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反抗消费税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反对消费税和物价高涨的快闪行动在短时间内获得民众的支持,可见近来各种物价和服务涨价问题,已经深深的影响每一个人民,令生活百上加斤,可是,当权者还未明白物价问题已深“深入民心”,还反问“何不食肉糜”

上周六,大山脚阿里玛夜市场地出现了一只消费税GST变形坏金刚,顿时引来社区居民的瞩目。上百各族男女老少前来聚集一起讨论对抗消费税和反对百物涨价问题,活动主办单位还在现场上演街头剧场,让民众了解到消费税的枷锁捆绑着每一个人民的颈项,使到人民根本透不过气来。

反对消费税和物价高涨的快闪行动在短时间内获得民众的支持,可见近来各种物价和服务涨价问题,已经深深的影响每一个人民,令生活百上加斤,可是,当权者还未明白物价问题已深“深入民心”,还反问“何不食肉糜”。

首相还发表惊人谬论:人民为何不因蕹菜降价而感恩政府,一夜间,“蕹菜首相”顿成为网络红人。

首相非但没有反省,也没有分析如何解决物价高涨,反将矛头指向人民,怪责人民不体谅政府,把物价高涨归咎于政府。

这一场快闪行动正是要以创意和有趣的呈现方式,让群众更容易了解消费税的问题,并具象地突出消费税背後的矛盾。

为什么要反对GST?

主流媒体上的消费税讨论仍然非常有限,因为联邦政府知道消费税会面对巨大阻力,所以不惜花费大笔公帑来作政策宣传。

最大的问题是所提出的支持消费税理据都非常有误导,不能正确反映政策对于个人以及整体社会的利弊,以致主流论述对于消费税的观点都是一面倒,而很多民众都不明白消费税对大家有什么影响?

如果我们仔细探讨消费税,就会发现从制度上来说,它存在着不少问题。首先,它是累退性的税制,就是说基层将缴付税款的比例会比富人高,是一种变相劫贫济富的做法。

马来西亚2800万人口当中有1400万为劳动人口,当中只有区区134万人符合资格缴付个人所得税。如果消费税实施,届时许多本来因为收入太低而不需要缴税的低收入人士,也会通通跌进税网,使得穷人也要被迫缴税,这最终只会加剧贫富悬殊,使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从整体物价而言,消费税一旦实施,百物价格肯定会上涨,整体营运成本增加,羊毛出在羊身上,成本很大机会转嫁于消费者,届时深受其害的将会是消费者,换句话说,社会上所有人都无一幸免。

从去年年底,物价的升幅就已超出人民的负担,工资增进追不上通涨,这严重地影响到人民的生活素质。联邦政府在这样的关头不但没有提出缓解民困的措施,反而一意孤行硬推消费税,明显漠视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

如果我们让政府推行消费税,那就等同给政府一张没有注明数目的支票,变相容许他们毫无成本地向人民索取资金,而消费税实行後,政府更可以再次以不同理由,为所欲为来调动消费税的税率,以填补政府贪污腐败和挥霍的浪费公帑。如果让政府通过消费税,就是默许政府继续当挥霍的败家子,而毫无悔过念头。

如何反对GST?

虽然很多人认为消费税制已成定局,但其实这只是联邦政府给我们的错觉,其实,只要国会一天还没有通过《消费税法案》,那么我们就有机会阻止消费税落实。

因此,当下我们要做的就是发挥人民力量,召集更多的选民向所有国会议员表达人民反对这劫贫济富的累退税,要求国会议员履行他们作为代议士的责任,把人民的声音反映到议会。要是任何国会议员如果不尊重民意,那么就要在来届大选把他拉下台。

当然单靠议会无法阻止,议会内外两条腿走路才能更有效地阻止消费税的落实,这就得需要更多的社区动员和教育工作,首先让群众了解消费税的祸害和问题,透过举办各种活动如快闪行动、讨论会、经验分享活动等来让民众发声,让民主精神扎根基层。

505后,改朝换代无法落实,社运面临空前低潮,种族宗教政治抬头,但是我们不要被这些议题所左右搬弄,推动改革需要走入社区和群众,将社区活动和政治运动联结,团结一致来对抗这个不公义的税制。


李凯伦,1998年受到烈火莫熄运动感召而投入社会运动,曾担任位于香港亚洲学生协会秘书,创办动力青年,多年活跃于青年学生运动,第13届大选中选为槟州马章武莫州议员。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