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釜底抽薪”化解内讧?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随着人民公正党加影州议员李景杰正式辞职为补选铺路,政坛盛传该党实权领袖安华亲自空降雪州,取代卡立依布拉欣担任州务大臣。

民间常言“政治是权力的游戏”,这句话在今日更是显露无遗。

随着人民公正党加影州议员李景杰正式辞职为补选铺路,政坛盛传该党实权领袖安华亲自空降雪州,取代卡立依布拉欣担任州务大臣。

这显示卡立和阿兹敏阵营在党内的分歧与不和,已经来到一个无法斡旋和压制的地步,必须劳动安华亲掌雪州政府。李景杰衔命在农历新年的4天前呈辞,反映了公正党希望快刀斩乱麻,趁3月党选开跑之前迅速解决纷争。

不过,此举恐怕将进一步加剧民间对公正党和民联权斗的厌恶,特别是当今民众承受通货膨胀的压力,公正党内部却权争不断,甚至劳民伤财制造另一场补选来更换大臣。

一名公正党领袖受询时坦言,虽然他们知道这个决定可能招致选民的反感,但却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决定。因为该党希望一劳永逸解决卡立和阿兹敏之间的纷争,而安华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人选。

此外,在2013年大选后,卡立在雪州大臣第二个任期的施政作风招致党内愈加不满。许多重大的决策如雪州水供课题,被指事前未曾咨询公正党的意见,令安华也大感不满。

事先未咨询友党意见

无论如何,公正党制造补选的决定,事前只在党内高层进行非正式讨论,并未通过最高理事会的议决,更没有咨询民联友党的意见,可能会招惹友党的不快。

根据雪州伊斯兰党主席依斯干达透露,他昨晚才被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告知,该党将要求卡立退位,并由安华在补选中上阵。因此,他接下来必须与雪州伊党和党中央讨论此事。

依斯干达强调,这类事情理应获得所有成员党的讨论。

补选最迟3月底完成

根据宪法规定,在雪州议长杨巧双宣布加影州议席悬空之后,选委会必须在60天内举行补选。

这也意味着,补选最迟将在3月底完成,而雪州可能在4月迎来新任大臣。

公正党党选将在3月开始提名,并在4月投票。外界之前揣测,卡立可能挑战阿兹敏的公正党署理主席职。

抚平不满避免抗议票

一旦安华确定竞选,这将是他第二次上阵补选。2008年全国大选后,安华也是通过妻子兼党主席旺阿兹莎辞去峇东埔国会议员职,制造补选重返国会。

安华上阵补选的其中一个挑战,就是要说服选民和民联友党接受撤换大臣,同时抚平民众对公正党权争的不满,以避免民众用选票来抗议,反令国阵候选人受惠。

尽管卡立受到党内同僚的不满,但是他在雪州选民和民联友党内部的评价较高。这也让卡立在2013年大选成功带领民联以更高的优势胜出,同时挡住阿兹敏和雪州公正党的逼宫,在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力挺继续出任大臣。

黑马上阵担任大臣?

无论如何,目前情况仍可能出现变化,因为安华和公正党尚未正式回应关于李景杰的辞职。卡立也强调,民联尚未讨论撤换大臣的问题。

媒体和政坛猜测,公正党可能有其他黑马出任大臣,例如党主席旺阿兹莎、总秘书赛夫丁,以及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

不过,在上述党领袖之中,只有安华才有足够的地位和声望,压得住公正党内部分歧,以及避免民联友党觊觎大臣的职位。

目前在雪州民联,公正党的议席最少,只有14席,而伊斯兰党和行动党都拥有15席。

肛交案官司仍然缠身

安华在出任雪州大臣之前,亦要跨过雪州苏丹这一关。正如卡立所言,任何委任雪州大臣的行动,都必须获得民联三党的同意,进而寻求苏丹的御准。

不但如此,安华还有一个致命伤,就是其肛交案至今尚未了结。

虽然高庭宣判安华无罪,但总检察署已经带至上诉庭。如果上诉庭推翻判决,安华可能需要入狱服刑。

就算上诉庭维持原判,此案将进一步上诉至联邦法院,因此在法庭来回奔波的安华,是否尚有余力执掌雪州?

分析员认为自降身份

一旦兼任雪州大臣,目前是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安华要如何周旋于雪州和中央之间的事务,也令人关注。

在李景杰辞职消息传出之前,一些政治分析员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认为,安华出任雪州大臣是绝无可能之事,因为这是自降身份。

一些批评也认为,安华身为中央领袖理应专注夺取布城的终极目标,而不是分心管理雪州的政务,结果两头不到岸。

公正党这次使用釜底抽薪的“非常手段”,冀望彻底解决雪州内乱的问题;但是,若安华亲掌雪州亦无法拨乱反正,民联在雪州的堡垒恐受动摇,更谈不上要改朝换代,攻下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