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民主化”5年 不见起色

打印
分类:时事

过去5年,尼泊尔政坛风云变幻,民众不仅投票决定国王的去留,也几度更改几大政党的“座次”。由于主要政党分歧严重,尼泊尔第一届制宪会议去年期满时连制定宪法的使命都没有完成,经济发展停滞和社会治安恶化更是令民众不满。  

 

 

尼泊尔“民主化”5年不见起色

2013-11-29  来源:环球时报

13856938853435.jpg 21日在加德满都联合尼共(毛)主席普拉昌达出席发布会,痛斥选举计票存在阴谋。

政治缠斗伤了经济 第一大党失了民心

过去5年,尼泊尔政坛风云变幻,民众不仅投票决定国王的去留,也几度更改几大政党的“座次”。由于主要政党分歧严重,尼泊尔第一届制宪会议去年期满时连制定宪法的使命都没有完成,经济发展停滞和社会治安恶化更是令民众不满。处于民主化进程初期的尼泊尔,11月19日又经历一个“历史性时刻”——第二届制宪会议选举被美国白宫称赞为“里程碑式的选举”。选票初步统计显示,承认“犯了重大错误的”联合尼共(毛)失去第一大党的位置。对于人心思定的尼泊尔民众来说,他们希望国家尽快走上稳定、发展的道路,他们痛恨贪腐,更不愿意看到“暴力政治”重回尼泊尔。

第一大党同时失去穷人、中产阶级、高种姓支持

对比2008年4月尼泊尔第一届制宪会议选举结果,尼三大政党的“座次”将发生变化。由于交通不便以及没有采用电子投票技术,此次选举最终统计结果预计要到12月初才能公布。不过,在加德满都等大中城市的选区,即时计票信息不断传来。截至11月25日,直接选举部分的240席全部计票完毕,原来的第二大党大会党拿下105席,第三大党尼共(联合马列)获得91席,而第一大党联合尼共(毛)仅获25席。在比例选举部分已经计出的票中,联合尼共(毛)也明显落后。《环球时报》驻尼记者给联合尼共(毛)一些领导人打电话,他们的反应都是“极为震惊”,“完全没有料到”。

选前尼泊尔媒体普遍预测联合尼共(毛)能以“微弱优势保持第一大党地位”,但结果却让最资深的政治分析家也没有想到——仅5年尼泊尔的民意就出现变化。曾与联合尼共(毛)一路,现已分道扬镳的资深左翼领导人莫汉•辛格发表声明,称联合尼共(毛)应当“从容面对失败”,不要当“爱哭的小孩”。在百姓眼中,联合尼共(毛)已不是当年高举解放穷人旗帜的革命政党,一些领导人的贪腐引起民众反感。党主席普拉昌达号称没有私产,但其现在位于市中心的豪宅却是所有政党领导人中最奢侈的。其他政党还批评联合尼共(毛)从政府赔偿前反政府武装官兵的数十亿尼泊尔卢比(1美元约合73卢比)中获取大量好处。尽管由联合尼共(毛)领导的上届政府也被认为存在腐败问题,但目前为止,联合尼共(毛)还没有领导人因贪腐问题被起诉。

今年2月,联合尼共(毛)召开七大,并通过普拉昌达的政治报告。报告完成了该党从极左意识形态到中间政党的急转弯,不仅武装斗争等激进路线不复存在,而且原先反印爱国等主张也不见踪影。尼泊尔中国研究中心主席雷格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的联合尼共(毛)比普遍认为已成“社会民主党”的尼共(联合马列)更“右倾”。普拉昌达的政治意图十分明显,就是完成路线转型,争取中产阶级及国际社会尤其是印美的支持。联合尼共(毛)没有料到,这一转型使他们失去部分穷人的支持,而中产阶级从来也没把该党当成自己人。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尼共(毛)在联邦制问题上的立场也是被不少选民抛弃的原因之一。近年来,该党提出主要以种族为基础实行联邦制,这遭到很多民众的非议。不少知识分子告诉记者,以种族为基础划分国家,不仅将使尼泊尔未来陷入民族对立和争斗,而且将为外部势力利用民族议题介入和操纵尼内政提供借口。占尼泊尔人口三成多的高种姓人群因此也强烈反对联合尼共(毛)。本次选举中本是最高种姓的普拉昌达在高种姓人群中几乎一无所获。

11月24日,选举中遭受重挫的联合尼共(毛)与抵制选举的尼共(毛)举行选后首次接触,普拉昌达承认“犯了重大错误”。法新社报道说,周末有上百名支持者聚集在联合尼共(毛)政党总部外,喊出“我们准备重新战斗”的口号。但报道援引尼泊尔当地民众的话说:“选举就是让各个政党明白民众的裁决,希望各政党能尊重民众的意愿。”欧盟观察团负责人也表示,尼泊尔已经没有暴力的空间。

5年来政党数量翻番,经济增长乏力

半个多世纪来,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内陆小国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1960年,尼泊尔国王取缔政党。30年后,尼全国爆发大规模人民运动,国王被迫实行君主立宪的多党议会制。2008年,尼举行制宪会议选举,并宣布成立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废黜国王。曾被尼、美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的联合尼共(毛)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普拉昌达就任首任民选总理。但2009年5月,普拉昌达因执政联盟内部分歧辞职,为尼泊尔进入新一轮政治动荡期埋下伏笔。

由于主要政党分歧严重,尼泊尔第一届制宪会议去年5月期满时仍未完成制定宪法的使命。5年来,尼从70多个党派发展到150多个政党。此次共有122个政党参加直接选举,另有30多个政党抵制选举。尼泊尔《桑格胡周刊》编辑布达索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上一次大选中,达朗地区共有3个政党参选,这次却冒出20多个政党。尼泊尔此次大选的变化之一就是政坛的进一步分化、地方势力变强。联合尼共(毛)失去第一大党地位,也意味着原先的一些小党可能会借机上位。

联合尼共(毛)过去5年两度执政,在台上时间超过其他政党。在此期间,尼泊尔虽然内战结束,但政治乱象持续,社会治安甚至比国王时代更加恶化。2008年以来,尼经济增长乏力,国民生产总值年递增不超过3%。加德满都资深媒体人塔帕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政党选举前都向民众作出美好承诺,但执政之后又都忙于争权夺利,国家建设没有起色,人民生活水平也没多少提高。世界银行今年发布报告称,尼泊尔上一财年的通货膨胀率已攀升到9.9%,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七八百美元。

尼泊尔面积只有14.7万平方公里,但水电蕴藏量占世界水电蕴藏量2.3%。尼泊尔民族发展委员会负责人乌克雅布抱怨说,政局动荡影响了水电资源的开发,以至于尼泊尔仍然面临电力不足的尴尬局面。《环球时报》记者2005年来尼时,每天停电时间不超过半小时,而最近两年冬天,每天停电时间高达12至14小时。尼泊尔历届政府虽鼓吹开发水电,但实际上马的项目却屈指可数。

尼泊尔社会治安形势近年来严重恶化。就连首都加德满都,各种入室抢劫、偷盗、贩毒甚至杀人案件也层出不穷,老百姓安全感极低,许多人开始怀念国王时代相对安全的社会秩序。一名住在加都郊区的尼泊尔人告诉记者,为壮大势力,联合尼共(毛)将一些不务正业的流氓、混混吸收到其青年组织中,这些人到处敲诈勒索,偷盗甚至强抢村民财物,给政党形象抹黑。

选前,尼泊尔街头爆炸等暴力事件更是层出不穷,给一些选民造成心理冲击。鉴于反对党联盟的抵制行动趋于暴力,全国约1.8万个投票站中有1562处被政府列为“高度敏感”。印度特地借给尼军两架武装直升机,用于选举期间的安全防卫。为确保选举顺利,在2600多万人口的尼泊尔,政府竟然在全国调动了近22万军力、警力参与安保。

政局动荡、经济停滞、物价飞涨,不仅让民众心生不满,也让尼泊尔主要政党内部出现分歧。去年11月,普拉昌达在联合尼共(毛)举行的灯节招待会上被“身份不明者”掌掴。大会党主席和尼共(联合马列)主席此前也分别在公开场合遭到过本党不满者的袭击。

民众期待权威性的政府

内心的不满并没有让尼泊尔民众放弃对政治变革的期待。据尼当地媒体报道,有超过70%的民众不惧危险出门投票,创下历次选举投票率之最。《环球时报》记者感受到当地民众参与投票的热情,很多人专门前往外地帮助自己支持的政党竞选。尼北部桑库瓦沙巴县最老选民拉伊今年101岁,他表示“投票是为了年轻一代”。在西部阿查姆县,一名孕妇坚持让家人用担架送其到投票站,并在投票后生下小孩。有选民告诉记者,虽然对政党十分失望,但大家都不希望国家在没有宪法、没有稳定政府的绝望中生活,投票是给政党最后一次机会,也给国家一个前进的机会。

美国白宫在尼泊尔选后发表声明,赞扬“选举不仅是尼泊尔的里程碑,也给世界范围内通过宪法及本国途径解决冲突后重建问题树立了榜样”。印度外交部也表示,尼泊尔选举是迈向民主与富强未来的重要一步,印度政府很高兴应邀为选举提供必要的后勤支持。

“里程碑式的”选举给民主化进程中的尼泊尔留下一串问号:联合尼共(毛)大败后是重返激进路线还是一蹶不振?大会党虽赢得大选,但如何回应少数民族及马德西民众要求权力的呼声?这些都是棘手的挑战。对此,尼泊尔《共和国报》19日社论称,“没有包括联合尼共(毛)在内的政治阶层的广泛参与,尼泊尔将不会有新宪法”。

“我现在最关心政局稳定与否。”加德满都市民维克瑞拉的话代表了尼泊尔民众的心声。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尼泊尔过去政局动荡,经济增速低,基础设施建设缓慢。外国投资者不愿意来,就业机会少,不少年轻人都到国外去打工。我希望这次选举能产生强有力的政府,迎来真正稳定的政局。”加德满都格兰德国际医院医生认为,尼泊尔经济落后、民众受教育程度太低,实现成熟的民主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能有一个权威性的政府,保持政局的稳定,对国家反倒是一件好事。

责任编辑:曦微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海疆在线无关。
欢迎转载海疆在线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http://www.haijiangzx.com/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