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洪灾的生死搏斗

打印
分类:时事

这户人家住有一名女人,身边围绕着7名孩童。她告诉我们,他们已断粮三天,每日饮用河水,饥不择食。看起来,这条村就像曾遭遇海啸袭击。然而,不管村子如今看起来多么糟糕,村内的原住民都会重建家园。

 

 

与洪灾的生死搏斗
 

 日期:2015年1月22日

直击灾区(二)

在半岛大水灾之后,多个重灾区开始重建工作。但在吉兰丹州话望生内陆的原住民社区,即使洪水已退下三周,数百名原住民仍未获得任何援助。

《当今大马》与《KiniTV》上周跟随马来西亚天灾救援基金会(MEDRF)的人道援助团队,深入丹州话望生内陆地区采访。

粗略估计,话望生森林内住有逾2000名原住民,散居在20个村落。

 
沿途路道封锁,桥梁遭洪水冲走,要进入灾区一点也不容易。

我们目的地是甘榜拓海(Kampung Tohoi)。眼前面临的难题是,我们需要越过一条河流,但桥梁却已塌毁。

最初,我们原想修复这座桥,然而此举颇费周章。囿于时间,唯有打消这个念头。

我们的B计划

于是,我们改变计划。在纽西兰人史迪华(David J Stewart)与巴鲁(Badrul)的协助下,我们想到了一条主意,可在没有桥梁下过河。

史迪华是本团领队,拥有逾20年越野驾驶经验,而巴鲁则来自另一支志工团,是一名训练师。

当你无计可施时,你一般就会回到最简单的想法。而这个计划,我们称之为B计划。

 
所谓的B计划是,我们驾驶四轮驱动车入河。

届时,水位将直逼车窗高度。倘若司机缺乏经验,这当然极其危险。然而,眼见大雨即将来袭,我们亟需冒险,尽快越过对岸。

我们听闻,不管风吹雨打,水位高低,当地原住民曾多次冒险过河来往两岸,只为寻找食物与药物,以供家人果腹,治疗病患。

我们乘坐四轮驱动车越河尚且如此危险,可想而知原住民的情况。

然而,他们却非过河不可。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条河可能就像生与死的分别。

有惊无险过河

我们的第一辆车绑上数条粗重的拖车带,并将拖车带捆绑在对岸50公尺的3条巨木后,即开始过河。

所有人屏住呼吸,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虽然四轮驱动车专门为越野行车所设计,每个人依然心惊胆跳,将目光投向史迪华的车子。

史迪华先将车头探入河流,逐渐行向河床。霎时之间,车尾传来一声巨响,车子微陷入河道之中。




但车子左右摆动后,史迪华成功把车驶向对岸。所有人兴高采烈,欣喜鼓舞,原住民也不例外。

余下车子逐一越过河流,并未遇上任何麻烦。

然而,排在最后的巴鲁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的车子并未安装通气管,通气管专为保护车子免于入尘与入水而设,是越野驾驶必备装置。

河水浸入他的车子引擎,导致车子在河流中央熄火。我们需动用两辆绞车将车子拉出水面。

然而,车子却已故障。我们耗费2小时,尝试修理这个“湿水引擎”。就在此时,营区一支救援队前来协助我们。

绕道而行遇阻

车队越过对岸后,眨眼之间,原住民即将木桐排列整理。假如是我们动手,这项苦差可能需至少花1个小时以上。

这些原住民不仅坚韧、勇敢,更是天生的建筑好手。他们在20分钟内,即把简陋木桥搭建起来。

艰难当前,他们一笑置之。

 
尽管巴鲁车子已暂时修好,却需要不断运作引擎,否则将会再度故障。走到这里,地势愈见险峻,斜坡湿滑,泥路处处藏有隐蔽坑洼,一个不小心,我们或会深陷泥沼,费时费力方能摆脱困境。

我们决定绕道而行。不过,我们发现我们失策了:我们昨天才越过的桥梁已经不再吊起,其中一段更是陷入4尺之深。

这座临时大桥是由木桐与泥土粘合而成,底下是一条急流。稍有差池,车子将坠入20英尺深的河流之中。

庆幸的是,车队所有成员均安全越岸。

原住民家园毁

接着,我们来到一个满目疮痍,断垣残壁的村庄——甘榜吉雅斯(Kg Jias A)。这座甘榜饱受水灾冲袭,高脚屋依旧屹立,但满是污泥。

唯一完好无损的木屋,离地6尺之高,但洪水来袭时,水位曾涨升至屋子的窗口位置。



这里水位曾飙涨至14尺。村子附近有一条河流,其水位在水灾期间更是一度攀升至30尺。

这条村的原住民并无人因水灾丧命,但如今他们家园尽毁,流离失所。只有一户人家住所无大损害,才继续住在原处。



饮用河水生存

这户人家住有一名女人,身边围绕着7名孩童。她告诉我们,他们已断粮三天,每日饮用河水,饥不择食。

看起来,这条村就像曾遭遇海啸袭击。然而,不管村子如今看起来多么糟糕,村内的原住民都会重建家园。



吉兰丹原住民皆是坚韧不拔的人。他们面临饥饿、疾病、自然与人为灾害,少人伸出援手,还有更多的问题与挑战。

他们生活在贫穷线底下,但即使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他们仍然笑看生死,每日排除困难,只为确保家园安全。

史迪华以严肃的语气说,这次的大水灾可能会造成更糟糕的结果。

“我们进入村子,或许不是捐助食物,而是将一具具的尸体拖出来。”

救援队伍说,他们将继续竭力协助原住民。

不过,史迪华认为,当地的灾后重建工作,或许需要数个月,甚至数年。


延伸阅读:
在丹州,一群被遗忘的灾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