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明安:白旗飘飘 国盟戚戚

打印
分类:时事

面对如此艰难时刻,国不泰,民不安,当权者还可以四处窜门吃香喝辣,品尝名种榴梿,贫困的人民却三更半夜在垃圾桶寻找食物,饿得铤而走险偷窃食物,这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讽刺写照。

廖明安:白旗飘飘 国盟戚戚

面对日益高企的疫情,政府表现无能,人民已经到了必须自救互助的地步,因此,网民发起“挂白旗运动”,初衷在于让已经断炊,走投无路的家庭或个人,以挂白旗的方式向社区求助,达到“大家照顾大家”的真正核心精神。

此运动一展开,许多因疫情受困的人士,纷纷在家门外挂白旗,向外求援。白旗一飘,八方来援,社区义工,善长仁翁排山倒海立即向求助的人士提供援助物资,也给予了在绝望边缘的他们莫大的精神鼓励及生存的希望。

可笑的是,伊党中委聂阿都却否定人民这项求生的举动,还叫人民面对考验时应该多向上苍祈祷。同时,该党彭州联委会主席罗斯里更表示伊党不认同这种求援方式,认为举白旗是战场上投降的行为,应该举起伊斯兰旗帜。

 

伊党神权至上的思想,根深蒂固,在疫情之下民不聊生,岂能只依赖祈祷来解决现实的生活困境?况且挂白旗在人类历史上都被赋予不一样的意义,不只是投降的意义。例如乌迈耶王朝(Umayyad dynasty)曾用白旗来纪念先知默罕默德的一场圣战。已经瓦解了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当时选择了白旗作为他们的国旗,象征纯洁的信赖和政府。

此外,史上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士,曾举起白旗对抗红旗的支持者,称之为白旗战斗,如俄罗斯内战的白军。

你可以把举白旗看作认输投降,并没有错。我们输了,输在政府的无能,输在疫情的张牙舞爪之下,我们输在把权斗放在第一位的政客之下。人民是最大的输家,挂白旗就是要告诉位高权重者,人民输得很惨,输得生活都成了问题!那些反对挂白旗的政客高官,不知民间疾苦,他们看不见天天有人在哭,天天有人在死。

尽管遭受当权者的冷嘲热讽和否定,我国挂白旗运动却持续发酵,也得到了民间广泛支持。许多不知要如何向外人开口求助的穷困人家,三餐不继的问题得以解决。这大大减少了社会问题,例如自杀,也让社会发挥了人性的光芒。

挂白旗的民主意义

挂白旗运动除了求援,也被赋予了更深一层的民主意义。民间以挂白旗来表达对政府的愤怒与不满,再者,也以白旗呼吁政客政党立刻停止之间的恶性权争,以民为本,用和平的方式共同商讨抗疫政策与经济复苏的办法。

民愤已经到了一个极端,当权者依然漠视。三五百令吉的援助金,需要耗三四个月分开发放,试问这如何疏解已经燃眉的民困?面对如此艰难时刻,国不泰,民不安,当权者还可以四处窜门吃香喝辣,品尝名种榴梿,贫困的人民却三更半夜在垃圾桶寻找食物,饿得铤而走险偷窃食物,这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讽刺写照。

政府发放援助金的不透明,不全面,不专业。许多贫困家庭被遗漏,贫穷人士被忽视,才会导致今天一系列的社会惨剧。大笔国帑救济大企业,却施舍乞丐般将小额数目的补助金派发给中下层的人民,虽说经济复苏计划不可能立竿见影,但人民的温饱是重中之重,自去年开始,经济的不稳定,再加上因疫情防控失败导致今天的乱局,人民的困苦岂是政府施舍那一丁点钱所能解决?

人民不应该羞于挂白旗!越多白旗的飘扬,越是凸显国盟政府的全面治理失能,要感到羞耻的应该是失败的政府,那些不珍惜人民,只顾惜官、惜权、惜财如命,对人民的呼喊见死不救的从政者!

廖明安

自由撰稿人

Fri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