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否认觊觎雪州大臣权位

打印
分类:时事

针对雪州面对的挑战,安华举例,中央故意刁难导致一些计划展延或半途而废。比如尽管卡立(右图)已尽力去解决水供问题,但似乎无法取得突破。

 

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否认亲自出征加影补选纯粹是为了解决党内的派系斗争,同时也不是觊觎大臣权位的权力狂。

他解释,雪州面对的课题和挑战,如中央政府无尽不休的政治打压和宣传,已经超越卡立身为大臣所能够处理的范围。

“加影行动的策略考量,就是要超越只是肃立良好施政的现况,将雪州建立了一个能承受中央持续攻势的模范。”

先向峇东埔选民交代

安华昨晚重返政治老巢峇东埔,在An Nahdoh基金会向大约800名选民讲解亲自上阵的原因及为权力狂的指责消毒。出席者包括民联三党的议员、领袖及前行政议员杜乾焕。

他说,本月3日会在加影更详细地讲解制造补选的来龙去脉,唯他需先回来峇东埔向选民交代上阵的原因。

他之后在记者会上被询及时坦承,民众对雪州的政局感到混淆,但主要是该党的观点无法从有限的媒体管道中散播出去。

“因此,民众提出质疑很公平,我们有必要继续去解释。我也接受(一些批评)说,之前没有先跟盟友如冠英深入讨论此做法,决定后才告知他们。”

在野党领袖没行政权

针对雪州面对的挑战,安华举例,中央故意刁难导致一些计划展延或半途而废。比如尽管卡立(右图)已尽力去解决水供问题,但似乎无法取得突破。

“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身为雪州经济顾问的我曾给他劝告。他尽了一切努力,但却没有进展。”

同样的,他说,由于权限集中在中央,宗教和物价高涨课题等皆属全国议题。即使卡立再高效,州级领袖已不足以去应付,而需不同的策略和手法。

当记者提醒他已经是国会在野党领袖,他说,该职位未允许他采取行动克服雪州的挑战。至于是否意味将担任有行政权的大臣,他说,虽然有人觉得他应该出任大臣,但一切等胜选了再说。

“所以,当有人问我是否会成为大臣时,我说,请先帮我们攻下加影的席位。”

非纯粹因党内纷争

被询及雪州是否需要一名政治人物胜于首席执行员,安华同意说,大臣职是个政治职位,跟首相、部长和首长等职位的性质一样。

“但要说,这纯粹是为了解决党内部的纷争并不正确。我没必要为了这个原因,而介入到这个地步。”

他说,民联希望从卡立建设的良好施政基础上再寻求突破,因为如果无法证明有能力克服政治暴风雨的难关,则免谈在中央组织替代政府。

我不想否认,或对你们撒谎。(公正)党内的确有问题,但仍在掌控之中。如果只是这个原因,我们不会参选。”

自嘲安华是问题关键

至于在两地担任议员是否有问题,他笑着反问,为何沙巴和砂拉越的代表不成问题,峇东埔国会议员就偏偏是个问题。

“加影距离吉隆坡只是30分钟,乘搭飞机去峇东埔也只是40分钟。是否因为安华,所以就有问题。”

他在汇报会上也嘲讽一些国阵领袖批评,他昨天身穿雪州球衣的做法。

“只是一件球衣而已嘛,其他人也穿,甚至是披上曼联或法国的球衣。何况,我在雪州住了近40年。所以,一切问题都在于安华。”
别对苏丹预先下判断



针对雪州苏丹会否是他出任大臣的阻力,安华表示,不该将苏丹卷入其中。而且,在此课题上预先对苏丹下判断有欠公平。



“预先怀有成见地去牵扯统治者的角色,同样有失公平。”



此外,他说,我国是个法治的国家,宪法和法律已经明文规定的事项必须获得朝野政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