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当大臣会做啥?(安华)

打印
分类:时事

安华(上图)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就触及他一旦接任雪州大臣所会推动的计划,惟他谨慎地强调这只是“如果”。

 

 

安华:若我当大臣会做啥?

专访

每次到访公正党位于雪州八打灵再也丽阳镇的总部,都会看见一名蓄着大胡子的保安人员巴鲁(Balu)。他经常都选择站在公正党总部的大门外,而不是坐在询问柜台里面。

问到为何公正党没有为他在门外提供一张椅子时,巴鲁忍不住笑称,“在这个政党,最大的问题就是位子。”

公正党现在最令人关注的,就是该党实权领袖安华上阵加影州议席补选,会否取代卡立,坐上雪州大臣的位子。

安华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就触及他一旦接任雪州大臣所会推动的计划,惟他谨慎地强调这只是“如果”。

雪州需要力道应对勒索

安华昨日一口气接受《当今大马》等多家媒体的轮流专访,他身上鲜艳的粉红白条纹衬衫,无法遮掩他脸上的倦容。

尽管如此,安华身为一名老练的政治人物,就算多么疲倦也好,都不会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比如大臣一职只是他的垫脚石,而卡立则是他迈向首相之路中,另一个可以被推翻的小卒。

相反,安华表示,卡立是他的好朋友,但雪州需要一股“政治力道”。

“他必须离开……这是令人感到伤心的。这个时势,促使雪州必须有所行动。”

“我不能接受雪州每次都遭勒索。每隔一周,你就会有这个问题,这个攻击。”

“我们看起来很无助,他们(国阵)不是利用国家机器,就是一些非政府组织,而我们能做的不多……我们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这需要政治领导。”

欲善用储备金解决问题

安华作为前副首相兼前巫统署理主席,熟练于政治操盘。他曾在巫统党选击败原任巫统署理主席嘉化峇峇,一举终结了后者长达40年的政治生涯。

卡立同样拥有扎实的政绩,在他的领导下,雪州已取得近30亿令吉的储备金,而他一直都谨慎地管理这笔财产,拒绝将钱用来资助公正党的政治计划。

批评“加影计划”的人士就声称,公正党制造补选是要打这个金库的主意。

安华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个说法并不新鲜,并感叹这个指控对他如此“不公”。

“我到了这个政治生涯阶段,怎么会破坏良好施政?如果我那样做,那是完全疯狂的事情!……我不会改变这项政绩(指储备金)。”

反之,安华指出,本身所要改变的是利用这笔储备金的方式。他说,若雪州仍有贫穷和公屋等问题,那就没有必要夸耀储备金。

“所谓的良好经济管理并不是有很多的储备金,而是妥善地管理经济。如果你是为了公屋和雪州大学的免费教育而花钱,难道那是浪费公帑吗?”

首务希望解决圣经风波

安华用了长篇大论来解释,为何他选择要介入雪州政府,他其中一个不满之处,就是州政府处理雪州宗教局临检大马圣经公会,并扣押逾300本马来文和伊班文圣经风波的手腕。

安华认为,这其实是简单了当的“行政”事务,而这将是他首个希望解决的事情。

“我会说:‘保证它们(圣经)不会分发给穆斯林,不要将它们送到学校,只限基督徒阅读。我要白纸黑字保证’。然后,我(将会)归还它们。”

卡立上周受访时就曾承认本身某些方面不如安华,后者可以应对一些强人所难的要求(比如兴权会的诉求),并有能力将这些提出要求的人,最后转变成他的支持者。

安华表示,若他领导雪州政府,他将利用州资源来建立穆斯林的信心,以便他们不会被宗教威胁假象所影响。

他透露,本身曾碰到一些对基督教大肆宣教感到“无形恐惧”的穆斯林,并认为此事是“超越政治范畴”。

“不,我不相信伊斯兰教受到威胁,或我们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说,你拥有一切资源来加强伊斯兰教的地位,利用清真寺来教育,推动你的宣教活动。”

“但你绝对不能允许别人来勒索你,向非穆斯林灌输这种恐惧。我国独立超过半世纪,发生这种事情是令人感到悲哀的。”

解释阿拉字眼修法问题

若安华成为雪州大臣,他会否支持修改州法令,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

对此,安华以一名峇东埔伊教学者的轶事来回应。该学者曾询问安华,为何非穆斯林要修改这个州法令?

“我告诉他,老师,如果你有一名非穆斯林住在清真寺路(Jalan Masjid),那技术上而言,他不能使用‘清真寺路’这词。”

“(那名学者)说,‘他可以’。我说,‘但这是法律’。他之后感到震惊,即时反应是,你必须修改法令,但他却不知道修法的后果。”

“所以我想,我们必须解释。人们说,不,我们修改法令。但我想给它一点时间,我们必须解释。在没有接洽人民前,不要低估或高估你的影响力或能力。”

不能漠视雪州王室制度

受到卡立推崇为“政治动物”的安华,也对自己掌握民间情绪的能力感到骄傲。

安华在策划“加影行动”时就知道,即便雪州苏丹在法律上不能拒绝他担任州务大臣,但他若高傲地完全对王室影响力置之不理,是不智之举。

“我熟悉(雪州)宪法,我明白。但我尊重统治者,我经常说,在君主立宪制和议会民主制下,这不仅仅是宪法。”

“如果你接受王室制度,那就有一套繁杂的程序,有你必须承认的王位形象,而这就是遵从。”

林冠英不知 因是沟通失误

取得王室点头,抗议选票和民联成员党的共识,是安华迈向雪州大臣之路必须扫除的障碍,但安华与其团队在策划“加影行动”时,似乎已经考虑到这些事情。

这也解释,他为何在原任加影州议员李景杰辞职不到24小时就宣布上阵,以及他为何采取“软性攻势”来解释制造补选的原因。

这包括承认“错误”,比如宣称因为沟通失误,才会导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蒙在鼓里(他以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会告诉林冠英)。

声称民间至今反应不错

他解释,本身之所以选择到加影上阵,是因为该选区人口反映了雪州的人口分布,而选择这个时候制造补选,也代表他与民联在来届大选之前,还有时间证明自己。

“我不能长期忍受此事(雪州公正党的不和及国阵的攻势)。我必须决定。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不是很受欢迎,而《当今大马》也要负部分责任。”

“不过,为了更大的利益,我们已经做出决定,而我想,作为开始,至少我们已对国阵攻其不备。没人料到……”

当然,人民也没料到此事,一些人就因为公正党制造另一场补选而大动肝火。不过,安华却不认为民间的反应全然是负面。

“(我们所获得的反应)不错。这代表我们了解人民的情绪,对我的政治领导而言,是正面的发展。”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