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亲两次被夺,能坐视吗?”

打印
分类:时事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入狱,次女努鲁努哈是否代父上阵,镇守峇东埔议席,成为焦点。遥想当年,安华首度被判入狱,努鲁努哈只是一名婷婷少女;17年犹如白马过隙,努鲁努哈如今已为人妇,且是两名孩子的母亲。努鲁努哈今年31岁,毕业于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修读艺术与视觉系,现为3D设计师,丈夫为马航飞机师。

她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谈及会否上阵峇东埔一事,对此不置可否。

“如今谈这个(上阵)仍为时过早,我暂且搁置这个问题。”

“就我所知,没人讨论这个(代父上阵)。”

不过,谈及是否准备挺身而出,迎接父亲入狱所带来的种种挑战,努鲁努哈却异常坚定。

“人总归要准备好的。无论是否准备好,我已经在这里了。”

“当有人两次夺去你的挚爱——而我必须强调,它是透过不义手段——你能否坐视不理?”



安华钦点女儿上阵?

安华上周入狱后,政坛盛传他钦点努鲁努哈上阵。

尔后,这名08年成为公正党终身党员的女儿发起“迈向自由之行”,成为运动领导人,以施压政府释放父亲,更让人对上述说法深信不疑。

安华首度入狱之时,其妻子旺阿兹莎代夫上阵,竞选峇东埔国会议席,成功三次守土。

直至安华获释出狱,五年禁止参政期间届满,旺阿兹莎方在2008年辞职制造补选,让路安华重返国会。

峇东埔素来是安华的桥头堡。以505大选为例,他以逾1万1500张多数票,击败巫统候选人玛兹蓝(Mazlan Ismail)。

自烈火莫熄以来,除了旺阿兹莎代父上阵,人称“烈火莫熄公主”的长女努鲁依莎,也加入走上从政这条道路。她在2008年上阵班底谷,一举击败曾连任多届的莎丽扎。

“请原谅我的不专业”

《当今大马》在泗岩沫府邸访问努鲁努哈时,其3岁大的孩子纠缠着妈妈不放,坚持与她挤在同一张椅子上。就在此时,另一名儿子则在房外嚎啕大哭。

直至努鲁努哈丈夫前来把孩子带走,努鲁努哈才叹一口气,要求记者原谅自己不专业。

访谈起初,努鲁努哈一提及父亲名字,就不禁潸然泪下。



她忆述,自己毕业以后,曾想过留在美国,但最终依然选择返国。

“我在美国待了一阵子,直至第二肛交案指控再度浮现。我惊愕万分,崩溃了。”

“我必须回来,与家人站在一起,我必须为此而战。”

“我深爱我的父母”

谈及父亲安华与母亲旺阿兹莎之时,努鲁努哈眼眸中总是流露一丝丝温情。

“我是按父母教导的人生价值长大。我爱他们。他们造就了今天的我。”

对于安华所承受的苦与痛,努鲁努哈不愿指摘任何人。

“归咎他人对你的内心不好。它让你一事无成,而相互指责的游戏却没完没了。”

然而,她也不否认自己沮丧愤怒。

“两者均有。我伤心,是因为有人从我们身边夺走父亲;我生气,是当你看一看司法体制时,我所期望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被冲洗到沟渠去了。”

“我是一名母亲,而我思考的是,我的孩子将在什么样的马来西亚长大。”

家人未料下判结果

她还说,全家均对安华鼓舞打气,表示家人对他永不言弃。

“我想告诉他,我们十分惦记着他。我们会一直支持他。他无需担心,我们会继续为他奋斗。”

努鲁努哈一边说,泪水一边涔涔而下。

安华被判罪成,服刑五年。对此,家人是始料不及的。努鲁努哈透露,联邦法院下判之前,自己与旺阿兹莎一直保持乐观,家中生活如常。

“我毫无预知下判结果,我们(对他被判罪成)深感震惊。他没什么不同,他现在也没有不同。他仍是同样一位安华。”



家人最后一顿午餐

然而,父亲入狱后,家中竟是一片抑郁。

“他孙子十分挂念他。我的孩子成功向他道别,但其他人(努鲁依莎孩子)却因法庭当时正在开庭,无法向他辞别。”

她辞泪俱下,接着说起法官判定安华罪成后,家人与他的最后一顿午餐。

“虽然我孩子能够吃完午餐,但我们没人吃得下。接着,我们全部(与安华)相拥,希望这不会是最后一次拥抱。不幸的是,它(目前而言)是这样。”

16-2-15

Tu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