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苦日子刚开始

打印
分类:时事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瑞士银行业“引以为豪”的银行保密制度正一步步地瓦解,瑞士银行的形象也蒙上了阴影。如今,新加坡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在全球迈向税务讯息分享的潮流中,印尼、印度等亚洲国家,准备追查存放在低税率新加坡的未申报资金。据悉,印尼本国公民存放在新加坡的资金高达2250亿美元,在银行业务的占比为30%-50% 。全球离岸财富管理中心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离岸中心掌管的非公开资产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 

 

 

 

新加坡苦日子刚开始

25/08/15

作者/来源:唐逸如   国际金融报 http://finance.qianlong.com

虽然前有香港、后有东京,但新加坡在亚洲的金融中心地位依然不容小觑。得益于其国内稳定的政治及经济环境,再加上低税收及规范的法律制度,新加坡吸引了全球许多顶尖财富管理机构落户为客户理财,甚至被称为“亚洲瑞士”。

不过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瑞士银行业就麻烦不断。在经合组织的压力下,瑞士银行业“引以为豪”的银行保密制度正一步步地瓦解。2014年10月,瑞士同意在2018年实施税务资料的自动交换。虽然这一项协议还需等待瑞士全民公投,但不少客户已经提前将财产转移走,瑞士银行的形象也蒙上了阴影。

如今,新加坡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在全球迈向税务讯息分享的潮流中,新加坡财富管理经理早已感受重重压力,但眼下他们面临了更加迫在眉睫的风险——印尼、印度等亚洲国家,准备追查存放在低税率新加坡的未申报资金。

新加坡财富管理经理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应对挑战。而包括印尼在内的周边国家早已虎视眈眈,希望借此机会缩小与新加坡的差距,吸引更多资金回流。

 如坐针毡

新加坡是亚洲以资产计第二大离岸中心,规模仅次于香港。根据德勤数据,新加坡银行业管理的私人客户资产达到4700亿美元。

早在2004年12月,新加坡政府就对信托法进行改革,允许外国人可以不受法定继承权的比例限制,并清晰界定了受托人与授予人的关系。新加坡私人财富管理由此经历黄金10年,成为“亚洲瑞士”。

除了上述改革措施之外,低税收是新加坡吸引海外客户的“法宝”之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公民因为“追求更低税率”而放弃身份,其中最著名的人是脸谱网站创始人之一爱德华多·萨维林。2012年,萨维林因为美国资本利得税太高而选择移民新加坡。

大部分东南亚客户也看中了新加坡的低税收环境。其中,印度尼西亚是新加坡财富资产管理业务的主要来源。据悉,印尼本国公民存放在新加坡的资金高达2250亿美元。“印尼在新加坡私人银行业务的占比为30%-50%,”新加坡一位顶尖全球财富管理的银行家在接受英国路透社采访时表示。

但是印尼政府表示正考虑对愿把海外资金汇回国内的个人实施租税特赦。“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法律框架内。”印尼财政部政策办公室的负责人Suahasil Nazara表示。

据介绍,这项“租税特赦”政策是以意大利的相关税收方案为模板进行设计的。2009年,意大利针对逃税者进行特赦,发现了放在海外的800多亿欧元资金与资产——约等于当时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的5%——创下了政府捕获未申报资产的新纪录。为此,意大利财政部获得了约40亿欧元罚款“收入”。

意大利在“租税特赦”方面虽然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也带来了争议。外界批评意大利财政部令逃税者不费吹灰之力就“洗白”了自己。或许是考虑到这一层因素,印尼政府表示目前上述政策还未出台时间表。

但对于印尼和其他国家的本地银行而言,新加坡私人银行所面临的压力正是他们在本国的机遇。“通过这项特赦,越来越多的基金会回到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银行Bank Central Asia 的总裁Jahja Setiaatmadja表示。

新的竞争

而新加坡私人财富的另一大来源地——印度也在试图加大审查本国居民的未申报财富。由于财政紧张,印度政府正在严厉打击逃税行为,以帮助提高政府收入。

莫迪去年5月上任伊始,就誓言要在100天内将海外“黑金”带回印度。尽管流出印度的“黑金”数目难以具体量化,但有调查显示,在2002年-2011年间,印度约有3000亿美元的资金非法流向海外,目的地包括英属维尔京群岛、瑞士、列支敦士登等传统“避税天堂”。新加坡同样名列其中。

目前,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SEBI)已要求国际私人银行业者在委员会登记其海外分支是否在印度招揽生意。如果这些银行同意登记,则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会要求他们披露客户信息。

“这些调整显然会令财富管理经理的工作更加复杂。(他们)将必须考虑每位高净值客户的住处和法定住所。”EY Advisory的财富和资产管理合伙人Mark Wightman说。

新加坡金管局已经表示,其拥有一套严格的机制来打击洗钱,若有人违法,金管局将采取严厉行动。据知情人士称,金管局官员一直在询问私人银行,是否听到客户对信息共享机制有什么担忧。金管局未就此置评。

新加坡财政部发言人说,财政部指出,新加坡需要先签署双边协议,然后才会自动共享数据,并且这些协议将取决于伙伴国家拥有“强有力”的法律框架,来保持信息的机密性,而且“只将信息用于税收目的”。

但对于新加坡的银行来说,朝数据共享迈进意味着他们之前的模式将发生彻底的改变。现在的业务模式主要依赖于他们能够在低税负环境下严格保证客户隐私。但也有分析指出,得益于强大的法律制度、安全性以及大量的财富管理人才,新加坡仍将是富有魅力的离岸财富管理中心。

越来越严格

新加坡的现状只是全球财富管理中心的一个缩影。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诺引入税务信息的自动交换,为各国海外银行客户提供的银行保密法已逐渐废除。全球离岸财富管理中心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目前,共有90多个国家承诺引入税务信息的自动交换。这些国家中有58个计划从2017年元旦起开始实施,而包括瑞士在内的另外35个国家则计划在一年后设置自己的方案。

伯尔尼大学国际法教授彼得·V·昆茨(Peter V Kunz)表示,瑞士“多年来错过了很多国际发展”。但大约3年前,有关部门意识到采纳税务信息自动交换的“是无法避免的”。最终瑞士认识到,“税务信息的自动交换迟早会实施,所以他们跳上头班车,以便根据本国利益进行谈判。”。

在经合组织信息交换标准的草案中,瑞士已基本上成功解决了与己相关的问题。这包括在全球范围内采纳同一套信息交换标准、互惠概念和尊重资料保护。“瑞士虽已赶上趋势,可我们必须确保在事情进一步发展时,还能保持这一状态,”昆茨警告说。

而早在2013年,卢森堡就放弃了数年的抵抗,决定开始与外国税务机构分享其银行存款信息。“情况和以往完全不同了,”时任卢森堡首相容克曾表示,“并不是每件事都发生了改变,但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其他改变也是必要的,否则一切都将改变。”

“离岸中心掌管的非公开资产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Mark Wightman表示。

《新加坡文献馆》

Wedn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