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局势日渐污秽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东马砂州的泛婆小道﹐供二百多万人贯通全州的交通﹐喊破了砂州人民的喉咙﹐多年的期盼﹐也只得区区五亿令吉的拨款﹐还不如首相专机十年的维修费﹐真可怜呀﹗

作者: 
韦尚仁

西马有大道﹑火车﹑轻快铁﹑有廉价机场﹑有维修一条大道就拨款60亿令吉﹐样样好处西马优先。东马砂州的泛婆小道﹐供二百多万人贯通全州的交通﹐喊破了砂州人民的喉咙﹐多年的期盼﹐也只得区区五亿令吉的拨款﹐还不如首相专机十年的维修费﹐真可怜呀﹗

不过有一点值得砂州“自豪”的事﹐那就是西马的孽障一定会祸延到本州﹐令人刮目相看。

十多年前西马大耳窿猖獗﹐杀人放火﹐无孔不入﹐无恶不作﹐不知摧毁了多少温暖家庭﹐断送了多少宝贵性命。当他们的恶行达到顶峰﹐人民忍无可忍时﹐政府一声下令全面取缔﹑扫荡﹑追剿大耳窿﹐一时令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西马站不住脚﹐他们东渡了﹔在东马砂州大城市招兵买马﹐立门开户﹐一时大街小巷的墙壁上﹑柱子上﹑电杆上﹑电压转变站墙上﹑电讯塔上﹑候车亭上全贴满了招借告示﹔就连停在街上的汽车挡风镜上﹐排屋的信箱里﹑铁门隙间﹐也塞有招借告示﹐真是可与大选旗帜相媲美﹐令人大叹大耳窿的招财手段伶俐﹗

接着而来的是在西马大行其道﹐哄骗威胁﹑货不对办的刮刮乐集团﹐他们在西马多行不义﹐纯朴妇老﹑游客村民纷纷上当入瓮﹐告上警局、投诉局。政府认定他们生财不正道﹑行径缺德﹐又玷污大马形象﹑吓跑游客﹐而大举追讨行骗业者。为了避风头﹐掩人耳目﹐东度砂州﹐在小贩中心﹑百货市场﹑热街闹市转角处摆档铺摊营业﹐伺机行哄咋骗﹐让砂州又多了一种道儿。

西马的人儿形形色色﹐行旁门左道者不乏其人。在电玩盛行的当儿﹐只要把方程式一改变﹐什么鬼马游戏﹐甚至赛马﹑十二支﹑卜克﹑麻将﹑赛球等赌博玩艺全都出场了。学生﹑青少年﹑赌客赌鬼全都上场了。一场又一场的搏击豪赌让每年数十万国民倾家荡产﹑报穷破产﹐一片哀鸿。执法组疲于奔命﹐到处取缔封刹。说也奇怪﹐有的电玩中心﹑地下赌场﹐一个月被检举数次﹐依然敢照常营业﹐与法纪对抗﹐真有种﹗如今东马砂州也步彼后尘﹐明暗电玩场地林立﹐让执法者头痛﹐家长忧心﹗

日本慰安妇事件惊动中韩﹐纠缠多年未了﹔大马却有官爷要把卖淫合法化﹐而引发公论讨伐。如今东西马红灯区林立﹐外国妖女从正道歪道前来卖弄风骚色相此起彼落。执法组反风化队东扑西捕﹐却难以杜绝其罪恶﹐一样令人慨叹﹗

电话诈骗集团中港台组合﹐以泰马菲为引线先在西马肆虐﹐不少人中招﹐受骗总额达亿令吉。今在东马古晋及诗巫两区﹐也有人被诈数十万至一百多万﹐数目惊人﹔如无内鬼﹐就是遭存款机构里的小人出卖﹐才会有此下场。中港台马泰菲警方破获之诈骗集团应严惩痛罚犯者﹐令他们永无翻身之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