关乎是否能够,以及如何走向独立的重要一步。

闭门会议的协议导致联盟狂胜,囊括 52 席的 51 席(回教党一席),拿督翁全军覆没,打下东姑登上第一届独立政府总理宝座的基础。

 

東姑失信毀約 否認協議存在

华教为独立做出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林连玉的妥协,在独立前夕,打开了走向多元主义与民主的大门。

但胜选后的东姑,否认协议的存在,径直延续英国殖民政府的单元主义教育政策,因此爆发了 1957 年 11 月全国华文中学大罢课。

这个学潮,反对英国人一手策划的钟灵改制和拉萨报告书建议的驱逐超龄生。

这对于刚刚在独立球场高喊“ Merdeka ”的东姑,是一个针对性极强烈的讽刺和暴露,是东姑毁约的必然反弹。

 

致力於獨立的林連玉 竟被吊銷公民權和教師證

紧接着,《 1961 年教育法令》出炉,华文中学几乎被连根拔起。 更为吊诡的是,致力于独立的林连玉的公民权和教师准证旋即以“不效忠”罪名被吊销。

华教第一次与联盟联手争取独立(此前,林连玉以董教总名义独立地进行华人公民登记),竟落得恩将仇报的下场,是林连玉始料不及的,由此他的“反殖反 种族主义”双管齐下的信念愈形坚定。 虽然林连玉在 80 年代逝世前愤愤不平地撰文揭露东姑毁约的失信行为,但创伤已是既成事实,通向多元与民主之路被殖民者与马来官僚贵族联盟所堵塞,夫复何言!

这段历史,在林连玉遗著中叙述甚详,有助于澄清与今天现实相关的系列问题,以掀掉单元主义者臆造的虚伪外表——林连玉是爱国主义者、独立所欠缺的民 主多元性、华教是多元国家文化的一环、多元与民主平等的一致性等。 这些都是说服力很强的宣教素材,不但为友族所需,华族(特别是新一代)也是不甚了了的。 多元是走向民主的契机。 历史工作者当前的任务,是将“沉睡”的历史真相呈现给所有马来西亚公民。 一旦在这个契机上做出成绩,必将是扭转现状,走向多元的国家文化,开创民主的前景的杠杆。

 

集注資源 還原歷史真相

林连玉基金去年末,举办了第一次跨族群研讨会,以林连玉与马来诗人、文化人乌斯曼阿旺对比为主题。 扩大视野无疑是进步的开始。 但林、乌两人并无直接互动关系,无法具体勾勒林连玉(华教)的多元形象与内涵,不易得到马来社会共鸣,稍嫌“高调”了些。 林连玉与东姑直接交锋的典型事例则更为恰当。 这类事例在华教历史中还真不少。

为了历史与现实相联系,为了还原历史真相,我认为,集注林连玉基金的组织资源与资金资源在这个点上,是必要的。 容纳友族人员,也许是可以考虑的,但前提是必须具有母语教育的共同意识。

今天,在纷纭拉杂的“转型”声中,单元主义已演变到“国族”( bangsa-negara )、“民族国家”( negara-bangsa )以及“一个马来西亚”的阶段,华社多元主义的研究与实践远远被抛在后头。 所以,卯足全力,迎头赶上,是华社的急迫任务,是历史工作者的急迫任务。

林连玉基金重新活跃是近年的事,要做的工作固然不少。 我想,以林连玉精神为中心,发扬华教的多元与民主平等文化传统应列为首要项目。 谨以此文纪念林连玉逝世 25 周年,与同道共勉。

Sun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