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在叙利亚内战中得到了沙特、甚至美国特种部队教官的亲自指导

打印
分类:时事

从2013年下半年,改名ISIS的武装分子重新返回伊拉克境内,回到他们曾经活跃的伊西部和北部地区。过去一周,ISIS闪电取下摩苏尔和提克里特,控制地区跨越伊拉克和叙利亚、地盘足可媲美一个国家。

 

凤凰新闻客户端评论员 阚大神

在三四年前,“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只是一支被击溃的武装力量。叙利亚危机加剧了中东地区平稳局势的瓦解,也为武装分子成长提供了温床。

在叙利亚内战期间,将活动重心转移到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获得了实战经验和招兵买马的机会,他们在不停地占领和夺取中获得了资源和根据地。大量的外来资金和军火让这一武装组织快速成长。

从2013年下半年,改名ISIS的武装分子重新返回伊拉克境内,回到他们曾经活跃的伊西部和北部地区。过去一周,ISIS闪电取下摩苏尔和提克里特,控制地区跨越伊拉克和叙利亚、地盘足可媲美一个国家。

但 是,ISIS进入伊拉克境内的武装人员不过5000至6000人。留在叙利亚境内继续对抗叙利亚政府军的可能有6000到7000人,总数不过 1.1-1.3万武装人员,还要同时应对叙伊两大战场。再除去预备队、城镇守军和后勤单位,其一线作战部队可能只有数千人,甚至更少。

5、6万伊拉克政府军抵挡不住最多几千人的ISIS攻势,除了政府军腐败、低效、无能和愚蠢之外,ISIS自身又有什么样的战术特点呢?

技战术水平堪比正规军

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善于制造各种陷阱和路边炸弹,但一旦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会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ISIS整体战斗力有了很大提升。

叙利亚对ISIS来讲是个很好的练兵场,在与叙利亚正规军,以及赶来支援的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武装交手数载后,ISIS能娴熟运用各种轻重武器,实施地面群组协同作战。

从近期有关伊拉克战事的新闻视频、图片中可以看到,ISIS以徒步单兵对抗伊军重型坦克的战术非常老辣。

其往往利用居民地建筑物事先选择好伏击阵地,要么是战车难以机动规避的桥头,要么趁坦克绕行路障车速放缓、视野不佳时,近距离(不超过200米)发射反坦克导弹实施顶部攻击,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或者先用RPG火箭筒击穿M1A1侧装甲,毁伤其发动机舱,使之丧失行动和反击能力后,再派敢死队向炮塔内部扫射和投掷集束手榴弹以消灭乘员。

其实,早在2013年的“721”阿布格莱布劫狱案中,ISIS恐怖分子就表现出相当高的军事素养——其不仅装备有AK-47步枪、机枪、榴弹发射器、迫击炮等火力凶猛的步兵武器,事先编设了突击组、火力组、破障组和敢死队,还祭出人弹、汽车炸弹等“撒手锏”,并且善于综合运用定点爆破、火力掩护、伏击打援、声东击西等多种战术手段。2013年7月从阿布格莱布监狱逃出的数百亡命徒,大多加入了该组织。

很多人因此怀疑,ISIS在叙利亚内战中得到了沙特、甚至美国特种部队教官的亲自指导和点拨,否则,即使“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战术素养也不可能提高得如此之快。

特别是这种“围点打援”“声东击西”的战术实际运用,还有步兵伏击坦克的战术动作,期间很多技巧和注意事项,都不是自己很快就能琢磨出来并运用得当的。

否则整个中东地区,各种各样的恐怖团伙早就都“化茧成蝶”,突飞猛进了。ISIS也不会这么突出得令人诧异。

前萨达姆军官是指挥骨干

经过“大换血”,原先组成相当国际化的ISIS领导层现已全部换成巴格达迪的亲信,且都是“100%的伊拉克人”。而众多萨达姆政权时期的军人,也在去年和今年纷纷加入ISIS。

据悉,在直接听命于巴格达迪的ISIS委员会中,至少有3名握有实权的前萨达姆政权军官,而巴格达迪最倚重的军事顾问哈吉·贝克尔,就是一名前伊拉克陆军上校。

大 批旧军官的加盟,使ISIS的“共和国卫队”色彩愈发浓厚,贝克尔帮助ISIS拟定作战计划,并参考萨达姆控制军队的经验做法,为ISIS打造了一套严密 的军事通信体系。如创设安全机构用于“保障组织凝聚力和清洗内部派系”,组建令人生畏的刺客队伍,专门暗杀叛徒和持不同政见者。

巴格达迪和贝克尔还要求,ISIS高层不得与战地指挥官直接联系,所有命令必须由ISIS委员会下达,以确保军令统一。

西方专家指出,ISIS拥有“一流的军事领导层”和“令人难以置信的指挥、控制体系”。

200名车臣高加索老兵是其最强部队

值得一提的是,据外媒报道,ISIS内有一支操俄语、自号“移民军”的外籍战斗分队,人数约200,由车臣人阿布奥马尔指挥。别看他手下兵力不多,却大都是来自北高加索、俄罗斯、乌克兰和中亚的退伍军人,其中不乏参加过波黑内战、车臣战争和俄格战争的老兵,战力十分强悍。

正因为“特别能打”,阿布奥马尔被认为是“叙反对派武装中最具影响力的战地指挥官之一”。

总体来看,ISIS部队训练有素、战斗经验丰富,熟悉伊叙地理环境,且能不断得到来自海外的人员、资金及军火补充。最令人头疼的是,他们受极端宗教的狂热影响,作战意志异常坚决,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

作战战略实施得当已非吴下阿蒙

在总体作战方案的制定上,ISIS的表现同样不俗。

ISIS根据己方实力,对进攻路线和目标选择做了周密规划。去年以来,为躲避叙政府军打击,ISIS将主力移至伊境内,并于今年年初一举攻占安巴尔省,并轻取费卢杰和拉马迪。

在占领费卢杰之后,伊拉克整个西部都处在ISIS不断扩张势力的影响之下。ISIS趁机在伊西部的逊尼派聚集区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经过半年“休养生息”,终于让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壮大。

从今年6月开始,ISIS乘胜在伊北部发动猛攻,相继攻陷摩苏尔和提克里特,前锋所指距巴格达仅95公里。以往ISIS的攻势主要是袭击、伏击、骚扰,即便攻坚也只针对一两个城市,此番同时在几个省发动攻势,是非同寻常的。

“伊斯兰国”现雏形

从地图上看,ISIS已经割据地盘,分裂出一个新的“国家”。其控制的伊叙城镇,均位于两河流域。

在西线,ISIS攻占幼发拉底河沿岸7座城镇(曼比季-革命城-拉卡-代尔祖尔-阿布凯马勒-拉马迪-费卢杰),打通了由伊拉克向叙东部调运物资,以及从土耳其境内走私军火的“国际交通线”。

而在东线,该组织拿下底格里斯河沿岸4座重镇(摩苏尔、拜吉、提克里特、萨马拉),不仅夺取了丰富的石油资源,更与西线配合形成夹击巴格达之势。

目前,该组织声称已控制了尼尼微省、阿尔安巴尔省、基尔库克省大部,和迪亚拉、萨拉哈丁、巴比伦、巴格达省一部,并一度包围了位于白吉的伊拉克最大炼油厂(日炼油能力30万桶),兵锋直指巴格达。

叙利亚战场上锻炼出来的新生军事力量进入了伊拉克,他们更有活力,同时手中又有大量的资源可以利用,而马利基领导的政府显然并未做好与之抗衡的准备。伊拉克政府军从未碰到过像ISIS这样强劲的对手。

尤其是ISIS实施的恐怖屠杀战略,ISIS公布的大屠杀照片让世界感到恍惚:仿佛当今不是21世纪,而是一个野蛮的原始丛林时代。令人惊骇的处决,照片令人不寒而栗。一名网民留言说,如“种族屠杀”的照片属实,看上去恐怖分子比故事中的妖魔还要残忍、野蛮。

会继续壮大,还是将自我崩盘?

如今ISIS已招降纳叛,滚雪球般裹胁了一批各怀鬼胎的逊尼派部落附从武装,集结了一支堪称可观的军事力量。

目击者称,他们装备有缴获或从库存中找到的俄、美、中、欧制坦克、火炮、火箭炮,甚至在摩苏尔伊西斯机场弄到了一些“黑鹰”直升机,但主战武器仍然是装在皮卡车上的火箭筒和“德什卡”机枪,以及自动步枪和炸弹。

和许多恐怖组织不同,ISIS不仅有国际兵源、财源,而且有自己的人力、财力基地,还刚刚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总资产可能增加至15亿美元,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倘国际社会不及时应对,后果会很严重。

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要在什叶派众多的区域展开一场大战,还是更倾向于巩固其在逊尼派控制的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东部区域的新“哈里发”。

当然,正如凤凰网友所说,物极必反,如此太高调会死得很快,等着看他们怎么崩盘吧。

从现实看,ISIS的万人势力难以用较小的代价杀入伊拉克人口最多的什叶派聚集区。

南方人口两千多万的的什叶派,从宗教领袖到昔日的反美首领,都已号召和动员全民起来殊死“圣战”,这涉及到什叶派生存还是死亡的命运。

特别是,什叶派作战意志和战斗力也同样颇为不俗的上万名“萨德尔军”已经重新集结动员起来,再加上从伊朗赶来的的革命卫队精锐特种部队的地面增援,以及美国可能的空袭支援。马利基什叶派政府还是有较大希望守住巴格达一线的。

从历史看,ISIS一贯嚣张跋扈,极端主义和残酷信条本性不改,在几乎每一个地方,最终都会因疯狂的“斩首”、强推中世纪的原教旨伊斯兰教法等问题,和昔日盟友反目成仇,包括“基地”组织都受不了他们。

ISIS可以暂时和伊拉克逊尼派地方势力结成暂时的同盟,逊尼派领袖和民众很难长期忍受ISIS的“超级原教旨主义”统治,双方极可能无一例外地以内讧收场。这些都会制约其武装的扩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