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在的制度性腐败

打印
分类:时事

毛时代全面建立起等级森严的合法化腐败制度* 阿波罗新闻网

孙中山说“许多发展中国家所有一切的灾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普遍的又是有系统的腐败”。美国前国务卿克里称腐败为“激进化因素”,因为它“摧毁对合法权威的信仰”。英国首相坦言腐败是“时代进步最大的敌人之一”。这些话放到今天的大马,5年后的大马,10年后的大马或许还是同样的适用。

无处不在的制度性腐败/李慧珊博士

 
 

 

孙中山说“许多发展中国家所有一切的灾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普遍的又是有系统的腐败”。美国前国务卿克里称腐败为“激进化因素”,因为它“摧毁对合法权威的信仰”。英国首相坦言腐败是“时代进步最大的敌人之一”。这些话放到今天的大马,5年后的大马,10年后的大马或许还是同样的适用。

近日国内连续爆出警队以及高官显要贪污受贿的案件引发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前有拿督斯里从布城反贪污委员会总部翻墙逃走,今再有云尊集团创办人廖顺喜在警方布下天罗地网后携款潜逃,许多执法高管更被踢爆包庇嫌犯,甚至是帮助嫌犯逃跑,猖狂程度令人咋舌。用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的话说,这是我国执法机构的终极之耻。

这么说来,大马也是最近才比较多贪污事件嘛,这样大马的贪腐问题应该还不算太严重吧?当然不是啦!大马的贪污问题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在几十年前就存在了,而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我们的警总长在与邪恶势力对抗,维护公共秩序时展现了极大的魄力以及勇气,他的精神值得我们的赞扬和效仿。

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国家执法机关丑陋的一面已经表露无遗,但不到最后,我们永远不懂得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贪污文化根深蒂固

当然我们也意识到,贪污腐败是我国的一个重大问题。2020年度全球贪污晴雨表亚洲区的调查指出,71%的大马人民认为政府以及执法机构的贪污是一个大问题。但指出问题是一回事,解决问题则是另外一回事。贪腐就像毒品,我们对它恨之入骨,但一旦用过以后,我们便再也离不开它。在马来西亚,贪污受贿已经成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金钱就是王道,只要你花得起大价钱,这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谈不拢的价码。别说那些小贪小贿的人了,就是那些贪污国家巨额财富的人依然能够安稳度日,继续“为民请命”的也不在少数。

在政治上,贪污大大损害了我国政府的公信力。在经济上,腐败现象会增加国外投资者的投资成本,直接损害我国的投资环境。我们从捷径中所获得的利益是短暂的,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惨痛和永久性的。为了打击贪腐,我们的政府多次出台了新的法规和倡议,但是它们的实际效用又有多少呢?我们警总长正在试图力挽狂澜,能够在大马看到有人敢站出来对抗体制是鼓舞人心的,我们正在取得进步,但这还远远不够,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单薄的。

多年以来,打击贪腐更多是作为政治口号而存在,真正展现出政治决心来解决问题的人则是少之又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腐败是个坏毛病,而对其视而不见的我们同样糟糕。反腐需要政府和民众的集体努力,杜绝成为腐败的一分子。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发布于4月 23, 2021分类--2021-04

文章导航

Thurs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