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不是大便!”学者疾呼改革议会

打印
分类:时事

国会下议院在一周内三度停钟,开夜车通过多项法案,周四更是激辩18小时,强行通过《2015年煽动法令修正案》,结果再度掀起改革议会的呼声。学者与议员纷纷倡议,应当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深究法案,而非仓促与强行通过法案。他们也认为,国会应加长议会期,甚至设立日事议程委员会,定夺国会流程,以加强议会效率。

政治学者黄进发向《当今大马》提出,国会应当延长会议天数,不可“为通过议案而通过”。

“立法不是大便。不是说你到了需要的时候就进去厕所,赶快把事情办完。立法有严重后果的,不是为了方便。”

建议议长下放权力

黄进发(左图)引述国会改革倡议联盟(GCPP)报告,建议议长下放权力,设立日事议程委员会与国会遴选委员会等。

根据这份报告,国会可通过设立日事议程委员会(House Business Committee),调整议会时间、分配辩论时间、议会流程等。

以周四辩论为例,民联议员以马来亚大学副教授阿兹米沙隆挑战煽动法令违宪案未审结,要求国会下议院展延《2015年煽动法修正案》二读与三读,惟被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驳回

黄进发说,如今议长一人掌握议会大权,决定开会时间与议程设定(agenda setting),才会发生上述现象。

“议长主要应该主持会议,而不是完全掌握大权。”

他点出,一旦设立日事议程委员会,议长即不再全权掌握议程设定,可避免议长独断拉长会议。

他还提出,议长必须是民选议员,而不可由非民选议员出任。

他说,如此一来,议长必须选民负责,而非全然听命于政党。

“在英国传统,议长一旦当选,就暂时脱离党籍,以示公正。”

设国会遴选委员会

黄进发目前是槟州研究院研究员。他指出,国会不应事无巨细,包揽大小课题,而应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Parliamentary Select Committee),让委员会深入探讨个别课题。

他援引的国会改革倡议联盟(GCPP)报告中写到,如今辩论拖宕至深夜,皆因议案是在下议院以”全院式委员会”(Full-house committee)的形式辩论。

所谓全院式委员会,即全体下议院222名国会议员,共同参与委员会阶段。

就以国会在周二凌晨以停钟方式,通过《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为例,当时民联议员眼见要求政府撤回或修正反恐法案不果后,就在法案进入三读时以“拉布”方式,拖延议会通过反恐法案的时间。

议会全程进行9次记名投票,驳斥民联议员提出的修法动议,创下记录。

这导致原本拟于周一晚上9点半休会的下议院,直至周二凌晨2点25分才休会。

“拉布”也称冗长演说及冗长辩论,是指议员对动议或法案有异议时,刻意拖延议会通过法案的时间。

倘若设立更多委员会,议员不仅能针对某个课题更为深入辩论,有人不赞同相关立法时,也可在委员会阶段提出,无需在全院辩论。

增设国会常务委会

前高教部副部长长赛夫丁阿都拉与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谈及国会改革之时,同样点出设立委员会的重要性。

赛夫丁阿都拉(右图)分析,欲让停钟事件再现,关键在于多设数个国会常务委员会(Standing Committee)。

“国会在关键领域,组成数个国会常务委员会。如果有新法案将会提呈,若无委员会管辖该法案,则再设立新委员会。"

"关键在于:法案在国会读出之前,应在委员会层次讨论。"

就目前而言,国会下议院只有5个常务委员会,分别为提名委员会(Committee of Selection)、公账委员会(Public Accounts Committee)、议会常规委员会(Standing Orders Committee)、议院委员会(House Committee)、特权委员会(Committee of Privileges)。

相较于遴选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常务委员会的任期更长,专注的领域更广。

应减少全院式辩论

赛夫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另一道改革方向,即由朝野共同拟定议程设定。

“议长与政府、在野党协商会议天数,包括即将辩论的法案数量。这能够防止开会至深夜或凌晨。”

王建民(左图)也指出,国会需设立更多遴选委员会。

“别人说在野党议员拖宕议会时间,这是不对的。作为立法者,我们不可能静观且全盘接受国阵议员所提出的东西。”

“如果我们有国会遴选委员会,这些课题就可用在那个层面解决,无需在全院辩论。”

开会至凌晨4点许

过去一周堪称国会史上最漫长的一周。周一晚,国会“停钟”,并在在一片反对音浪中三读通过备受争议的《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由于三读投票结果是79票对60票,民间一些人士在事后试图揪出缺席的民联议员,并要求他们解释。

周三晚,国会再度“停钟”,企图强行通过多项法案。议会最终在凌晨2点才休会。

周四晚,国会在一周内第三度“停钟”,最后更拖至周五凌晨4点许才休会,创下最长会议时间的记录。

许多议员批评“停钟”辩论,乃严重侮辱议会,并影响议员的职责。

一些议员也纷纷病倒,有者在议会开会至半夜时,忍耐不住而在议院内昏睡。

11-4-15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