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政策救不了土著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从究责的角度看,既然巫统是主要决策制定者与执行者,何以40多年了,马来或土著普罗大眾,依然无法成功脱贫?这究竟是谁的错?还是,利益被號称护卫马来人权益的巫统精英监守自盗了?

作者: 孙和声

有人认为,505大选以后的中央执政集团,已不是国民阵线,而是土著阵线。中央高层也明目张胆地提出土著政策,且还声言,不必为此感到抱歉。因为,土著占了人口的约67%,他们理应得到他们该得到份额。

这样的言论,令人对大马的前景感到担心,这个国家究竟要往哪儿去?它究竟有没有与时並进的方向?国阵或弃用共识制,改用简单多数制,会否强化这个土著倾斜政策?

对于土著这个用法,按知名宪法专家Shad Saleem Faruqi的说法,这是个应政治需要出现的政治创造语,它並无法作基础。实事求是地说,我国宪法在提到西马原住民时,是用Orang Asli∕Aborigine这专用语;提到马来人时,是用Melayu∕Malay而不用土著,而土著BumiPutera∕Native这用语,是特指东马两州原住民的专用语。严格地说,按现行联邦宪法来从严詮释沙砂的马来人是属于土著,而非马来人的范畴,(见Shad Saleem,《宪法即命运》(Document of Destiny)一书2005)。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所谓土著,实则也因我国的西马中心主义的作用,而使土著利益多偏向马来人,而非东马土著的利益。进而言之,这个西马马来人的利益,也在实际上多偏向与巫统有关的权贵集团。

一般的马来人∕土著,特別是吉兰丹州的马来人,通常也遭到排斥于利益圈之外。这也是何以吉兰丹与东马的贫穷率特別高之故。

新经济政策已推行了40余年,在这40多年来,执政中央,制定与执行公共政策的是国阵政府,特別是其主导巫统。且从究责的角度看,既然巫统是主要决策制定者与执行者,何以40多年了,马来或土著普罗大眾,依然无法成功脱贫?这究竟是谁的错?还是,利益被號称护卫马来人权益的巫统精英监守自盗了?

若然,新一轮的土著经济议程,或类似的议程,会否歷史重演?土著议程会否成为永续监守自盗的藉口?现行的做法有否令人感到有所改变?抑或是旧態依然?若然,这是否在加速大马与普罗马来人∕土著的没落?这个执政集团究竟有无反省能力?他们有没看到308与505的恶兆?

何以大部份华人,及相当部份的城镇马来人∕土著在308与505不支持国阵?何以巫统的得票率依然停留在29%上下?答案很简单,教育程度高的城镇与人口,希望大马有所改变,希望大马明天会更好,因而要求告別腐败,良好治理、透明政务、依法治国、社会公正,政府把钱花在刀口上,赏善惩恶,制止无法无天的漏失,充实社会保障,提升国民知识、技能与国家竞爭力,公平对待各语文源流教育等。

中央执政集团若不能正视这些合情、合理、合法的正当诉求,而搞什么政治报復,或企图用「族粹」主义的手法来掩耳盗铃;只能说是倒行逆施,误国误民,加速大马的沉沦,也迟早会搞垮自己。毕竟,这已是个盛行比较的全球化时代,低劣的政绩已不能掩人耳目,只要无法搞好政绩,再多的土著这个那个,也只能是陷阱而非愿景。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