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研讨会通过沙砂自决提案

打印
分类:时事

杰菲里强调,只有沙巴和砂拉越获得他们应有的权力,马来西亚联邦才能得以巩固。他也呼吁,我国应该成立一个涵盖东马和中央政府代表的“和解与改革委员会”。

除了倡议增设两个副首相职让东马两州领袖出任之外,昨日在吉隆坡聚集召开研讨会的东马主权运动分子也酝酿在布城号召一场大集会,以抗议中央政府持续拒绝重新检视“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沙巴和砂拉越两州遭到不公平对待的问题。

沙巴立新党主席兼冰谷州议员杰菲里就反问,“为何不呢?我们应该采取一切行动来推进我们的议程,以寻求解决方案。这是选择要做一些事情,还是什么都不做。”

他昨日是在吉隆坡出席“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由砂拉越人民支援协会(Sarawak Association for People's Aspiration)和北婆罗遗产基金会(Borneo Heritage Foundation)联合主办,约有80人出席。

杰菲里(右图右)在研讨会后也表示,这次研讨会是刻意选在吉隆坡举行,以向中央政府发出讯息。

“我们正在尝试向中央政府发出讯息,要求他们打开自己做出回应,不要让我们(在东马)陷困。”

他补充,他们也将在海外举行类似的论坛,要恫言支持。

瓦塔分享兴权会经验

曾经在2007年成功发动印裔维权万人大集会,并且在隔年协助掀起2008年大选政治大海啸的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也到场分享其组织集会的经验,并且认为东马应该向兴权会学习。

“我告诉他们,如果你在古晋或亚庇(举行集会),他们(布城)是不会理睬的,但是如果你在吉隆坡这么做,那么他们就会担心。因此,是时候让他们担心。”

“我被告知,单在柔佛就有12万砂拉越人和沙巴人。试想想,如果你能号召到他们其中20%人,来参与巡回演讲或是任何活动。”

刚在今年2月因为不满首相纳吉没有兑现大选承诺而辞去首相署副部长的瓦塔慕迪,也建议东马两州应该将偏颇的“马来西亚协议”带上法庭,起诉英国政府。

他表示,兴权会也正在起诉英国政府,在没有妥善保护印裔权益的情况下,就将他们引起当时的马来亚工作,导致印裔社会如今被边缘化。

指马来西亚协议无效

另一方面,砂拉越人民支援协会主席苏丽娜也声称,1963年促成马来西亚成立的“马来西亚协议”是无效的,因为当时沙巴和砂拉越都不是独立的国家。

她表示,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只有独立的国家才能签署条约。

她补充,布城没有遵守“马来西亚协议”内容,比如没有“婆罗洲化”两州的公务员体系,以及新加坡在1965年未经咨询两州意见就退出马来西亚,也已经让马来西亚协议失效。

这场研讨会其他主讲人包括沙巴前进党最高理事杨志文、人类学教授阿旺哈斯玛迪(Awang Hasmadi Mois)和沙巴改革阵线副主席卡拉高(Kalakau Untol)。

研讨会出席者也通过一项提案,要求赋予沙巴和砂拉越“自决”(self-determination)的权利。

杰菲里强调,只有沙巴和砂拉越获得他们应有的权力,马来西亚联邦才能得以巩固。

他也呼吁,我国应该成立一个涵盖东马和中央政府代表的“和解与改革委员会”。

16-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