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id Ibrahim‧加影補選:無關野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安華曾為國家做出巨大的犧牲,若要成功,他就必須改變他的領導風格。他必須學習信任他的民聯團隊,他也必須清楚他不能依賴狹隘的政黨利益來撼倒國陣。他必須激起改變的力量,人們唯有在清楚他的方向之下,才會全力支持他。

得悉安華再次被國陣控制的媒體奚落,指他上陣加影補選是“自私”且“有野心”,聽了相當心痛。

再一次的,安華必須承受人身攻擊和羞辱,甚至是來自於本身的支持者,全都是因為他希望能挽救失去方向和機能失常的雪州民聯以免癱瘓。

加影補選不是基於安華或者阿茲敏的野心。而是基於民聯在雪州作為政治聯盟的潛在失敗。

問題始於2008年,當時安華―歡慶企業百萬富翁卡立同意加入公正黨―承諾一旦民聯奪下雪州政權,卡立將成為州務大臣。安華之前也向阿茲敏作出同樣的承諾,最終得歸功於阿茲敏落落大方地接受變化。

因此,當卡立成為大臣,他沒有把安華或者黨所做的決定和決策放在心上。事實上,他幾乎是不當一回事。在我加入公正黨的短時間內,我清楚看到卡立從政治觀點而言是“不受控制的”。

沙烈胡丁(公正黨前總秘書)在2009年憤而退出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安華在重要的課題上無法駕馭卡立,例如黨資金如何管理以及雪州在政治上如何得以協助公正黨。

安華急於避免艱難的決定以及拖延重要決定是雪州目前真正面對的問題。政黨若要維持運作需要有足夠的資金,而如果要民主得以運作,州必須能夠提供有關資金。

雪州必須尋找合法的途徑根據議席分配向所有政黨提供資助,包括國陣。卡立斷然拒絕這個主張,但安華沒有膽量與他對抗。

今天,他要撤卡立的職,但是卡立卻對雪州政治相當之熟悉。第13屆大選後,公正黨要委任阿茲敏成為雪州大臣,但是民聯另兩個盟黨反對。因此,雪州蘇丹可以輕易地拒絕任何撤換卡立的要求,如果有關要求只是來自單一政黨(即公正黨)。

若民聯表現為一個合一和團結的政治聯盟,那麼有關改變將會是值得爭取的。這本來就是攸關人們如何通過民主程序選舉出一個政府,以及君主立憲下統治者如何在有關選擇中扮演角色。人們往往是贏家但卻失去機會。

所以,是因為對卡立絕望,導致安華製造補選。然而,這個動作不會得到諒解除非人們瞭解雪州民聯的內部問題。

與此同時,國陣控制的媒體將會全力攻擊安華這項不尋常的政治舉動,他們很可能成功說服選民安華是權力狂。顯然的結果如何是難以預測的:安華可能敗選;即使他中選了,人們又會如何相信雪州蘇丹會委任他為大臣?

我認為安華和其他民聯領袖目前還來得及醒悟,並且開始以團隊的形式做出表現。高層領袖們必須去尋求覲見蘇丹,相信蘇丹不會拒絕接見他們以討論如此重大的課題。

領袖們必須提供殿下一份大臣可能人選的清單,而當中不能僅僅是來自公正黨的候選人。民聯之中還有其他優秀的馬來穆斯林人選:安華和阿茲敏即是其中適 合的人選,還有阿都阿茲巴里和卡立阿布沙末。行動黨可以提名阿里夫沙比利(即部落客“Sakmongkol”)。他們都可以勝任州務大臣職。因此民聯領袖 必須開始信任彼此。他們必須表現是一個團隊,實質上而非名義上的團隊。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後是哪個政黨上陣加影補選已經不是問題。

殿下也必須表達立場,那任何可以被接受的候選人將有很高的勝望。

安華曾為國家做出巨大的犧牲,若要成功,他就必須改變他的領導風格。他必須學習信任他的民聯團隊,他也必須清楚他不能依賴狹隘的政黨利益來撼倒國陣。他必須激起改變的力量,人們唯有在清楚他的方向之下,才會全力支持他。

雪州民聯必須齊聲一致。他們最好只建議一個大臣人選,而不是像現在般提出來自於公正黨的不同人選。

然而,不幸的是,已經來到雪州民聯可能需要面對潰不成軍的地步,如果有這個必要的話,以便能夠打造真正的政治統一局面。如果無法團結的話,安華和民聯都無法生存。(星洲日報/再益所思‧作者:再益Zaid Ibrahim‧首相署前部長)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