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註册局的权威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社团註册局的工作效率快慢不一,沙巴进步党3天就註册成功,吉隆坡华人大会堂也在10天后便粉墨登场;民联三党申请为一个政党联盟,既有国阵作为先例,社团註册局若是如法泡製,其实並不需要让人苦候6年之久.

国阵有主席、署理主席,总秘书和总財政等职位,一切都显得非常正常,但民联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所谓「共主」,並无其他高职,儘管已经在政坛上存在5年以上,总还是让人看起来有点怪怪!尤有甚者,国阵尚且有一个最高理事会,而民联却付之闕如,若是临时现象,可也不能长期由一位共主喊起喊落。

若非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解释,国人怎么会知道问题竟出在社团册局那儿。原来,民联三党早在2009年就已经向社团註册局提出民联作为政党联盟的申请,期间虽出现民联筹委会主席再益依不拉欣退出人民公正党而受到耽搁,可民联三党重组筹委会之后再度提出申请,却又遭到为难。直到今年1月初,民联的重新申请才告顺利提呈。

社团註册局的工作效率快慢不一,沙巴进步党3天就註册成功,吉隆坡华人大会堂也在10天后便粉墨登场;民联三党申请为一个政党联盟,既有国阵作为先例,社团註册局若是如法泡製,其实並不需要让人苦候6年之久。再说,民联党的组织法並非特別复杂,三党各派出10人组成最高理事会,再由理事会復选出各职领导,这个方式十分流行于上世纪50年代,三党联盟固然以园桌会议为最高决策机构,社阵也是以成员党各派6人组成中委会。一切都有前例可循,社团註册局实际上並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去审查民联的申请。

无独有偶,行动党中委会选举风波闹了一年有多,去年9月29日,在社团註册局的指示下,该党被迫重新举行党选。可是,该局竟然不承认重选成绩,除了进行严峻的调查,註册官还警告中委会不能代表该党作出任何决策,这等于冻结中委会的权力,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行动党决定入稟法庭起诉社团註册局违法,如果此举得逞,虽非社团註册局的第一次,但却可能是行动党的终极一战,势必哄动一时。

社团註册局一而在地对付行动党,显然已非技术问题这么简单,即使是技朮性检举,也是破天荒的严峻,索取所有2576名中央代表的姓名或有此必要,但要証明確曾寄发特大报告予全体中央代表,却是相当困难的事,若是巫统也出现党选问题,它又如何証明曾经寄发大会通告予上万名中央代表?更何况,中委会的权力受到变相的冻结,也等于瘫痪该党的活力,这一点,就算忍功十足的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也会拔掉插在心上的那把刀,林冠英自是忍无可忍!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