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投诉=支持涨价?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认真细究,你就会发现,投诉对于底层百姓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他们的生活态度、他们受过的教育、他们的语言习惯等不太可能鼓励他们接近这个正经八百、甚至有可能相当复杂的投诉机制。他们甚至不知道投诉机制的存在。

作者: 
张康文

不久前,贸消部部长哈山马烈说道,该部没有收到民众投诉百物涨价,意味着人民是支持涨价的。

这个言论乍看之下让人惊讶,一些网友甚至将它作为“奇闻怪谈”,广泛流传于网络。只不过,“没投诉=支持涨价”的逻辑却没有很好地被检视。荒谬的言 论如果没有经过检视,而只是予以嘲讽,那它的“荒谬性”就不会明显,人们也不会有深刻的认识,其结果是,这样的言论往往容易“重出江湖”。

大家都知道,百物涨价,受冲击最大的自然是底层百姓。他们的衣食住行都面对很大的问题。如今接近农历新年,我的观察是,很多办年货的地方都不像过往 那般热闹。我们已经很难看到那种人挤人、争相抢购年货的情况。其中很大原因是,很多年货都起价了,而且涨幅吓人,底层百姓实在难以负荷。

可是,如果人们生活那么困苦,何以他们不向贸消部投诉呢?他们真的如部长所说,支持涨价吗?还是说,之前派发的一马援助金真的足以应付百物上涨呢?如果都不是,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我的看法是,底层百姓本来就很难发声。认真细究,你就会发现,投诉对于底层百姓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他们的生活态度、他们受过的教育、他们的语 言习惯等不太可能鼓励他们接近这个正经八百、甚至有可能相当复杂的投诉机制。他们甚至不知道投诉机制的存在。投诉往往通过电邮和电话,但有多少百姓有意愿 和能力去下情上达?即使想尽办法拨通那电话,面对那一道道问题和投诉者背景考察,也许很多人会害怕、不知所措,然后匆匆盖上话筒。

后殖民理论学者史碧娃克(Gayatri Charkravorty Spivak)曾质疑,“底层百姓能发言吗?”她会这么问,是因为发现精英分子往往想要为底层百姓代言、发声,但最后这个代言却剥夺了他们的发言权。这个 质问,放在马来西亚也相当契合。很多发言管道其实是偏颇的,它是为有一定文化资本的人而设的,但这样的人面对的生活问题却远没有底层百姓来得艰难,而当这 些人也没发声时,自然有一种错觉是:人民是支持涨价的。

何况,我上面说的还是比较清醒的、知道经济与政治问题有联系的底层百姓。他们的问题只在于不知如何投诉。大家应该知道,有更多人是没能认识个中乾坤 的,一些人甚至会把生活问题当作是个人或命运问题,比如认为自己会过得那么苦,是因为年轻时不够努力、没有用功读书。这样他们自然离投诉、离改善现状越来 越远。
这样的解释不难明白,但如果没有心系人民,没有把人民的痛苦放在眼里,那再简单的道理也无从出现于政客的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