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封城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如今,更多的国家实现了民主,但民主也变得更加混乱,也将在国内受到更激烈的挑战。要想让发展中民主国家正常运转,必须允许选举中的赢家负责任地执政,制定制度和倡导价值观,同时允许输家充分表达他们关注的问题并保护他们的少数派权益。如若不然,这些民主国家就会一直动荡下去,陷入无休止的抗议活动中。

 

 

“曼谷封城”

日期:2014-01-16 

作者:泰国《曼谷邮报》

21世纪初,新兴民主国家酝酿着一种令人不安的趋势。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化一路推进,却导致正在经历民主过渡的社会出现了两极分化和分裂。在今后2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这种趋势很可能会在发展中世界占据支配地位。

改善全球民主低迷局面的办法就是重新安排和调整社会契约及政府的政治结构,培养和强化民主制度,以期更有效地满足新需求和新期望。

泰国当前的政治危机就很能说明问题。目前的“曼谷封城”运动只不过凸显了前总理他信2001年上台以来爆发的旷日持久的危机。泰国的经验表明,民主可能是薄弱和表面的,更多地有赖于程序和政治载体,而不是真正的民主实质和进程。如果没有通过选举得以体现的民众意愿,就不可能存在民主。不过,单靠选举还无法建立一个达成持久宪法安排的屹立不倒的民主国家。这种两难困境表明,泰国社会必须建立一种更有效的民主制度,少强调表面化的选举,多注重问责的民主程序,让选举中的多数派和少数派达到更可接受的平衡。要完成多数派-少数派的调整,就要给选举中的输家更多的发言权和权利。出路之一是避免成王败寇的做法和态度。选举中的赢家在获胜后不能为所欲为,必须更加公开和系统地顺应输家的利益和顾虑。

635254552486565122.jpg

目前的“曼谷封城”只不过凸显了他信上台以来爆发的旷日持久的危机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案。如今,选举的输家具备必要的手段和诀窍,知道如何阻挠政府的工作并制造瘫痪和持久对抗的局面。与泰国相距不远的民主国家也出现了这种趋势。在柬埔寨,作为反对派的柬埔寨救国党扩大了势力,但还不足以推翻洪森首相和他所属的柬埔寨人民党。作为对策,反对派拒绝出席议会会议,从而使得洪森政府丧失了政治合法性。在马来西亚,执政的马来西亚国民阵线党失去了一部分权力,但反对派联盟尚无法取而代之。随着反对派各政党屡屡在街头和网络空间上集结,由此产生的僵局变成了政治隐忧。

输家要允许赢家执政  赢家也要允许输家表达 

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做得比较好,选举的输家放手让赢家执政。然而,这两个年轻的民主国家羽翼未丰。本地区最有希望的民主国家是新加坡和缅甸。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牢固统治面临日益老练的反对派联盟的挑战,而后者的支持率不断上升。在危机迫近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的对策是吸纳比较年轻的人才,让本党脱胎换骨,或许在向日益崛起的反对派出让部分权力的同时保住总体权力。在短短几年间,缅甸从军人独裁国家过渡为脆弱的民主国家,因为一次接一次的妥协而得到巩固。政府的最新让步是允许修改宪法,以便让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有机会在2015年参选总统。在此之前,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曾郑重声明,无论是否修宪,该党都将参加2015年的选举。

在更远方的乌克兰、孟加拉国和其他国家,选举多数派-少数派的两极格局显然都成为一种不断巩固的模式。由于不存在像冷战那样的国际上层建筑,一方面使更多的民主国家站稳了脚跟,另一方面也加剧了民主社会内部的对抗。冷战期间,我们当前在世界各地看到的街头示威活动会随时遭到武力镇压。

而如今,更多的国家实现了民主,但民主也变得更加混乱,原因是在信息技术发达且加快扩散的形势下,更多的人参与到了政治进程中来。就好像此前受到忽视的全球大众发出了声音,参与了本国的政治生活。没有了冷战,有了不断推进的信息技术,民主发展很可能会成为常态,但也将在国内受到更激烈的挑战。

要想让发展中民主国家正常运转,必须允许选举中的赢家负责任地执政,制定制度和倡导价值观,同时允许输家充分表达他们关注的问题并保护他们的少数派权益。如若不然,这些民主国家就会一直动荡下去,陷入无休止的抗议活动中。

(本文原载于泰国《曼谷邮报》网站1月14日,原标题为《全球民主低迷的根源》)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张苗凤

泰国“街头战争”难有赢家

2014-01-18 10:25:5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张春晓、 明大军•

核心提示:泰国反政府示威者13日按计划实施了“封锁曼谷”行动。示威者计划将行动持续20天,使曼谷变成街头政治的“战场”。到记者发稿时,抗议活动基本保持了和平状态,没有出现暴力活动。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如此,泰国局势已十分严峻,对立双方如持续僵持,泰国随时可能爆发冲突。

曼谷“平静”

曼谷市中心从13日上午9时开始便弥漫着抗议者的呼喊声、高音喇叭中传出的演讲声、歌唱声以及示威者的哨声。示威者用沙袋堵住了通往政府办公区的道路,用铁栏杆封锁了其他6条主要路段,并在交叉路口中央搭建了抗议活动用的平台。

为应对“封城”,泰国政府和市民付出了沉重代价。许多政府部门停止工作,大量商业机构关门谢客,员工放假,市中心的400所学校停课,许多人选择了“异地休假”。为应对不时之需,许多市民囤积了大量饮用水和食品。

从“封城”首日来看,曼谷城出现了反常的“平静”,没有爆发冲突。

然而,泰国学者和媒体嗅到了平静背后的危机。

损失惨重

泰国商会大学预测,如果“封城”行动持续两周,泰国经济因此将遭受约400亿泰铢(约合12亿美元)的直接损失,约为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2%。泰国央行和亚洲银行预计,如果抗议活动持续两个月左右,泰国2014年全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降两个百分点。

目前,两万亿泰铢(约合608亿美元)的高铁和水利工程等大型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被无限期搁置,其他政府项目也被迫停止。

由于持续动乱和“封城”行动,泰铢近几个月来连续贬值,13日更是降到了2010年来的新低。 泰国旅游和体育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反政府示威活动已经导致外国游客数量减少了大约30万人次,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达到200亿泰铢(约合6亿美元)。截至目前,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布了赴泰旅游警示。

难有赢家

分析人士认为,从泰国目前政治力量的对比来看,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泰国看守政府总理英拉虽然面临着街头政治的巨大压力,但她领导的为泰党仍拥有大多数选民支持。对于反对派来说,虽然他们在整个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不高,但拥有众多支持者和同情者,这使他们成为一股在特定时间内能够影响泰国政治的力量。

分析指出,反对派目前提出的诉求是英拉政府下台,推迟举行大选。如果反对派的要求得到满足,支持政府的“红衫军”恐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也可能走上街头进行抗议。

英拉政府希望的是稳定政局,如期大选。如果按期大选,且英拉获胜,则反对派必然不会认输,街头抗议将无休止地延续,这种情况下能否产生新一届政府?新政府能否有效地行使职权?诸多不确定因素都将威胁未来的泰国政局。

此外,泰国学者和分析人士纷纷指出,在泰国的政治天平上,军方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军方中立的态度发生变化,将成为泰国政局的转折点。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