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美嘉挑战纳吉公布财产

打印
分类:时事

净选盟前联合主席安美嘉挑战首相纳吉公开财产,以证明政府对贪污“零容忍”的态度。
安美嘉也认为,为了确保公开财产成事,反贪会也必须由一名有意愿强制首相公开财产的人来领导。

“说你自己没有权力是不够好的……我要找一名反贪会主席,他愿意为工作遭到干预而辞职。我要找一名愿意调查首相的反贪会主席。”

“但最重要的,我要找一名首相,一名愿意接受调查并公布财产的首相。”

安美嘉昨晚在全新反贪非政府组织“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entre to Combat Corruption and Cronyism,简称C4)的推介礼暨讲座上,向纳吉发出挑战。

这次题为“切断权力与贪腐的关系”的讲座,邀请多名拥有反贪经验的人士主讲,包括印尼反贪委员会前成员巴巴尔里(Bapak Erry Riyana Hardjapamekas),以及大马反贪会资深副调查主任韩志鲁(Han Chee Rull,音译)。讲座联办单位包括《当今大马》。

不满反贪会“自缚双手”

安美嘉也是律师公会前主席。她说,《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赋权委员会,一旦起疑心就可行动,但她批评,反贪会最近在“自缚双手”,声称他们没有检控权。

她表示,该法令允许反贪会调查官员,强制公务员公开财产。

“他们(反贪会官员)担心(公开财产)将危害(那些接受调查人士的)安全。”

“不过,这项措施之所以会危害到你,因为你是一名百万或亿万富翁。”

与港廉署成立背景相似

安美嘉说,香港廉政公署于上世纪70年代成立的北京,与大马当今的情况相似。

她举例,其中一个相似之处,就是当时的执法机构、政府机关、商界乃至普通百姓生活,贪污问题都很猖獗。

“当时的现象正正描绘我们现在的情况。”

大马缺乏灭贪政治意愿

她说,廉政公署在短短3年就为香港带来大幅改变,现今香港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没有贪污。

她说,尽管反贪会是效仿廉政公署,但两者的成就是天渊之别。

“我们有一切所需的体系。我们有硬体,但缺少的却是最重要的软体——政治意愿。”

“我们完全没有政治意愿来根除这个国家的贪污。”

与阿旦杜亚案炸弹同名

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以C4作为英文简称耐人寻味,因为C4也是一种可塑炸药,并曾在2006年轰动全国的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炸尸案中被使用。

该中心旨在教育及提升民众对于贪污负面影响的醒觉意识,并会专注在乡区发起反贪污运动。

昨晚,该组织在众人吹哨约100下,完成推介仪式。

公开财产须有犯罪理由

针对安美嘉的言论,韩志鲁较后回应时坚称,在现有法令下,反贪会不能在缺乏犯罪理由下,要求非常富有的特定人士公开其财产。

“一名反贪会委员必须依据调查结果来相信(有公务员犯罪),那就是相关财产是与这个罪行行为有关。”

“然后,我们才能要求那人公开财产。”

反贪会曾有“不好经验”

他表示,反贪会过去曾有“不好经验”,因为强制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前总监蓝里尤索夫(左图)和其律师罗斯里达兰(Rosli Dahlan)公开财产,而在法庭上遭“重挫”,所以该会在此事上极度小心。

“法庭认为,若无法证明犯法,那要求人公开财产是错误的。”

“副检察司在庭上遭到追问,当调查正在进行时,为何发出相关通告,同时也没文件证明,所获得的财产与犯罪有关。”

“这个法令必须修改。”

修法对付财富不成正比者

韩志鲁表示,反贪会将会提呈建议,以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纳入对付公务员财产与收入不成正比的条文。

他表示,反贪会的建议与香港的反贪法律一致,规定一旦公务员的生活超出收入范围,就是触犯法律。

反贪会也建议修法,规定若有公务员因为疏忽导致浪费公帑,如总稽查司报告所揭发的案件,也算是犯法。

“在香港,若一名公务员过着与收入相称的生活,并有一个为人知晓的收入来源,那他不算犯法。”

“如果他无法向法庭交代一个满意答案,那就是犯法,而反贪会正在尝试将相关条文纳入法令。”

担忧修法所引发的后果

这项修法预料将是政府今年3月向国会提呈修正法案配套的一部分。

不过,韩志鲁稍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表示担心,相关条文被纳入法令后所引发的后果。

“我了解大马的情况,我们不要有人来到反贪会办公室说,‘那个人有5辆马赛地奔驰轿车’。”

“我们可能要调查这类的案件,但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不是反贪会的。”

疑反贪会遭政府“阻挠”

安美嘉在回应时,就质疑反贪会在打击贪污时,是否受到政府的“阻挠”。

“我感觉到,(反贪会)像是一支好的足球队,它卓越地做了一切但却无法将球射入龙门。那个龙门就是扫除贪污。”

“如果你受到政府或政治领袖阻挠,或有任何干预,我们将与你同在。但你必须告诉我们。”

“我看不到任何政治意愿,而这时你最大的障碍,但你必须承认有这个障碍。”

希望修宪保障官员职涯

对此,韩志鲁说,反贪会主席和官员的职业生涯保障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他希望能通过修改联邦宪法来解决此事。

他表示,那是要修改联邦宪法,提升反贪会主席的地位,与联邦法院法官同等,也赋权反贪会自行聘请或解雇官员。

他补充,公民社会不应与反贪会对着干,因为这就好像在“对抗正在尝试灭火的消拯员。”

“任何联邦宪法的修改需要朝野双方的支持,我希望C4能挑起这个课题。”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