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荣:国盟的焦虑 首相的压力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随著王室的表态,加上朝野政党的施压,国盟政府在召开国会上,相信很快就有一个明确的日期和定案,毕竟一直拖延国会的召开,不只会引发宪政的危机,也会进一步摧毁国盟政权因抗疫不力,执政不佳下摇摇欲坠的合法性。

林建荣:国盟的焦虑 首相的压力

美国文学家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复,但有相似押韵。”,国会何时召开,再次成为国盟政权的焦虑,也是首相慕尤丁的压力。

在慕尤丁于今年1月12日,以抗疫为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也冻结国州议会的运作。当时,在野党和公民社会组织,就反对颁布紧急状态抗疫的做法,并质疑,这乃是国盟企图保住政权的滥权之举。随后,国家元首于2月表明,国会在紧急状态下仍可以开会。根据国会原订的行事历,3月8日是国会下议院复会的日期。

不过,国盟政府依然以抗疫为理由,一直回避召开国会的确实日期,只表明一旦疫情受控,紧急状态结束,将召开国会,并还政于民。

 

然而,随著在野党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施压,再加上巫统也随后表态,不应停摆国会,国盟在何时召开国会课题上面对的压力与日俱增。

来到6月,国家元首及马来统治者会议同时谕令国会及早复会,也表明紧急状态在8月1日到期后不应再延长,国盟政府还能冻结国会多久?

这不是国盟政府在召开国会上第一次面对焦虑。在去年3月,刚上台的国盟政府,也面对著同样的压力。当时慕尤丁虽获国家元首委任为首相,但他是否掌握多数支持是备受质疑的,而原本最好的检验点,就是原订3月9日召开的下议院会议,然而为了有更多时间争取和巩固议会的多数,最终国会才于5月18日召开“一日国会”,也仅有国家元首发言,没有进行任何法案辩论。

近期将有定案

根据当时国会的座位排阵,执政党有114名国会议员,而在野党则有108人,朝野只有微差的距离。尽管之后,多名在野议员陆续跳槽国盟,国盟也在国会表决中,关关难过关关过,可是随著今年开始巫统逼宫加剧,一旦失去巫统的支持,国盟很可能面对著去年12月霹州议会土团党大臣信任动议不过关局面,失去国会主导地位,到时慕尤丁将面对下台危机。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国会议员虽已施打了疫苗,以及建议可混合式,即线上线下同时开会,国盟在国会召开一事上,依然含糊其词,一直拖延。

无论如何,随著王室的表态,加上朝野政党的施压,国盟政府在召开国会上,相信很快就有一个明确的日期和定案,毕竟一直拖延国会的召开,不只会引发宪政的危机,也会进一步摧毁国盟政权因抗疫不力,执政不佳下摇摇欲坠的合法性。

 
林建荣
Fri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